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關鍵綠色策略

關鍵綠色策略

2014年4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銀行的「義利之爭」

Can an “Ethical” Bank Support Guns and Fracking?
克里斯多福.馬奎斯 Christopher Marquis , 璜.阿曼多斯 Juan Almandoz
瀏覽人數:10583
  • "哈佛個案研究:銀行的「義利之爭」"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銀行的「義利之爭」〉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銀行的「義利之爭」〉PDF檔
    下載點數 10
一家標榜「道德」的綠色銀行,最近接到了兩件貸款申請案:一件是水力裂解採油作業的公司,這與銀行的環保理念相違;另一件則是槍械製造商,更是與銀行的道德準則背離。而且,董事會對該不該核准貸款,居然意見不同??

傑伊.麥昆(Jay McGuane)是一家新創辦、致力於促進環境永續性的道德銀行創辦人兼總裁,因此,他知道必須和董事會訂定準則,根據相關「價值觀」,決定應該核准和拒絕哪些貸款。而且這件事不能拖。由於一開始急於推展業務,他把這件要務擱了下來。但現在銀行正面對兩件麻煩的貸款要求:一件來自水力裂解採油作業的公司,另一件來自槍械製造廠。

傑伊擔心沒有明確的道德準則,已經立場分歧的董事就會激烈爭吵,導致有人憤而辭職,並引發負面媒體報導,以及投資人撤資。傑伊當初決定創辦道德銀行時,這個行業似乎很單純良善,想不到現在卻惹了大麻煩。

綠色願景

傑伊根本不需要惹這種麻煩。他已經五十歲了,有多年創業經驗。他曾在馬里蘭州創辦一家銀行,並把它擴展到擁有六家分行,資產額達到四億美元。他後來把銀行賣掉,賺了一大筆錢。在尋找新事業方向時,偶然看到前美國副總統高爾(Al Gore)製作的環保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使他輾轉反側難以成眠。他最後決定結合對環境的關切、對科羅拉多家鄉的熱愛,以及對銀行作業的了解,做一番有意義的事情。以促進維護環境為使命的「落磯山綠色銀行」就此誕生。

他把銀行設在科羅拉多泉(Colorado Springs),並號召一批有志之士成立董事會,成員包括四個成功的企業家、一位律師、一個科羅拉多泉前市長、一個以前在他馬里蘭州一家銀行當主管的人、一個現在當醫生的當年學校好友和打獵伙伴,以及一個他偶爾去做禮拜時遇到的超級大教會福音派領導人。這位福音派領導人也是熱心的環保份子。

為了彰顯銀行的宗旨,董事會聘請一個著名的建築師,為綠色銀行設計有如環保櫥窗的總部,採用太陽能動力窗戶,配備一套風力渦輪機,並用蝴蝶形屋頂,把雨水和融化的雪水引到地下貯水槽。

一些文章和電視報導了這棟建築,以及傑伊這個衣錦還鄉的環保志士,因此吸引到不少當地存戶和小額貸款者,畢竟,已經有很多人愈來愈受不了全國性和全球化的大銀行了。銀行存款額以健全速率穩定增加,但要達到財務成功,必須向一些業務穩健的公司提供大筆貸款。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做到這點。

此外,要根據價值觀來作業,實際施行比傑伊的預期來得困難。董事之間開始出現爭執。第一個衝突跡象,居然出現在討論傑伊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為員工設立健身房。

妮莎.魏爾曼(Neitha Wellman)一聽到他的提議,就猛搖頭說:「算了吧,你難不成也想為健身房雇私人健身教練?」

傑伊說:「沒錯,每週來兩個下午。」

她翻白眼說:「健身房或私人健身教練是怎麼跟環保扯上關係的?」

妮莎是釣魚迷和前攀岩冠軍,自認是務實的環保份子,很痛恨「保母國家(nanny state,指管太多的政府)」的想法。她積極為競選公職的自由主義候選人助選。其實,有個國會議員候選人在一個商場與民眾握手拜票,並遭到槍擊時,她就在現場。她當時為一個受傷的孩子做人工呼吸,事後照片傳遍網路,雖然她拒絕談論這件事。

另外兩個董事同意她對健身房的看法,因此傑伊只好縮小原定計畫。

雙重辯論

第一個燙手的貸款申請,就是妮莎拉到的。她認識科羅拉多一家工程公司老闆。這家公司專門發展抽水系統,供水力裂解採油工程使用,並有意擴展業務,製造這種工程需要的聚合物、乳膠和表面活性劑。這個老闆表示,他們開發的材料,毒性比業者目前使用的材料小得多。妮莎雖然對於是否同意水力裂解採油的做法,仍舉棋不定,但還是建議這個老闆向落磯山綠色銀行接洽貸款。

但其他董事對這個貸款案立場分歧。有一派強調裂解採油帶來的經濟利益和工作機會,另一派堅持這種作業的風險超過任何好處。科羅拉多東部丹佛盆地三億年前形成的地下沈積岩,含有美國最大的油氣蘊藏之一,而當地一些工程公司正在研發鑽探、注水採集和處理廢水方法。這是個蓬勃發展的行業,但專家警告地下水可能因此受到汙染,而且這種作業似乎使地層愈來愈不穩定。

傑伊打圓場說:「嘿,我們不要為還沒有接到的貸款申請這麼激動,不過如果像這樣的公司找上門,我們得做好準備,必須討論如何讓我們提供的貸款反映銀行的使命。」

傑伊保證研究其他道德公司根據價值觀做決定的準則,並私下徵求每個董事的意見,然後向董事會提出一套方案。

他第二天就去造訪跟他交情最好的董事,腸胃科醫生福瑞德.基勒(Fred Keeler)。福瑞德告訴傑伊:「我相信防範未然的原則,也就是只要看到一些跡象,不必確實證明,就採取行動。」他表示公共場所禁菸就是個絕佳事例:許多這種禁菸令,在二手菸的危害獲得證明之前就已施行。

傑伊覺得很沮喪,這表示只要看起來有點不對勁,就不行。他希望獲得較細膩的觀點,因此接著去找牧師。想不到克雷德.達柏格牧師(Clyde Dahlberg)居然主張完全根據證據做決定。他實際的說:「列兩個欄,一欄列出對環境的不利衝擊,一欄列出好處。設法把兩者量化,然後衡量輕重。」

傑伊正準備向克雷德告別時,接到銀行貸款主管的電郵。他一看忍不住叫出來:「哇,三百萬美元。」

克雷德問道:「怎麼回事?」傑伊真的希望自己沒有吭聲。電郵表示原力公司(Field Force)已正式提出貸款申請。原力是當地一家大公司,曾與傑伊非正式商談貸款幾百萬美元,用來擴展業務。在某些方面,這正是傑伊的銀行所需要的貸款:原力業績表現佳,在當地提供愈來愈多工作,也是優秀的企業公民。

但克雷德驚駭地問道:「槍械製造商?」

傑伊回答:「軍事承包商。」

克雷德堅持:「槍械製造商。而且是在科羅拉多州,經過哥倫邦(高中血案)、奧羅拉(電影院血案)、阿拉帕荷高中(槍擊事件)之後?你最好不要不經董事會決定就採取行動。如果是我,會納入下個星期開會的議程。」

改變主題

傑伊對槍械不像有些董事有那麼強烈的反感,而且覺得武器與環保沒有什麼關係。

不過,克雷德說得沒錯,這件事有必要提交董事會討論,所以把原力提出貸款申請的事通知所有董事,並為如何因應擬定策略。

幾天後董事會開會。他說:「你們都知道,我現在做這一行,是出於環保使命。我相信你們也是如此。」大家都點頭。

「不過,」他繼續說:「管制當局明確規定,我們的首要定位是營利銀行,其次才是綠色銀行。要符合規定,必須顯示我們的使命不會增加很多成本,或是對我們的銀行作業造成重大限制,我們也不會本末倒置,讓使命主導一切。我記得還告訴他們,即使我們想只貸款給符合環保使命的企業,也不能這樣做,因為這樣一個月就會倒閉。」

他說:「我並不喜歡這種情況。我做這個工作,不是只想再經營另一家銀行,但我認為這是必須接受的代價。」

傑伊以前在馬里蘭銀行的部屬馬克.勒曼(Mark Lerman),提出一些事實和數字支持他的論點:他們提供給獲得環保認證的營建商和顧問,以及造景公司、農場、苗圃、有機食品公司和太陽能公司的「綠色」貸款,只占銀行所有貸款的7%;來自綠色企業,以及受他們環保使命吸引的客戶提供存款,更只占銀行所有存款的1.8%。

傑伊說:「我們對環境永續性造成的最大影響,或許不是經由我們提供的貸款,而是透過媒體對我們使命的報導。但作為成功的綠色銀行,在這裡要特別強調『成功』,我們是在鋪路,讓更多資金湧向環保理想。」

他說:「正如我上週說的,我覺得必須制定一個據以決定的架構,免得每次出現有些人認為屬於道德灰色地帶的貸款申請,就得再重新擬一套方案。我已經跟福瑞德和克雷德談過,在這方面有了一點進展──」

克雷德打斷他的話:「不好意思,傑伊,我們眼前就有一件這種申請。原力的貸款申請。」

克雷德顯然已爭取到其他幾個董事的支持,而他們共同擬定一份聲明,斷然拒絕與槍械廠商打交道。

克雷德開始念聲明內容:「第一點,經濟考量……」這項聲明把槍械製造商拿來與菸草公司比較,辯稱一旦民眾更關切暴力防治,它們的股票很快就會失去價值。聲明中指出,康州新鎮小學2012年發生槍擊血案後,博龍資產管理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曾試圖脫手對兇手使用的武器廠商投資,卻沒有成功,最後在投資者的壓力下,博龍同意讓客戶出售自己的股權。

傑伊聽得有點惱火。他說:「沒有人會主張不要讓我們的軍隊用武器,只要五角大廈有需要,原力股票就不會有問題。」

克雷德放下聲明稿,看著傑伊說:「落磯山綠色銀行理論上是秉持道德原則成立的,『綠色』如果不是道德原則,還能算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加入全球價值觀作業銀行聯盟。據我了解,這可不是全球『選擇性』價值觀作業銀行聯盟。如果我們貸款給槍械製造商,聯盟其他成員會作何感想?」

他接著說:「你說我們的主要影響力在於媒體報導,如果媒體公開我們貸款給原力,會怎麼樣?跟這種宣傳相比,我們獲得環保認證的新潮辦公大樓絕對被比下去。貸款給槍械製造商,等於是向全世界宣布,我們實際上毫無原則,環保那些玩意兒只是宣傳把戲。到那個地步,我只有向董事會辭職一途。」

創辦對環境友善連鎖乾洗事業的董事路卡斯.何尼格(Lukas Hoenig)忍不住插嘴向克雷德說:「我們必須務實。不錯,我們是綠色銀行,不過什麼時候變成了完全讓自由派議程牽著鼻子走的銀行?賣武器給我們的軍隊不只合法,也值得讚賞。我們也需要這種生意。」

傑伊趁勢幫腔說:「製造或出售買來做適當用途的武器,沒有什麼不道德的。我自己就有槍,福瑞德也有。」他轉眼看著妮莎,希望她給予支持。她直視傑伊片刻,然後輕聲說:「潔西卡.貝佛德(Jessica Belford)就是被一把FF286打死的。」

傑伊呆了幾秒鐘,才領會她在講什麼,貝佛德是倒在商場地上的那個女孩,FF286是原力製造的武器。

妮莎說:「他們當然是把槍賣給軍方,但在槍械展也能買到FF286。所以它才會成為原力最賺錢的產品之一。我們銀行的使命是促進永續性。在軍用槍械能用來殺害孩子時,我們怎麼可能擁有永續性的社會?我們怎麼能昧著良心跟這種公司做生意?」

克雷德說:「這根本想都不用想。傑伊談到制定做決定的準則,我絕對贊成衡量利弊。我們討論頁岩石油的時候,不妨這樣做。但對於槍械,我們應該只遵循一個準則。」他轉頭看著福瑞德.基勒說:「那就像醫生的誓約,對不對?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害人。換一種方式來說,就是不要做壞事。」

福瑞德曾主張只要有跡象顯示有害處,就該拒絕貸款,但他現在顯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收集了各種槍械,從燧發槍一直到烏茲衝鋒槍,而傑伊知道他很愛他的槍械收藏。福瑞德喃喃問道:「怎麼算是『害人』?怎麼算是『壞事』?」

(黃秀媛譯自”Can an ‘Ethical’ Bank Support Guns and Fracking?”HBR, April, 2014)

問題:落磯山綠色銀行是否該拒絕貸款給槍械製造商?

兩位專家學者將提出精闢的建議,前往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銀行的「義利之爭」




璜.阿曼多斯 Juan Almandoz

西班牙巴塞隆納IESE商學院助理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公司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