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人才管理完全手冊

人才管理完全手冊

2013年2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我的伙伴是賊?

Will Our Partner Steal Our IP?
艾瑞克.吉勒 Eric Giler , 馬志鴻 Mats H. Olsson
瀏覽人數:13430
  •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我的伙伴是賊?"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我的伙伴是賊?〉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我的伙伴是賊?〉PDF檔
    下載點數 10
評論1:不能侵害賺錢能力,評論2:了解對方的策略考量

不能侵害賺錢能力

如果我是優電科技的執行長,會放棄這筆交易。也許有一天,藍天汽車會生產數百萬輛汽車,都使用優電科技的零組件。但如果這項交易破壞了優電科技未來的賺錢能力,那又有什麼用?

優電科技花了大量的時間與金錢,才想出如何製造油電混合動力車的零組件。我敢說,王西國和他的團隊,經歷過發明家常遇到的所有冒險:碰到無解的困境、覺得很沮喪、無意中發現了解決方案。公司的智慧財產,是他們辛勞的成果。如果優電把原始碼給了藍天,藍天就立即站在和優電相同的立足點上。

應該說,中國公司當中最有可能進行逆向工程模仿技術的,並不一定是像藍天那樣的大製造商。許多時候你應該擔心的,反而是小型公司。隨著中國企業變得更大、更加全球化,他們學會了必須尊重其他公司的智慧財產,否則很難找到合作伙伴。其實,中國最大型的製造商都不斷努力防範侵權行為,就跟歐洲與美國公司一樣。中國任何一家多國籍公司,都可能同時在打一百件官司。

優電的情況有一點不太尋常,合作伙伴並不是要偷智慧財產,而是試圖購買。但那不太重要,因為實際的情況是,一旦你出售一項技術,就不能限制買家不得拆解,以了解它如何運作。林東新認為,藍天的工程師沒有能力進行複雜的逆向工程,這個看法可能沒錯。但不論當中應用的科學有多麼複雜,也不論優電可能試圖對藍天施加何種限制,那項技術的根本構想,都有遭到仿冒的危險。這不僅適用於大寫字母P的智慧財產,就是「專利資訊」;也適用於小寫字母p的智慧財產,就是包含在軟體與硬體中的商業機密。

努力尋求自保

順便提一下,把內隱知識建構在技術中,是一種藝術。不僅有些供應商會以這樣的方式,嵌入「知道為什麼」的知識,讓他們的硬體非常難以複製,還有一些供應商,會故意混入誤導人或毫無意義的元素。你可以看出這種做法可能的用處:如果另一家公司在市場上推出類似的產品,裡面包含那些無意義的材料,在法院看來,這個競爭對手顯然複製了該產品。

儘管如此,嵌入內隱知識往往意味著只是爭取時間而已。決心要弄清楚這些知識的競爭對手,最後也許真的會找出你技術的運作原理,以及如何製成產品。

那麼,優電科技是否有任何自保的方法?其中一種選擇,是讓藍天給予審查權,讓四大會計事務所監控藍天如何使用優電的智慧財產,以及付款情形。另一種做法,是把藍天所有海外子公司納入合夥協議,這樣一來,如果優電懷疑智慧財產遭到侵害,便可以在藍天子公司的所在國提出告訴,這樣可能會比在中國提出訴訟來得好。不過,這些做法也不一定有效。

了解對方的策略考量

同意讓藍天可用某種方式取用優電的原始碼,可能符合優電的利益。

我堅信企業必須擁有自己的智慧財產。優電已花很多年投資在研發上,這項專有技術代表它未來的營收來源。

愛立信屬於行動通訊業,這個產業和汽車業不同,因為我們必須要有互通性(interoperability),也就是說,你在中國使用你的智慧型手機,就像在美國使用時一樣容易。愛立信的一些專利,是制定產業標準時絕對必要的;因此,透過廣泛的授權計畫,讓那些專利廣為其他公司使用。這麼一來,我們的研發投資獲得豐厚的回報,產業裡既有的公司得到好處,新公司也得以進入手機市場。

同時,我們也投資在自己專有的解決方案,讓我們公司與其他公司有所差異。專有解決方案相當於優電的原始碼,我們不會把這些解決方案提供給競爭對手,而且盡全力保護它們。如果某家採用產業標準的廠商,不合理地拒絕我們的授權計畫,或是我們發現有人未經授權而擅自使用我們專有的解決方案,我們就會採取法律行動。

優電的反應,是考慮兩個都很沒有吸引力的選項:屈服於這個合作伙伴的要求,或是放棄這項合作計畫。但藍天的要求,也許是合理的策略考量,如果優電能了解那些考量,或許能想出一個對雙方都有利的解決方案。

智慧財產納為核心競爭力

藍天對優電在混合動力汽車產業的發展前景,可能有疑慮。優電一直難以贏得大客戶,如果藍天在優電身上砸下重資,而優電的汽車事業部陷入困境,甚至倒閉,藍天的營運就可能陷入險境。在這個情況下,原始碼的使用權就是救命索。

如果藍天擔心的是這一點,優電可選擇採用第三方託管的做法:只要優電的汽車事業部還在營運,藍天就不能取得原始碼。但如果那個部門出了事,藍天公司有權取得原始碼。這是公平的安排,如果藍天的意圖是好的,它一定會接受。

優電的困境點出一個更大的問題:優電必須成為智慧財產和授權方面的專家。愛立信簽了九十多項協議,其中有幾項的對象是中國公司。我們的協議是全球性的,如果有人違反,我們可以在權利被侵犯的地點採取法律行動。

不過,在中國境內較難行使追索權(recourse),因為儘管過去幾年來已有明顯改善,但在中國,法律的執行可能令人難以預料,而且法院尚未完全透明。

如果優電希望成為高科技汽車業者的創新供應商,就必須把智慧財產權當成核心能力。



艾瑞克.吉勒 Eric Giler

無線電力公司(WiTricity)執行長,該公司開發電力無線傳輸的技術。


馬志鴻 Mats H. Olsson

愛立信集團(Ericsson Group)資深副總裁,也是愛立信東北亞區總裁。


本篇文章主題智慧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