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小員工啟動大變革

小員工啟動大變革

2020年8月號

職場幽默感使用手冊

Sarcasm, Self-Deprecation, and Inside Jokes: A User's Guide to Humor at Work
布拉德.畢特利 Brad Bitterly , 艾莉森.伍德.布魯克斯 Alison Wood Brooks
瀏覽人數:2437
  • "職場幽默感使用手冊"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職場幽默感使用手冊〉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職場幽默感使用手冊〉PDF檔
    下載點數 10
幽默有助於建立彼此信任,以及高品質的工作關係,更會影響領導效能。本文建議如何避開負面風險,同時獲取幽默的益處。

本文觀念精粹

問題

人們普遍認為,幽默在人際關係中是不可或缺的,但認為幽默只是領導人的一種輔助行為。儘管有些領導人憑直覺運用幽默,但有更多領導人可以有目的地運用幽默。

好處

幽默有助於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以及高品質的工作關係,而且會影響到對領導效能很重要的行為和態度,包括員工績效、工作滿意度、組織承諾和創意。

平衡

這些好處並非沒有潛在的成本。本文列出的準則,提供一些方式,以獲得幽默的好處,同時又能避開負面的風險。

幾年前,我們進行了一項研究,要求參與者協助我們為旅遊服務網站VisitSwitzerland.ch設計一場廣告活動(這家公司是我們虛構的)。我們把參與者分成幾個小組,給他們看一張照片,內容包含瑞士的湖泊、山脈風景,以及紅底配上白色加號的瑞士國旗,然後請他們回答一個問題:「是什麼讓你愛上瑞士?」我們給參與者三分鐘想出一個令人難忘的答案,然後讓他們與他們的小組分享自己的想法。

每次簡報,我們都讓兩個人先分享(這兩人與我們合作),分享的內容是根據我們預先撰寫的腳本。第一個報告的人會直接讚美瑞士:「這個國家很美。風景真是令人嘆為觀止!」第二個報告的人,會在不同簡報場次採用不同的做法。在其中一半的簡報場次中,他會說:「那些山脈非常適合滑雪和健行!太棒了!」另一半場次中,他增加一句雙關語:「那些山脈非常適合滑雪和健行,國旗更是大大『加』分!說真的,太棒了!」

當然,這不是全世界最有趣的笑話,但我們用它來測試一個簡單的問題:開個玩笑,是否能真正影響到別人對他人的看法?根據我們的研究,答案無疑是肯定的。對於第二個做報告的人,有聽到他說後半句那個笑話的參與者,對他的信心和能力的評分,高於沒有聽到他說那個笑話的參與者給他的評分。講笑話的報告人,也更有可能被選為後續小組任務的領導人。對於一個不是很好笑的笑話來說,這樣的回報並不差。

善用幽默這個強大的工具

這個發現可能並不令人驚訝,因為我們之中許多人都認為幽默感很重要。不妨問問你的同事,他們重視自己的朋友或情侶的哪些特質,他們可能會告訴你是「幽默感」、「能讓我笑的人」或「懂得我幽默的人」(當然還會有其他特質)。但是若詢問同一群人,他們重視領導人的哪些特質,幽默感可能不會排在第一名。我們往往把幽默視為輔助性的領導行為。

其實,幽默是個強大的工具,有些人憑直覺使用它,但有更多人是有目的地使用它。讓人們開懷大笑(或更棒的是,鼓勵輕鬆一下的職場文化),可以促進人際溝通,並建立社會凝聚力。分析大量職場溝通內容之後的結果顯示,至少有10%的電子郵件包含幽默的成分,而領導人在面對面互動中運用幽默的可能性則略高。但是,這些數字可以(而且應該)更大。我們和其他人的研究顯示,幽默可以影響和加強群體中的地位等級,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高品質的工作關係,並從根本上塑造人們對彼此的信心、能力、溫暖親切和溝通清楚程度的看法。它也會影響對領導效能很重要的關鍵行為和態度,包括員工的工作績效、工作滿意度、組織承諾、公民行為、創意、團體中的心理安全感,以及對未來再次互動的意願。

然而,沒有效果的玩笑(不好笑,或沒人笑),或者冒犯別人的玩笑(被認為不適合當下情境),都可能會破壞專業地位,因為這會讓說笑話的那個人顯得不太聰明和不太有能力。這類笑話可能降低說笑話那個人的地位,而在極端情況下甚至讓他丟掉工作。

在本文中,我們會說明你可以如何運用特定類型的幽默,成為更有效能的領導人,以及如何避免成為你公司下一次人力資源訓練課程裡的反面教材。

開懷大笑,或者更棒的是,鼓勵輕鬆歡樂的職場文化,能夠促進人際溝通,並建立社會凝聚力。

幽默可提升(或傷害)地位

適當發揮幽默感,容易獲同儕擁戴

幽默和笑聲,與地位和權力密不可分。位階較低的人如果善用幽默,可以在自己的部門和組織中提升地位等級。就像我們在前述那個瑞士廣告研究中所看到的,能恰當運用幽默玩笑的人,更有可能被同儕提名擔任領導職務〔那項研究是與我們在華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的同事莫里斯.史威瑟(Maurice Schweitzer)合作進行的〕。在同樣那個研究專案中,我們進行一項實驗,要求參與者回想同事表現很有趣的一個時刻。我們發現幽默與地位之間的關聯很強,因此只是促使個人回想起與同事進行的幽默交流,就改變了他們對那個同事地位的看法。

幽默不僅可以協助個人提升至擁有權力的地位,還可以協助他們在擔任領導職之後更有效地領導。美國邁阿密大學(University of Miami)教授希西莉.古柏(Cecily Cooper)、南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教授湯尼.孔(Tony Kong)和中央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教授克雷格.克羅斯利(Craig Crossley)發現,當領導人將幽默當成人際交往工具時,他們的員工會更快樂,而這會促進更良好的溝通,並增加了公民行為(這是指促進組織效能的自願行為)。也就是說,當領導人運用幽默時,員工更有可能做出超越職責範圍的額外努力。

為什麼幽默如此強大?為了解什麼因素讓事情變得有趣,美國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的加勒柏.華倫(Caleb Warren)和科羅拉多大學波德校區(University of Colorado at Boulder)的彼得.麥克格羅(Peter McGraw)等研究人員對此進行了研究,他們發現,幽默最常發生在將某個事物視為良性違反常規時。他們在研究中向參與者展示一些情境,其中有某人做了某件良性的事情(例如,撐竿跳運動員成功完成跳躍),違反常規(撐竿跳運動員未能完成跳躍並受到嚴重傷害),或兩者兼具(撐竿跳運動員未能完成跳躍但未受重傷)。相較於看到完全良性或完全違反常規的參與者,看到第三種情況(既違反常規也是良性的)的參與者更容易發笑。研究人員的結論是,如果某件事讓我們感到不放心自在,但這種方式是可以接受的,或者不會過度造成威脅,我們就會感到好笑。

講一些會破壞我們心理安全感的笑話,這種行為可能被認為是有風險的,因此會讓人們看起來更加自信和能幹。我們在一項研究中發現,某個笑話無論被認為是成功的或不恰當的,研究參與者都會認為講笑話的人更加自信,因為他們有膽量嘗試講笑話。以這種方式展現自信,會帶來更高的地位(前提是聽眾沒有接收到講笑話的那個人缺乏能力的相關資訊)。我們也發現,以社會上認為恰當的方式違反期望和規範的人,被視為更有能力、更聰明。這個發現證實了我們對談話有趣的人的感受:我們欽佩並尊重他們的機智,而這一點提高了他們的聲望。

但是,幽默的「違反常規」特性也讓它具有風險。玩笑開過頭而變得不恰當,會導致反效果,產生「受到驚嚇」的反應。聽眾不會覺得說笑話的那個人聰明有能力,反而會覺得他像是個白痴,或是心想,「真不敢相信他居然這麼說」。雖然講出不恰當笑話的人依舊會被認為是有自信的,但是嘗試失敗的幽默會顯得說笑話的那個人能力低下,可能導致他的地位下降。其實,我們的研究證實,失敗的幽默會讓領導人付出昂貴的代價,下場比根本沒有嘗試開玩笑的嚴肅、無幽默感的領導人更糟。要在良性違反常規和極端違反常規之間找到平衡,可能相當棘手(即使是專業的喜劇演員,也常會因越過分際而受到批評),需要相關技能才找得到其中的平衡。

情境脈絡很重要

什麼時候該發揮什麼樣的幽默

我們與他人交談時,必須同時平衡多種動機。我們的目標可能是要清楚、正確地交換資訊,讓彼此留下好印象,避免衝突,充滿歡樂等等。每個動機被視為符合規範的程度和社會可接受的程度,會因所處情境而異。因此,情境脈絡對於幽默來說非常重要。例如,你在國外親身經歷了可怕旅館服務,而比較適合談論這段經歷的情境,可能是在回國後的朋友餐會(在這個情境下合乎規範的動機是歡樂),而不是在你返國時對邊境巡查人員說出來(合乎這個情境規範的動機是資訊交流)。某個笑話對某一群人的效果可能出奇地好,但對另一群人則是完全沒有效果,甚至在不同情境下對同一群人也可能完全無效。儘管笑話通常能發揮(意圖良善的)社會黏著劑作用,但如果笑話被認為是隱含著呼之欲出的吹噓,或侮辱了特定的人或想法,可也能會產生反效果。

以下這些方法有助於得到幽默的好處,同時又能避開情境脈絡的風險。

加深緊密度或劃清界線?

什麼時候使用內部私房笑話。這種形式的幽默發生在有外部人士在場,而他們沒有背景知識了解這個笑話。內部私房笑話極為普遍;我們的資料顯示,幾乎所有人都曾參與過或親耳聽過。但是,內部人士的談話,尤其是內部私房笑話,如何影響團隊內部的互動運作?

為了解這些影響,我們與一些學者合作進行研究,包括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的歐法.西澤(Ovul Sezer)、莫里斯.史威瑟和哈佛商學院的麥可.諾頓(Michael Norton)。我們要求參與者使用即時通訊工具,進行腦力激盪。每一個參與者都與我們的兩名研究助理組成團隊。其中一種情況是,一名研究助理向團隊發送訊息,但參與者無法閱讀(訊息看起來像是亂碼),然後另一名研究助理回覆訊息說:「我同意!」這讓參與者以為另外兩個人交換了他不了解的資訊。另一種情況是,第二個助理回覆這個亂碼的內容是:「哈哈哈,這太好笑了,我同意!」這是種微妙的差異;在這兩種情況下,參與者都處於圈外。而他們沒有讀到的內容是否有趣,這一點很重要嗎?是的。相較於第一個有關「內部資訊」的情況,在第二個有關「內部私房笑話」的情況下,參與者更可能會覺得另外兩個伙伴自認較優越,而且若是他們看不到的內容包含一個笑話,他們表示自己的團體認同度和凝聚力都較低。

我們都親身經歷過這種現象。幽默歡樂的行為,雖然通常會被認為能讓人們關係更緊密,但也可能在群體中劃下錯誤的界限,讓某些人感到尷尬和被排斥。當然,內部私房笑話也有能發揮的作用。它們可以表明親近或志同道合,讓人因為同屬一個圈子裡而感到喜悅。在交易情境或無關緊要的情況下,這種幽默可以是有用的,因為在這類情況下,圈外人即便不懂這種幽默也沒有太大關係。但是,對於這類幽默的研究結論很清楚:當團隊凝聚力很重要時,就應該要說每個人都懂的笑話。

更具創意或造成誤解?

什麼時候使用嘲諷。儘管你非常善於使用諷刺,但多接受一點相關指導也不會有什麼損失。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黃莉(Li Huang,音譯)、哈佛大學的法蘭西絲卡.吉諾(Francesca Gino)和哥倫比亞大學的亞當.加林斯基(Adam Galinsky)的研究顯示,諷刺不只可讓青少年用來試圖激怒父母,對於企業主管和團隊也有用。在他們的研究中,有些參與者發表或收到諷刺評論,有些發表或收到誠懇的評論。相較於處於誠懇情況下的參與者,處於嘲諷情況的參與者更有可能完成之後分配到的創意任務。在隨後的一項研究中,參與者只是被要求回憶自己曾說或聽過諷刺評論的時刻,或者自己曾說過或聽到誠懇評論的時刻。這次也一樣,諷刺情況下的參與者,在後續任務中展現更高的創意。

為什麼會這樣?諷刺是說一件事,但其實含意正好相反,因此,運用和解讀諷刺需要更高層次的抽象思維(高於平鋪直述),而這可以提高創意。不利的一面是,嘲諷會讓人感覺出現了更高程度的衝突,尤其是當說出諷刺言語的人和聽的人之間信任度低的時候。而且,諷刺是要說出與你想表達的意思完全相反的話,因此會有造成誤解的風險,或者更糟糕的是,聽的人不了解你打算要展現幽默,而直接理解字面上的意思。這方面的教訓是:釋放你嘲諷的一面,讓創意流動,但在面對新同事、處於陌生環境中,或者你所屬的工作團隊尚未建立穩固關係時,用語應緩和一點。在你們建立信任之前,最好以尊重的態度溝通交流。

消除負面資訊或適得其反?

什麼時候使用自嘲。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在總統大選期間,有人指控他的有錢父親試圖用錢幫他買贏選舉。1958年甘迺迪出席華府知名的烤架(Gridiron)記者協會晚宴時,對這些指控做出回應:「我剛剛收到我慷慨的父親發來的電報,上面寫著:『親愛的傑克,千萬別多買任何一張選票,夠當選就行了。你要是買到了一場壓倒性勝利,我就完蛋了。』」

自嘲的幽默,可以有效消除有關自己的負面資訊。本文作者之一的布拉德和莫里斯.史威瑟的研究發現,相較於用嚴肅方式透露有關自己的負面資訊,以幽默方式透露的人會被認為更溫暖親切、更有能力。當他們在公開這些內容時增加一些幽默感,其他人會覺得這些負面資訊較不真實,也較不重要。例如,研究發現,相較於用嚴肅口吻表達自己數學不好(「我會加法和減法,但幾何不好」),求職候選人若以幽默的方式,表達自己數學不好〔「我會加法和減法,但是幾何我就只會劃線(draw the line)」〕,就會讓人覺得他的數學其實沒那麼差。

然而,自嘲式幽默的好處也有限制。對地位較低的人來說,如果提到的那項特質或技能,屬於個人能力的基礎領域,運用自嘲式幽默可能會適得其反。例如,統計學家最好拿自己的拼寫能力來開玩笑,而不是拿自己的統計技能來開玩笑。所以,在討論核心能力時,另一種形式的幽默可能會有更好的效果。(值得一提的一個例外情況是,對某項核心能力自嘲,是嚴肅揭露這項資訊的唯一替代選擇。)在幽默歡樂可能被視為不恰當行為的情況下(像是在法庭上作證),你也不應該以開玩笑的方式承認自己的的失敗;或是問題很嚴重,拿這個問題開玩笑會顯得很不得體,就不應運用幽默。例如,2004年白宮記者晚宴上,總統小喬治.布希(George W. Bush)播放了一段影片,內容是他在橢圓形總統辦公室裡到處找東西,同時一邊說:「那些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必定擺在某個地方。沒呀,那邊沒有武器……也許在這下面?」這個主題非常重大,完全不適合拿來開玩笑,這段影片也招致嚴厲的批評。

保持沉默或幽對方一默?

什麼時候用幽默來迴避棘手提問。1984年,在美國總統競選期間兩次辯論的第二場辯論中,當時擔任總統的隆納.雷根(Ronald Reagan)被問及,他的年齡是否會阻礙他第二任期的工作能力。當時73歲的雷根已經是美國史上年紀最大的總統,而且他在第一次辯論中讓人感覺很疲憊。雷根回應說:「我不會讓年齡成為這次競選的主題。我不會出於政治目的,拿對手的年輕和缺乏經驗作文章。」觀眾和雷根的競爭對手華特.孟岱爾(Walter Mondale)的反應都是放聲大笑。孟岱爾後來說,就在那一刻,他知道自己輸掉了選舉。

很少人會喜歡被問到像雷根面對的那種棘手的問題。先前的研究顯示,人們可以用很多種方式回應:保持沉默、明確說謊、敷衍搪塞(說真實的事情以便故意誤導他人),或者反問另一個問題。使用幽默來閃避問題,是另一種選擇,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很有幫助。根據荷蘭烏特勒支大學(Utrecht University)的馬德琳.斯特里克(Madelijn Strick)和同事的研究,這是因為幽默會分散人們在認知上的注意力。就像優秀的魔術師讓觀眾將注意力從巧妙的手法上移開一樣,成功的笑話可以轉移我們的注意力而忽略了某些資訊。成功的幽默也會讓我們開心,我們在心情愉快時更有可能信任他人。就像我們之前提到過的,有趣的人被認為更聰明、更能幹。雷根的反應之所以如此有效,部分原因是他的智力受到攻擊。雷根以幽默來回應(即使回應內容是他事前演練過的稿子),仍能向聽眾顯示自己的腦袋依舊靈光。

更讓人難忘或更容易忽略?

什麼候時使用幽默傳達負面意見。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喬治.麥克雷倫(George B. McClellan)將軍未能在里奇蒙(Richmond)進攻羅伯特.李(Robert E. Lee)將軍,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很生氣。林肯在給麥克雷倫的信中談到了這個問題,他說:「如果你不想使用軍隊,那我想借用一下。林肯 謹啟。」像林肯這樣運用幽默來傳達負面回饋意見,會讓批評更加令人難忘。

提供負面回饋意見可能很難,因此你可能會很想要以幽默的方式進行,以減緩緊張情緒。然而,以開玩笑的形式來表達批評,可能會減輕它的影響力。彼得.麥克格羅和他的同事所做的實驗中,參與者檢視了一些抱怨內容,其中有些是以幽默方式表達,另一些是以嚴肅的方式表達。雖然幽默的抱怨比嚴肅的更容易讓人接收到,但也被認為是較溫和,讓人比較不願意採取行動來改正那個問題。

搭配幽默的批評會弱化回饋意見,因此當討論的議題不明顯時,這種批評就無法清楚傳達重點。如果主管以開玩笑的方式表達部屬的績效下滑,員工可能會覺得自己的業績沒有下滑,或者情況並不嚴重,否則主管怎麼會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這件事?

幽默何時有效、何時無效

對於何時安全或適合講笑話,並沒有嚴格的規定,但是以下這些一般準則,可以協助你在工作中成功運用幽默。

說內部私房笑話,當你不擔心聽不懂笑話的人會覺得被排斥時。

避免說內部私房笑話,當你很重視團隊凝聚力,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的圈內人時。

使用諷刺,當你想嘗試提升團隊的創意,而且你和成員彼此很熟悉且互相信任時。

避免諷刺,當你嘗試建立人際關係時,或是想避免人際衝突時。

使用自嘲,當你對非必要的特質或技能開玩笑時,或者你必須揭露有關個人能力的負面資訊時,而且你唯一的另一個選擇是用嚴肅的態度說出來。

避免使用自嘲,當你正在討論你職務上的一項核心技能,或當你尚未讓很多人信任你的能力時。

利用幽默來迴避棘手的提問,當你有信心聽眾會認為你的回答很有趣,而且如果被繼續逼問這個問題時,你有更嚴肅的答案可以回應。

避免利用幽默來迴避棘手的提問,當你無法掌握聽眾的感受,也不是很有信心這個笑話的效果時。

使用幽默來傳達負面意見,當你想提高對方記住回饋意見的機率時。

別使用幽默來傳達負面意見,當對方有可能低估你訊息的急迫性或重要性時。

使用幽默作為因應機制,當你和團隊成員很親近,而且正在經歷艱難處境時。

別用幽默作為因應機制,當情況仍在持續發展或最近剛發生時(「事情才發生不久」),或者當你有可能被認為對別人冷酷無情時。

盡可能運用幽默,只要你清楚知道自己與聽你說話的人的關係,以及不同環境的規範。

正向的幽默或刻薄的笑話?

什麼時候使用幽默作為因應機制。還記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日的隔天嗎?對於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的支持者來說,那是快樂的一天;對於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的支持者來說則不是。我們利用這個機會,研究幽默如何協助人們應付負面消息。大選完隔天,本文作者之一艾莉森和幾名合作人員,請那些投票支持柯林頓的人,對川普的勝選撰寫一些幽默或有意義的評論。在那種情況下尋求幽默的人,在當下會覺得比較好受一些,而當研究人員在幾個月後再次詢問他們的感受時,他們的感覺依舊比較好。

幽默可以是效力極強大的工具,即使在最艱困的環境中仍是如此。領導力顧問琳達.亨曼(Linda Henman)發現,越南的美國戰俘經常用幽默,來應付自己經歷的艱困情況。斯特里克和同事所做的研究中,向參與者展示負面場景的照片(像是身體遭受攻擊或車禍),然後提供有趣的刺激,或者正向但不有趣的刺激。接收到有趣刺激的參與者所表達的負面情緒,少於接收到非幽默刺激的參與者。為什麼?同樣地,幽默有一部分需要用到認知能力,這會分散人們的注意力,讓他們比較無法專注於負面資訊。

但其他研究顯示,幽默的類型很重要。瑞士弗萊堡大學(University of Fribourg)的安德莉亞.薩姆森(Andrea Samson)和史丹福大學的詹姆斯.葛羅斯(James Gross)所做的研究發現,用正向、善意的幽默來回應壞消息,會讓人們感覺較好;但是,負面、黑暗或刻薄的笑話,會讓人們情緒更糟。另外也很重要的是,當情況仍持續發展或最近才發生(「事情才發生不久」),應小心不要因為開玩笑而冒犯他人。

但整體來說,幽默不僅能在負面事件發生期間或剛結束之後,給予人們巨大幫助,長期也很有幫助。薩姆森、葛羅斯、推特(Twitter)的阿拉娜.格拉斯科(Alana Glassco)和Uplight的李怡諾(Ihno Lee,音譯)所做的研究中,參與者對負面刺激做出幽默的回應(像是看到臉部有縫線的男性照片之後表示:「他現在有一套很棒的萬聖節僵屍服!」),一週後再次向他們展示那些負面圖片,依舊會顯現出更正向的感受。所以,下回你在工作中收到壞消息時(銷售緩慢或產品推出之後表現差勁),可以設法想一些方法來嘲笑它(「至少我們不必擔心缺貨」或「每當壓力大我就大吃大喝,可惜我的投資組合沒有追蹤我的腰圍」),即使沒有大聲說出來也行。就像喜劇演員史帝文.柯柏(Stephen Colbert)說的:「你不可能同時又笑又害怕。如果你在笑,我想你就不會感到害怕。」

喜劇演員史帝文.柯柏曾說:「你不可能同時又笑又害怕。如果你在笑,我想你就不會感到害怕。」

你不必成為喜劇演員

工作中有各種機會,讓你融入更多幽默

就像你不需要成為菲爾.米克森(Phil Mickelson)這樣的職業選手,也能在公司的高爾夫球活動中表現出色,你同樣也不必成為艾美.舒默(Amy Schumer)、黃艾莉(Ali Wong,音譯)或約翰.穆藍尼(John Mulaney)等喜劇演員,就能在辦公室很好地運用幽默。但要補充說明的是,許多職業喜劇演員通常會打破「恰當合宜」的界限,因此若採用他們的風格或內容,在大多數工作場所中是很危險的。笑話是否成功,取決於是誰講的、在何時與何地講、向誰講,所以,任何人若是嘗試在工作時重述喜劇演員的笑話,都應該謹慎行事。好消息是,你的同事也不會期待你像專業人員那樣前衛(或有趣),甚至根本沒有預期你會講預先準備好的笑話。

當你把幽默當成領導工具時,請記住人們表現幽默的方式有很多種。例如,說話機智、說故事詳盡有巧思、所寫的電子郵件內容聰明、做報告時風趣歡樂的人,全都不一樣。其中每個類型的幽默,都需要不同的回應時間、獨特的傳達節奏,而且要很了解聽眾。如果你不習慣在一大群人當中或在簡報過程中開玩笑,可以在一對一的交談中保持幽默。如果你在一對一交談時通常比較嚴肅,可以嘗試發送有趣的電子郵件。有很多機會可以把幽默融入你的工作生活中。

不能展現幽默,就欣賞幽默

適當發揮幽默感,容易獲同儕擁戴

職場幽默是精緻的舞蹈,而幽默研究仍處於起步階段。包括我們在內的學者,陸續透過分析資料,來了解人們如何使用不同類型的幽默,以及幽默何時有效、何時無效。但是,有關運用幽默的任何經驗法則,都必須包含一個警告:情境脈絡很重要。對話當中的互動,可能會因文化、個人和群體而有深刻的不同。這些因素很難駕馭,因此很難知道你嘗試運用幽默是否成功,甚至在當下也難以判斷。即使笑話不好笑或不得體,很多人仍可能會基於禮貌而笑,造成不可靠的回饋意見迴路。

如果你自認無法在工作中開玩笑,或者你太緊張而無法嘗試,這些都沒關係。不是所有人都應該很有趣,同樣的,不是所有展現幽默的嘗試都會成功(即使是專業喜劇演員也會有效果很差的時候。)但是,你仍然可以把幽默融入工作生活,只要做一件很簡單的事,那就是:欣賞他人的幽默。迅速給予笑聲和微笑。為生活的荒謬和你聽到的笑話感到高興。沒有幽默感的生活,不只缺乏歡樂,也會降低生產力和創意,對你和你身邊的人來說都是如此。如果你不把幽默視為輔助的組織行為,而把它視為在工作上獲得地位和蓬勃發展的核心途徑,那麼會有豐厚的好處等著你去收穫。

(劉純佑譯自“Sarcasm, Self-Deprecation, and Inside Jokes: A User's Guide to Humor at Work,” HBR, July-August 2020)



布拉德.畢特利 Brad Bitterly

美國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s Ross School of Business)博士後研究員。


艾莉森.伍德.布魯克斯 Alison Wood Brooks

哈佛商學院企管講座副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