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與影響力每位女性都應放在桌上的職場備忘錄

個案研究HBR個案
Case Study

每位女性都應放在桌上的職場備忘錄

The Memo Every Woman Keeps in Her Desk

如果你注意到,開會時女性同事發言總被打斷、性別歧視言論常被讚賞「幽默」、最高層級女性主管相繼出走,那公司可能已經形成敵視女性的文化。行銷總監莉茲發現願景公司長年如此,甚至持續惡化,她是否該告知執行長克拉克?勇於發聲,會有什麼風險?保持沉默,又真的明智嗎?
我要給莉茲.埃姆斯(Liz Ames)什麼建議呢?莉茲是我在願景軟體公司(Vision Software)市場開發部門工作時的好夥伴,我們一起經歷很多事,曾在一名最終被解雇的自大狂底下工作,也曾為公司史上最盛大的產品發表會奠定基礎。我們似乎總能理解彼此的想法,那些在小酒館一起放鬆的週五夜晚,讓我們週一早上能再度面對工作。我們都在願景成長茁壯,真心歡喜看到對方成功。我在德國爭取到行銷總監的職位時,莉茲是第一位向我道賀的人。我們在年度行銷交流活動的第一個晚上碰面用餐時,我正準備告訴莉茲我展開新工作這六個月的一切,她卻劈頭就明確表示,她有緊急的事情要討論。她需要我幫忙,而她認為我身為男性的觀點有助她擺脫困境。她向願景軟體執行長約翰.克拉克(John Clark)寫了一份備忘錄,抱怨公司的性別歧視。現在,她很苦惱是否該送出。莉茲很少提及性別歧視的話題,但她之所以寫下這份備忘錄,是因為她認為是時候讓高層了解公司的真實狀況,用她的話說,她們正身處戰壕裡。她認為這項訊息無疑很重要。但她無法肯定主管會作何反應,以及傳達這項訊息的人會面臨什麼命運。她希望我,她在願景最信任的朋友,也是一名男性,能夠幫助她決定怎麼做。「在理想世界裡,」她說:「我會毫不猶豫送出備忘錄。但你知道傳達訊息的人會發生什麼事。如果克拉克喜歡我的想法,那沒問題。不過,還是有其他的可能性。」「妳從不畏懼說出妳的想法。那麼最糟會發生什麼事?」我問。「克拉克不會解雇我,如果你指的是這個。但這件事可能會有反效果,我能想像出幾種發展。假設克拉克不相信我,或是他無法理解我的想法,怎麼辦?他會把我當成激進的女性主義者或愛抱怨的員工。而消息會傳開,我在願景的職業生涯就到此為止;也可能他根本就不回應,又多了一個沒被處理的案子。我不知道我心裡是否可以接受這件事。」起初,我以為莉茲只是說得較慷慨激昂,但隨著我們繼續深談,我可以看出這項決定對她來說是個轉捩點。她知道自己最終必須為所做的任何決定負責,但她仍想聽聽我的看法。我只好答應把備忘錄當做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