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公司與社會有福同享

公司與社會有福同享

Strategy and Society : The Link Between Competitive Advantage and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企業社會責任」乍聽似乎與公司成長無關,甚至是衝突的。其實不然,公司可將社會責任融合在策略中,讓公司和社會彼此相依,而非互相摩擦,如此創造出來的成果將讓雙方互蒙其利,這是目前一般企業社會責任計畫望塵莫及的。
無論是政府、社運人士,還是媒體,都愈來愈懂得如何讓公司負起社會責任。許多機構會幫公司在社會責任上的表現排名,雖然採用的研究方式不無可議之處,但這些排行榜還是引起各界矚目。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以下簡稱CSR)成了全球企業領導人的當務之急。因此,許多公司提出了多項措施來改善他們對社會和環境造成的影響,結果卻不如預期。成效不彰的原因有二:第一,公司和社會其實互相依存,相關措施卻視二者為彼此敵對;第二,這些措施迫使公司把社會責任視為一般性的議題,而不是讓每一家公司採用最適合本身策略的措施來回饋社會。其實,現在一般展現CSR的方法都零零碎碎的,而且無法連結到業務和策略面,許多造福社會的良機就這麼錯失了。如果公司能援用核心業務的決策架構,來分析回饋社會的機會,就會發現CSR除了燒錢、讓公司綁手綁腳,或是辦一些慈善活動外,也可以為公司帶來機會、創新和競爭優勢。在本文中,我們將以全新方式來看待公司和社會的關係,不再把公司的成功和社會福祉視為零和賽局。公司如果運用我們提出的這套架構,便能瞭解本身在社會上造成哪些正面、負面的影響;也能藉此判斷哪些議題需要正視,並提出有效的處理辦法。從策略的角度來看,公司動用可觀的資源、專業知識,加上精闢的見解來造福社會,因此CSR可以成為社會進步的一大動力。CSR萌芽公民意識抬頭,給公司當頭棒喝公司會開始關注CSR,並不完全是自發性的。如果不是社會大眾陸續反應了相關的議題,許多公司根本不會意識到這是自己的責任。這些「當頭棒喝」包括:1990年代初期,《紐約時報》(NewYork Times )和其他媒體報導耐吉(Nike)在印尼的一些供應商虐待勞工,引發消費者大規模抵制耐吉的商品。1995年,荷蘭皇家殼牌石油(ShellOil)決定將廢棄的布倫特儲油平台(Brent Spar)沉入北海海底,引發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大舉抗議,並因此登上國際媒體的頭版頭條。此外,藥廠發現,雖然抗愛滋藥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