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歧視為何有這麼多不適任的男性成為領導人?

為何有這麼多不適任的男性成為領導人?

Why Do So Many Incompetent Men Become Leaders?

為什麼擔任高階領導職位的女性這麼少?常見的解釋不乏:女性沒有能力成為領導人,甚至說女性不願意成為領導人。這是一個嚴重的誤解。讓我們換個思路:可與大多數男性做聯想的「自信」這一特質,經常被解讀為是有能力的表現。然而,這也是一個嚴重的誤解。如果你願意思考上述兩個問題,你可以繼續深思:我們職場的男女比例出了什麼問題......?
女性在管理階層的人數明顯不足,對此有三種常見的解釋,也就是:(1)她們能力不足;(2)她們不感興趣;(3)她們既感興趣又有能力,但無法打破玻璃天花板(玻璃天花板是根據充滿偏見的刻板印象所構成的無形職涯障礙,阻止女性進入權力階級)。保守人士和沙文主義者,往往於支持第一種說法;自由主義者和女性主義者,則較偏好第三種說法;而那些介於兩者之間的人,通常會對第二種情況感興趣。但是,如果他們全都忽略了整體情況呢?我認為,造成管理階層性別比例不均的主要原因,在於我們無法區別自信與能力。也就是說,我們(一般人)經常將展現自信,錯誤詮釋為顯示有能力的跡象,所以會誤以為男性是比女性更優秀的領導人。換句話說,討論到領導力時,男性唯一勝過女性的優勢(例如,從阿根廷到挪威,從美國到日本都是如此)是以下這個事實:傲慢的表現(這種傲慢經常偽裝成非凡的個人魅力或吸引力),常被誤認為領導潛力,而且這些傲慢的表現發生在男性身上的頻率,遠高於女性。這與以下發現吻合:沒有領導人的團體,自然很容易選出自我中心、過度自信和自戀的人擔任領導人,而且這些人格特徵,在男性和女性中並非同樣常見。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看法也是如此,他主張,領導的心理過程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一群人(即追隨者)用領導人的自戀傾向,取代了自身的自戀傾向,如此一來,他們對領導人的愛戴就成為一種經過掩飾的自愛,或成為他們無法愛自己的一種替代方案。他指出:「另一人的自戀,對那些已放棄自身一部分的人來說極具吸引力……就好像我們羨慕他們仍能保持一種非常幸福的精神狀態。」事情真相是,世上幾乎任何地方的男性,都傾向「認為」自己遠比女性聰明。然而,傲慢和過度自信,與領導才能呈負相關;領導才能,是指有能力建立和維繫高績效團隊,以及激勵追隨者拋開自私的目標,為團體的共同利益而努力。的確,無論是在體育、政治或是商業領域,最傑出的領導人通常都很謙遜,無論是天性如此或後天培養,而謙遜這項特徵更常見於女性,遠多過男性。例如,女性在情緒智慧方面的表現優於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