本文出自

大數據辦不到的精準招募

大數據辦不到的精準招募

2019年6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處置言談越線的界線 是玩笑還是騷擾?

Was That Harassment?
瀏覽人數:1029
  •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處置言談越線的界線 是玩笑還是騷擾?"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處置言談越線的界線 是玩笑還是騷擾?〉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處置言談越線的界線 是玩笑還是騷擾?〉PDF檔
    下載點數 10
問題:泰拉應該繼續進行對傑克森的投訴嗎?

(請見:哈佛個案研究:處置言談越線的界線 是玩笑還是騷擾?

別忽略那句玩笑話

■ 獨立行銷顧問 瑪麗亞.葛林多 Maria Galindo

也許傑克森並不是有意傷害,但他已造成傷害。如果人們不去質疑可能由性別刻板印象和誤解促成的互動,我們的文化就不會改變。

傑克森的言論屬於灰色地帶。雷納對於該如何因應這件事感到為難,這說明有多麼難以了解什麼是可接受的、什麼是不可接受的。很少有公司弄清楚該如何明確設定這些界限。傑克森的言論沒有明確的惡意,但並不表示說那種話是無罪的。如果你用力揮手臂,弄傷我的鼻子,即使你無意傷害我,還是會有責任。傑克森必須尊重職場同事,無論是在言語還是行動上。

根據我的經驗,性騷擾很少是明顯的行動,可以讓你指出來,並說:「那是錯誤的。」被議論的對象和旁觀的人,往往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是社會的產物,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之中協助支持刻板印象。社會是否教導傑克森,要讓一個女人支持你,奉承她會有幫助?泰拉是否學會以正向方式回應這些言論,免得被認為太過嚴肅或不友善,因為這可能傷害她的職涯?

遺憾的是,我曾處於類似但更嚴重的情況,而且花了一段時間才注意到。我在一家我喜歡的公司工作,三度獲得晉升,並覺得受到支持。在我任職五年後,公司延攬一位有領袖魅力的男性高階主管擔任新的副總裁層級職務。不久之後,他要求與我合作完成我負責的一些活動。他稱讚我的工作表現,並傾聽我的想法。他說,我部門裡的高階主管,並不認為我已經做好準備可以進一步晉升,並建議我到他的部門工作。我們開始一起參加活動,雖然他偶爾會碰觸我的手臂,或是詢問我的私人生活,但我並沒有多想,因為我是在溫暖、開放的西班牙文化中成長。某天晚上,在一項客戶活動結束後,他要求我在晚餐時做報告。即使我拒絕喝酒,他還是鼓勵我喝,而且他談了很多關於他性生活的事,並詢問我的婚姻,跟我說他想要和哪些同事上床。我知道這種談話並不適當,但我告訴自己這沒關係,因為我從來沒有覺得不安全。第二天,我突然明白了自己被人操縱和誘惑,而且用高高在上的態度來對待我。我覺得不舒服,因為我當時沒有看出他的行為實際上是如此。我告訴我的直屬主管所有的事情,他很快就讓法務和人資部門介入處理。我的同事在一週內被解雇。

我認為沒有必要解雇傑克森,但他應該學會更謹言慎行。我確實擔心這件事對泰拉職涯的不良影響;就如同我每次分享我的故事時,都仍會擔心我的職涯。但這正是我們必須說出來的原因: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做了正確的事而受苦,加害者已經傷害我們的誠信正直,他們不該造成進一步的傷害。我們都必須重新思考在工作中如何與彼此互動。

想清楚之後再行動

■ 全國性風險慈善組織高級顧問 莎拉.博利厄 Sarah Beaulieu

終止投訴可能會讓一個重要問題遭擱置不處理。繼續投訴則可能會導致傑克森面臨極大懲罰,並破壞泰拉的人際關係。

她應該要等到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完全了解她的各項選擇之後,才提出正式的舉報。

目前並不清楚泰拉想要什麼:讓傑克森學會對自己的行為更加負責?讓柯特拉更努力創造更包容的文化,而不是專注在政策上?為她的同事盡量降低不公平的負面影響風險?

零容忍政策存在著問題

雖然雷納嘗試做正確的事情,但他應該事先告知泰拉,並與她一起討論這些問題。他應該表示他覺得有必要舉發這件事(如果公司有強制性的舉報政策)。他不知不覺奪走她的權力和選擇,讓她毫無防備。

由於泰拉在柯特拉的地位和表現,她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迫使公司讓她接受更多培訓。旁觀者介入和回饋意見,可能是一個很好的起點。但她必須先了解潛在的後果。

零容忍政策看似提供支持,但也存在著問題。人們會擔心對同事帶來太過嚴厲的懲罰,因此不太可能舉發輕罪或警訊;這是文化挑戰和知識落差的重要指標。此外,這些政策讓遭受騷擾的人選擇高風險、一體適用的解決方案,而這些解決方案,忽略了投訴所面臨的真實財務、社會和專業障礙。

人資不宜像警察一樣闖入

有一次在一場慈善晚宴上,一位富有的捐款人對我說:「如果我年輕二十歲,或是你年紀大二十歲,我現在就會繞著桌子追你。」我們都笑了,我回答「你想得美!」之類的話。

我當時並不覺得不安全,而且就像泰拉一樣,覺得我可以自己處理。

我現在比較理解,這些言論促成了一種文化,會讓人們容易受傷害,並讓騷擾者就算做了更糟糕的事,也能僥倖脫身。

儘管如此,我不希望人力資源部門像警察一樣闖入,那會讓人覺得自己被當成幼兒,而且更糟的是,那可能會讓我更難執行我的職務。

處理騷擾的中間地帶

我想要做的是,讓他的一位富有同儕批評他,這樣我就不必做這件事。或者,讓我的團隊有機會針對這件事進行研討會,好讓大家更懂得如何處理下流的笑話。期待人們自行抵擋惡劣的騷擾,或找來鎮暴警察處理一個笑話,這兩者之間有著巨大的中間地帶。行為存在於一個範圍內,包含不同程度的行為,我們的紀律和責任歸屬制度也應該如此。



本篇文章主題職涯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