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2017年7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

Follow Dubious Orders or Speak Up?
喬許.貝森 Josh Bersin , 魯萬.維拉斯科納 Ruwan Weerasekera
瀏覽人數:5547
  •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PDF檔
    下載點數 10
問題:蘇珊應該對文先生的要求表達疑慮嗎?

評論一:以正向方式表達不安

喬許.貝森Josh Bersin

文先生要求蘇珊做不當的事情。這件事看來好像沒什麼大不了,但在不透露自己身分之下要求別人提供資訊,是不道德的,我並不驚訝她會感到不安。即使她很年輕又是個實習生,但我認為,她應該告訴文先生和阿姆斯特丹的主管艾瑪.韋瑟,說自己對虛報身分感到不安。

你職涯的前十年是重要時期,要用來學習商業、了解你喜歡的角色和工作類型,以及釐清個人價值觀。我很幸運,1980年代在IBM建立了道德基礎,誠實和尊重是公司風氣的一部分,絕不容忍隱藏資訊或言論不實。在我四十年的職涯中,那個基礎協助我有效處理許多灰色地帶的情況,蘇珊應尋找這種雇主,才能協助她在專業上有正確的開始。

我會建議她多研究一下贊恩科技:這家公司能夠反映她高度重視的那些價值觀嗎?她可以查看Glassdoor和其他網站,上面會有員工提供有關自家公司的內部觀點。是否有員工表示被要求做不道德的事情?有競爭對手、顧客或供應商曾抱怨贊恩科技的商業做法嗎?該公司有未解決的法律事項嗎?如果那些問題的回答都是肯定的,就可以確定這家公司不適合她。

如果從她的研究來看,贊恩科技是有道德、開放和友善的工作地點,她應該坦白說出疑慮。她應該同時傳送一封電子郵件給文先生和艾瑪,解釋她對這項任務的不安。她父親說,韓國文化不認可坦白直率,他可能是對的,但如果她只聯絡艾瑪,就失去了和主管說明這個問題的機會;而且,他會是指派她做事的人。

她的電子郵件應該是正向的,把焦點放在對整個公司的風險,而不只是談她自己的感覺。她也許可以這麼說:「我很感激有機會和你一起做這項工作,這項計畫相當有趣。但我擔心,如果不透露『我替贊恩工作』這個事實,萬一消息流傳出去,會對公司有不良影響。」她的語氣應該是協同配合和具建設性,而且應盡可能使用「我們」這個詞。

理想上,而且很可能真的會是如此,文先生和艾瑪都會尊重她坦白說出個人意見,了解她的立場,並讓她以不同方式處理這件工作。我任職的德勤有一份最新研究顯示,長期來看,專注在使命、目的、道德行為的企業,績效持續勝過同業。擁有那種文化的企業,鼓勵員工說出本身的疑慮,並願意接受關於道德議題的討論。企業醜聞爆發的頻率高得驚人;在大部分情況中,它們對公司的品牌和聲譽造成很大破壞。那些公司的內部人員本來可以發出警訊,卻常保持沉默,可能是認為沒有人會聽他們的。

如果文先生和艾瑪不理會蘇珊的疑慮,就是一個訊號,顯示她應該開始另覓新職。如果她今日在價值觀上妥協,日後這件事只會不斷困擾她。

評論二:以別種方式完成任務

魯萬.維拉斯科納 Ruwan Weerasekera

蘇珊不該盲目遵守命令。但身為實習生,她確實必須完成這項任務。所以我的建議是,她應該另想一個合乎道德、法律的透明做法,來完成文先生的計畫。

我思考道德議題時,會描繪一個2x2的矩陣,其中一個軸是法律,另外一個軸是道德。我喜歡事情明確符合法律和道德的那一格,但在商場上,情況並非總是如此,我總是設法秉持個人原則來行事。

如果我是蘇珊,一定不會開始打電話給贊恩科技的競爭對手,並虛報身分。但我也不會立即與文先生或艾瑪正面衝突。不同的組織和國家,有不同的規範,馬上質疑文先生的要求,並宣稱這種做法不道德,從長遠來看,的確可能會傷害她自己。

但投降或正面衝突,並非她唯一的選擇。相反地,她應建議一個變通的做法;也就是說,她應該提出的不是問題,而是解決方法,任何優良的實習生或員工都應該如此。

她如何能夠在不隱瞞自己身分的情況下,得到她需要的資訊?一項選擇,是和贊恩科技最忠實的客戶談談,這些客戶在和該公司簽約之前,一定曾評估過其他軟體供應商。客戶喜歡被徵詢,這些討論可協助她收集關於競爭對手的情報,並反向推論製作出一份產品對照。

另一項選擇,是去找IBM、PwC等第三方企業,以及協助安裝贊恩科技產品的獨立顧問公司,和他們談談,或是與負責評估競爭環境的分析公司談。

第三項替代做法是,在贊恩科技內部尋找資訊來源。在1,500名員工中,一定有一些人來自競爭對手,匯整他們的看法,很可能會得到有幫助的見解。有些人可能受到保密協定限制,她當然應該要遵守相關規定,但許多人可能握有公司可輕易和自由使用的寶貴資訊。

這些方法不僅能使蘇珊避免陷入道德困境,也可能更有成效,因為依我的看法,競爭對手接到一位陌生的實習生來電,極不可能提供她任何有用的資訊。我不是建議她跟文先生說「這行不通」,但她可以主動對贊恩科技自家員工測試這個做法,打幾通電話到公司,看看他提議的戰術是否有用。

就像許多高階主管一樣,我是靠我的誠信正直來建立個人聲譽,而且非常謹慎地捍衛我的誠信。但我也很自豪我完成任務的能力。蘇珊也必須在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而且,實習是擴大的面談。贊恩科技的高階主管評估她,她也同樣應該評估該公司。她應自問:這是我可以效勞的公司嗎?我的價值觀,符合該公司的價值觀嗎?這些問題的答案,不會來自導師、家長或男友,她必須自行作出決定。

(林麗冠譯自“Follow Dubious Orders or Speak Up?” HBR, July-August 2017)



喬許.貝森 Josh Bersin

美國德勤貝森(Bersin By Deloitte)管理顧問公司創辦人及高級顧問。


魯萬.維拉斯科納 Ruwan Weerasekera

金融服務、醫療照護和教育組織非執行董事,曾任UBS執行董事。


本篇文章主題道德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