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讓公司再度輝煌

讓公司再度輝煌

2018年2月號

【個案研究】準接班人離職魔咒

Succession and Failure
瀏覽人數:8150
  • "【個案研究】準接班人離職魔咒"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個案研究】準接班人離職魔咒〉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個案研究】準接班人離職魔咒〉PDF檔
    下載點數 10
提佛頓媒體已經投入大量時間和金錢,實施高階主管培訓計畫,並推動接班流程。但取得的成果,與花費的成本完全不成比例。甚至,納入接班梯隊的準接班人,都一一離開公司。董事會的接班計畫,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從諾曼.溫頓(Norman Windom)位於市區的舒適公寓,走到時代廣場邊的星光劇院(Etoile),只有幾條街的距離。他想,音樂劇《辛納屈歌手家族》(Those Singing Sinatras)已在幾週前開演,以這齣戲對提佛頓的重要性,他也該去看看了。提佛頓媒體(Tiverton Media)這個大型綜合集團,總部在倫敦,諾曼擔任董事長,負責經營。提佛頓投資這齣戲的金額只有七百萬美元,它的獲利,不太可能對提佛頓這麼大規模的企業有太大貢獻。但有人說服了諾曼,說這齣戲可以重燃大眾對法蘭克.辛納屈音樂的興趣;前一年,他才以高價取得辛納屈作品的版權。

其實,62歲的諾曼對流行音樂所知不多,他在提佛頓的大半職涯,是在古典樂品牌、音樂出版和雜誌部門。但他自認是管理人才的伯樂。向他提出百老匯劇構想的,是夏恩.基南(Sean Kinnane),他是提佛頓集團內規模最大、獲利最高的唱片公司準接班人。據說這齣劇講述法蘭克.辛納屈這位傳奇歌手,與兒子小法蘭克、女兒南西的溫馨故事。小法蘭克是巡迴樂團的主唱;南西在1960年代,有幾首陽光曲風的流行歌曲很受歡迎。諾曼認為,基南是目前少數幾個能不憑直覺、也不靠趨勢的音樂界高階主管;直覺通常不可靠,而趨勢通常短暫。基南的專長是善用閒置資產,對提佛頓集團這種閒置資產雄厚的組織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技能。

抵達劇院之後,諾曼坐在企業傳播總監札拉.杉迪斯頓(Zara Sandyston)和行銷副總奈爾.布洛迪(Neil Brodie)中間。他們兩人都曾出席開幕之夜。諾曼打開節目單,一張薄薄的夾頁飄落,上面寫著:「由於梅姬.史普絲(Maggie Schippers)小姐身體不適,南西.辛納屈一角,今晚將由緹雅.康寶依(Thea Conboy)擔任演出。史普絲小姐會在明日午場重返舞台。」

「為什麼偏偏在我決定來的這一晚發生這種事?」諾曼愈想愈覺得不是滋味。梅姬的演出活潑靈動,魅力獲得大部分劇評家一致讚美。他們說,飾演董事長的藍尼.布朗克(Lenny Blank),演得很沉悶,無法帶動整齣戲。

「札拉,你看過梅姬演出這部戲。據說她豔驚四座,是嗎?」諾曼問。

「哦,沒錯,溫頓先生,太迷人了。」札拉操著一口倫敦騎士橋區(Knightsbridge)的口音,慢條斯理地說。奈爾點頭,表示同意。

諾曼想到觀眾無緣欣賞這齣戲最受好評的演出,感到很煩悶。但他想起另一個也叫「藍尼」的人,於是不再煩躁。當年,年輕且沒沒無聞的藍諾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Leonard暱稱藍尼)走進卡內基廳,代替生病的布魯諾.華特(Bruno Walter)上台指揮,不也是一夜成名嗎?伯恩斯坦其實沒有時間為那晚的演出做準備,但第二天,他就成了全城熱議的話題人物。他沉思著,這樣的際遇,也不是不可能發生在緹雅.康寶依身上。

諾曼繼續想著,在娛樂業,一道閃電確實能點亮某個人的整個職涯,但也可能把那個人燒得焦黑。長久以來,他一直費盡心思注意生活丟出的變化球,思考如何妥善規畫,以克服這些意外情況。他提醒自己,就像《辛納屈歌手家族》一樣,提佛頓的每個重要高階主管都有替補人選。滿場燈光漸漸暗去,他也跟著放鬆。

能力對照組

營運長夏恩.基南或許是愛樂夫唱片(Aleph Record)的指定接班人,但他的接班之路,有時看似十拿九穩,有時卻也同等遙遠渺茫。最大的問號是年已68歲而仍大權在握的德瑞克.所羅門(Derek Solomon)。德瑞克原來是人事經理,在1981年創設愛樂夫唱片,掌理旗下藝人職涯的所有層面,從為他們敲通告到挑選題材,甚至為他們挑選在舞台上的服飾。雖然他的職責隨著成為唱片公司執行長而擴展,與藝人的關係仍和以前一樣緊密。德瑞克並未被禁止到錄音室去,不管是錄嘻哈、龐克或輕爵士,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隨著公司業務改變,他的工作資歷證明,他對音樂有敏銳的鑑賞力。同樣重要的是,他很擅長為旗下藝人創造支持的氛圍。許多藝人接受產業雜誌採訪時都曾表示,他們加入愛樂夫,是因為德瑞克不但了解他們,還能擋住財務人員,不讓他們打擾。

另一方面,德瑞克能力薄弱的領域,卻是夏恩的強項。例如,德瑞克從來不曾推動過削減成本、編列長期預算,或是發揮創意處理財務。他對他的藝人太過感情用事,太不注意細節。建議愛樂夫資深藝人以舊CD穩定的版稅收入發行擔保債券的人,就是夏恩。因為他料想他們未來能主張的權利金水準,將遠低於現在。夏恩還決定,所有新演出的錄音成本,都必須以未來的權利金支付,而不是由唱片公司吸收,所有的錄音工程,都必須在提佛頓旗下的錄音室製作,並以現行費率計價。多年前,說服「聰明牌口香糖」負擔愛樂夫旗下幾位藝人巡迴演出費用的,是夏恩。如今,企業贊助已是常規做法。這些做法,德瑞克不但完全不曾想過,甚至與他的想法背道而馳。然而,愛樂夫的獲利,多半依賴這些做法。

雖然諾曼認為,公司已經變得更需要夏恩的能力,勝過德瑞克的能力,但他也明白,夏恩必須再多一些磨練,才能接任德瑞克的職位。正因如此,夏恩偶爾會獲派執行他例行職責之外的工作。例如,就在這個隆冬的週一夜晚,夏恩搭車前往紐澤西州邊境草原一處由卡車站改裝的俱樂部。有一支來自英格蘭伍佛漢普頓(Wolverhampton)、自稱「內衣合唱團」(Skivvies)的樂團要在那裡演出。夏恩和吉米.梁(Jimmy Leung),一同前去一探究竟,吉米.梁是德瑞克多年的助手、愛樂夫的頭號星探。

如魚離水

這兩位高階主管下了車,走進夜總會的一團幽暗裡。對吉米來說,這種環境有股自在的熟悉感,一如在附近沼澤地棲息的加拿大雁,對那片沼澤的感覺。但對夏恩來說,這幅景象有種壓迫感。神祕的瘦削身影,大聲叫囂,在震耳欲聾的喧鬧聲中蹦蹦跳跳。但夏恩不會全憑自己的音樂品味,來決定是否要簽下某位藝人。他評估,內衣合唱團能幫助愛樂夫重新站上音樂潮流的尖端位置。他只擔心,辛納屈秀的首演卡司錄音,和德瑞克近來特別有興趣受爵士樂影響的歌曲創作者,像是諾拉.瓊斯(Norah Jones)等人,加上其他風格類似藝人的簽約,似乎會讓愛樂夫不受前途看好的年輕藝人青睞。

「他們的能量驚人,吉米,我想你應該簽下他們,」在換曲目的空檔,夏恩高聲對吉米喊道。

「如果可以便宜簽下他們的話,」吉米提醒道,想委婉地澆熄夏恩的熱情。

堅定的規畫者

自從在1995年收購愛樂夫唱片,諾曼就力圖變革,要讓它成為那種不會讓股東提心吊膽的事業。他催促德瑞克重新包裝愛樂夫的舊唱片,減少仰賴德瑞克挖掘人才的慧眼。他的構想,還包括提供重新包裝過的錄音,給一家大型CD俱樂部,讓它對深夜電視觀眾行銷這些音樂。他之前曾對證券分析師承諾這件收購案會產生綜效,為了平息他們的疑慮,他讓人力發展部門的獎金,連結到它說服旗下藝人錄製提佛頓已擁有版權內容的成效。

但諾曼最自豪的,是他在愛樂夫、它的姊妹公司、它的出版與新媒體事業部設置的接班計畫。大部分員工很快就理解接班計畫的必要性,就算是金得瑞顧問公司(Kindred Consulting)建議的現成計畫,做過一些修改之後經諾曼批准的那種都好。然而,不管是什麼事,德高望重的德瑞克都會強烈反彈,只要可能減緩愛樂夫因應變化不斷的市場品味,或是動搖他不可或缺的地位,他都不會同意。德瑞克遺憾的是,分析師也想看到計畫,而德瑞克身為提佛頓的大股東,也必須承認,不向分析師提出一套計畫是愚昧的。因此,他同意為愛樂夫的八個最高職位挑選接班人。

在接受360度評估後,所有八名接班人都要參加某家一流商學院的高階主管教育課程,每年兩週。每位接班人都會有一位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屬教練和導師,任期一年。在那一年裡,每個人都要完成一項專案,展現成果。每個人都要另外花兩週,觀察他們的直屬上司如何執行職務。此外,每個候選人都必須在六個月當中,投入至少10%的時間,加入某種任務小組,小組成員必須包含至少兩家提佛頓子公司的人。

即使諾曼不是天生擅長籌畫的人,過去的艱難經驗,也會把他磨練得善於規畫。諾曼暗自發誓,在提佛頓,絕對不會再有任何經理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接任新職務,一如18年前,時任提佛頓媒體總裁、毫無建樹的老派紳士拉諾夫.高因斯(Ranulph Goings)爵士突然去世時,他面對的處境。以夏恩為例,他剛從華頓商學院畢業,就加入提佛頓媒體的財務部門。但正因為他表現優異,諾曼決定把他調到愛樂夫,以累積營運經驗、鍛鍊創意頭腦,因為即使是在提佛頓媒體這樣基礎雄厚的龐大企業,這些能力也都是高層人員需要的。

接班鏈突然斷裂

所羅門的辦公室位於提佛頓大樓十樓的西北角落。空間很寬敞,訪客通常要一陣子才會注意到,辦公室一角立著一架白色的史坦威平台鋼琴。相較之下,德瑞克很難不引人注目。他身高185公分,活力充沛,穿著開襟襯衫,膚色黝黑,一副明朗的笑容,聲音低沉有威嚴。唯一能印證他真實年齡的,是那一頭銀閃閃帶著瀏海的灰髮。

吉米造訪紐澤西州沼澤地的第二天早晨,踏進德瑞克灑滿陽光的辦公室。

「情況如何?」德瑞克問,他對吉米的音樂鑑賞能力評價很高,但常看不透他的想法。

「樂團本身的表現,沒有什麼特別的,尤其從我們公司的角度來看,」吉米聳聳肩說道。

「是啊,內衣合唱團和夏恩,相當瘋狂的組合,」德瑞克同意。

「或許如此,但他想簽下他們,」吉米說:「你收到我留給你的DVD了嗎?」

「慘不忍睹啊,」德瑞克說:「這個伍佛漢普頓團不過是復刻1980年代的倫敦樂風,」他抱怨道:「我對待我們的樂團有如家人,但絕對不讓那些混混登堂入室。這種傢伙根本上不了檯面。夏恩到底看上他們哪點?」

「他想要重新定位品牌。他認為你已經不流行了,」吉米說。

「謝謝讚美,」德瑞克酸溜溜地說:「搖滾樂曾經風靡,但時代變了。除非我們開始向年長人口行銷,也就是那些不懂怎麼下載免費音樂的人,不然就慘了。我在人才發展、行銷、促銷和公關,都有信任的人。只求老天爺保佑愛樂夫,你們不要有任何人離開。有諾曼在後面鼓勵,夏恩一定會安插一票像他那種穿西裝的人。」

德瑞克把話說得這麼白,吉米受到鼓勵,乾脆也有話直說。「他們應該好好看看你做的事,而不是做這些訓練遊戲,」他說:「但情勢很明顯,夏恩是未來的新老闆,所以每個人都忙著揣測他想要什麼。」

「部分要怪我,」德瑞克坦白道:「諾曼和投資人的要求,沒有什麼可非議的。不要告訴別人,但我不可能永遠坐這個位子。我的耳力也不如從前。但是,管理能力就像音樂能力一樣獨特,形形色色。寫下主管的職務內容,然後栽培某個人擔任主管,這樣是行不通的。音樂家有可能成為會計師。但如果你硬要把會計師變成音樂家,這樣自找麻煩的結果是什麼?就是《辛納屈歌手家族》了。」

這時,德瑞克的對講機響了,傳來助理的聲音:「夏恩想見你。可以讓他進去嗎?」

「等下見,」吉米對德瑞克說,在出去時與夏恩擦身而過。

「我聽說你昨晚去探險了,」德瑞克說。

「不盡然,」夏恩在辦公室裡一張裝飾藝術風格、時髦的扶手椅坐定後,如此回答:「我應該多做一些這類的事情。」他盯著窗戶看。「德瑞克,你知道,我十分尊敬你,也非常感激你給我的幫助。但我認為,離開的時候到了。」

德瑞克驚訝地看著夏恩。「我不懂。你要去哪裡?索尼?MCA?不管是哪裡,他們一定給你很好的條件。」

「優勝美地資本公司(Yosemite Capital)邀我加入他們,擔任五名高級顧問之一,」夏恩回答:「我可以運用你教我的東西,來選擇娛樂業的投資標的,並確保我選擇的投資標的不會搞垮公司。我的工作伙伴都出身自金融領域,那裡可能比較適合我。」

「夏恩,我太震驚了,」德瑞克說:「你實際上已經在負責經營愛樂夫了。我們都認為,有一天你會接掌提佛頓,諾曼對你的評價這麼高。」

「他或許是這樣沒錯。但愛樂夫是你的寶貝,過去一直是,以後也不會改變。」

「但諾曼一定會為你在提佛頓裡找個職位的?」德瑞克提出想法。

「我想過回總部,」夏恩坦承,「但我知道諾曼希望我在回總部之前,先在愛樂夫當家,證明我的能力。而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退休了,最終由我接替你的職位,我想到了那個時候,只要我一上任,我們旗下有些藝人就會紛紛離開。畢竟,他們是你的人脈,我和他們沒有太多接觸,他們只會把我當成那個不讓他們好過的人。我也可以告訴你,有些從提佛頓過來愛樂夫的人,也對自己能否融入這裡有疑慮。其中有幾個,像是亞歷克斯、山姆、伊恩和溫蒂,都想和我一起加入新公司。」

德瑞克打開他的雪茄保濕盒,拿出一支哈瓦那雪茄給夏恩。「你打亂了諾曼的接班計畫。不過,還是要恭喜你。」他低聲道:「當然,這對我們是個打擊。」他的臉色轉為開朗。「但在這一行,這是家常便飯。我們知道如何因應,我向你保證。」

人或計畫?

那一週的產業雜誌,詳細報導了這次人才出走。每個人都認為,夏恩是德瑞克的開創精神,以及諾曼的穩定持重之間的橋梁。由於夏恩和他的同事離開,不只是愛樂夫,連提佛頓未來的領導梯隊都成問題。

諾曼覺得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在下個月的董事會裡提出這個議題。董事會九名成員之中,有兩位是創業家,把自己的事業出售給提佛頓。有三位來自提佛頓的事業往來伙伴:丹尼.柏薩爾(Denny Persall),亞特蘭大電台高階主管;賽吉.馬勒維克(Serge Malevic),倫敦的商業銀行家;鮑伯.桑奇斯特(Bob Sundquist),好萊塢的星探。另外三位獨立董事,分別是一家法國水公司、荷蘭石油公司,以及英國連鎖超市的執行長。

「我們都知道,自從人才流失的事件公開後,提佛頓的股價就重挫,」諾曼開場說:「但我想向你們保證,我們的人才雄厚,在秋天之前,一定可以從中挑選出離開那五人的替代人選,包括夏恩.基南。」

「我聽說華納的尼克.傑梅里(Nick Gemelli)有機會,」桑奇斯特說:「他會是出色的人選。外面還有一些其他人選,我們也許可以考慮。應該不難找到人才。」

「我不知道,」曾在自身所在產業有處理流動率問題經驗的馬勒維克說:「不管我們選誰,要如何保證同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我想,我們都知道,夏恩不是因為被挖角才離開的。或許他不是繼任德瑞克的完美人選。但公司不能只有德瑞克一個人懂得如何與藝人建立良好關係。他牢牢掌控重要的人脈關係。我在我這一行看過像德瑞克這樣的人。我們需要他,但我們也需要他稍微放手。」

獨立董事德克.范赫頓(Dirk van Houten)加入發言,「石油業與娛樂業有許多相似處。」有時候,德克似乎急於證明他擔任媒體公司董事的正當性。「我們挖油。提佛頓挖人才。當然,我們從煉油和賣油賺了一些錢,但我們喜歡掌控自己的油源。我認為,藝人紅了之後,就會開始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因此,我們最好和他們簽長期合約,就像我們公司與印尼政府簽的長約,而且要給他們金錢以外的誘因,讓他們一直與你合作。」

「那聽起來像是在肯定德瑞克的做法。但他不會永遠都在,」柏薩爾補充。

「嗯,沒有人能反駁提佛頓需要實施健全的接班計畫,尤其公司旗下有這麼多事業,加上音樂產業的變動如此頻繁,」另一位獨立董事大衛.紐森(David Newsom)說道:「重點是諾曼的計畫似乎沒有效。老實說,我們在為他的計畫背書時,我以為德瑞克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已經離開了。結果,走掉的是夏恩和其他四個人,折損的是愛樂夫的未來。」

人人都看著諾曼。董事很少會如此直接質疑他主張的計畫。

會議室裡一陣漫長的沉默。諾曼開口說道,「我同意大衛的看法。如果那套計畫很妥善,我們現在就不必討論它了。我知道,大家很想說夏恩忘恩負義,以此蓋棺論定。但我太了解他了,我不相信他是這樣的人。資歷最符合的人,通常也是最沒有耐性的。我原本以為,最後的獎賞愈大,他會願意等得更久。我錯了。現在我們要加把勁,重新檢視接班計畫的每個層面,包括訓練、獎勵、資格、時程。我希望在一切上軌道之前,你們能繼續對我保持信心。」

(周宜芳譯自“Succession and Failure,” HBR, June 2004)


問題:董事會應採取哪種接班計畫?

以下,四位專家學者將提出精闢的建議。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