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目的與價值觀別再用「忍耐」度過每個工作日!3 步驟重建工作的意義

別再用「忍耐」度過每個工作日!3 步驟重建工作的意義

How to Reframe What Work Means to You

別再用「忍耐」度過每個工作日!3 步驟重建工作的意義

Shutterstock.com

繁忙的一天又開始了,當你跨出家門,是否無數次自問:「我為什麼要工作?」數個世紀以來,「工作」被質疑、嘲諷成資本的奴役,大部分的人都在消極「忍耐」。那麼,有沒有比較積極、正面的答案呢?
青少年時期,我在一家雜貨店找到一份暑期工作。我整天在做的事,就是把蔬菜罐頭從紙箱裡拿出來,逐罐打上價格標籤,然後放在貨架上。就這樣一回、一回、再一回,不斷重複。我覺得每一個小時、每一分鐘都彷彿停滯一般,度日如年。我不會接觸到顧客,也很少看到主管。然後,我走運了:我被商店後面的堆高機撞到。我的尾骨淤青,因此請了帶薪病假,一直請到暑假結束。反正我打工唯一的理由,就是要賺錢買一部新的腳踏車,所以我非常開心!但是,這個故事當然不太對勁。工作真的是我們為了能夠做其他事(像是騎單車),而必須忍受的事情嗎?還是有更多其他目的?我們為什麼要工作?我相信,這個問題對於企業領導人有根本的意涵,一如我在最近的著作《企業初心》(The Heart of Business)裡說明的。我們各自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會影響我們對工作的態度,以及我們個人願意投注多少心力在工作上,也因此會影響到我們和我們的公司能否繁榮興盛。在那次雜貨店打工之後許多年,我當上百思買(Best Buy)的執行長,親眼看到肯定「工作」具有內在的人性價值,如何造就更快樂、更健康的員工,以及更加穩健和成功的公司,在順境與逆境的時期都是如此。由於我們現在面臨複雜的健康、社會和環境危機,因此與「我們為什麼要工作」這個問題的正向答案有穩固的連結,重要性也更勝以往。然而,對這個問題的挖苦嘲諷式答覆,在我們的文化裡根深柢固。把工作當成苦工、詛咒或處罰的這種概念,可以追溯自古希臘時代,一直延續到工業革命時期,至今也仍影響著現代社會如何看待職業。從這個觀點來看,工作充其量是謀生的工具:你賺一些錢,以便能夠付帳單(或買一部新單車)、度假,還有退休。難怪會有八成的工作者不覺得樂在工作,而覺得工作很吸引人投入的「長」字輩或副總級高階主管,更是不到1/4。儘管很多工作的性質已經轉變,從辛勞而枯燥的勞力工作,變成較不要求體力、更靈活而需要創意的腦力工作,但這種覺得工作乏善可陳的觀點,仍然很普遍。這種觀點會造成慘痛的後果。人們對工作的想法,決定了他們對工作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