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健康自我管理策略

The Innovation Health Care Really Needs: Help People Manage Their Own Health
安德魯.沃戴克 Andrew Waldeck , 克雷頓.克里斯汀生 Clayton M. Christensen , 瑞貝卡.佛格 Rebecca Fogg
瀏覽人數:4730
幾乎所有取得經費的健康照護創新,都是要維持產業既有商業模式。這使得醫療成本變得更高,也更複雜。其實,醫療產業真正需要的創新,是協助消費者更積極地管理自己的健康,但針對這方面的投資,還不到1%。

一直以來,健康照護產業大多未曾受到破壞式創新力量的影響,不過,現在終於要開始改變了。一些大型的既有業者觀察到,透過簡單的基層醫療(primary-care)策略,就有可能改善健康照護,因此邀請新進業者參與,重點在於讓消費者有能力進入這個產業受到嚴格法規管制的生態系統中,以降低成本。

這項改變很早就應該發生了。雖然新的技術、競爭對手和商業模式,讓媒體、金融、零售和其他產業的產品和服務,都變得更便宜,也更容易取得,但美國的健康照護成本卻變得愈來愈高。從平均每人費用來看,目前美國的健康照護制度,是全世界最昂貴的,大約是英國、加拿大和澳洲的兩倍,而糖尿病和心臟病等慢性疾病,占了醫療費用總支出的80%以上。

這些極為龐大的成本,主要是因為美國健康照護產業的競爭方式。雇主和保險公司決定要支付哪一種健康照護的費用,而不是由最終消費者決定。於是大型醫院和醫師診所激烈競爭,爭相吸引醫療費用支付機構(payer,例如保險公司),彷彿是在進行軍備競賽,不斷增添先進的診斷設備,或是新的外科部門,以進行差異化,結果導致成本攀升。

在大多數產業裡,破壞都是來自新創公司。但從2000年以來,幾乎所有獲得資金的健康照護創新,都是要維持、而非破壞產業的商業模式。我們對Pitchbook Data的分析顯示,已有超過兩千億美元,大量投入健康照護的創投資本,大多投資在生物科技、製藥和醫療設備等方面;這些領域的進步,通常讓健康照護變得更複雜,也更昂貴。其中只有不到1%的投資金額,集中在協助消費者更積極地管理自己的健康,這個領域很適合進行破壞式創新。

推動整體健康的方法

有一家大型公司很願意接受破壞式創新,那就是保險巨擘優曼納(Humana)。優曼納與位於波士頓的新創公司「艾歐拉健康」(Iora Health)合作。由醫師暨創業家洛須卡.佛南多普利(Rushika Fernandopulle)創辦的艾歐拉,推出一種破壞式創新的基層醫療模式,運用相對便宜、不需要醫師的健康教練,在健康問題出現或變得嚴重之前,找出病人不健康的習慣和生活方式,指導他們做出更好的選擇。艾歐拉從2010年成立以來,已吸引超過1.23億美元的資金,目前在美國11個州經營37家診所,服務四萬名病人。艾歐拉訓練健康教練成為消費者的「支持者」,擔任一個由醫師等成員組成的擴大照護團隊的總指揮。病人到艾歐拉診所看病時,會先跟健康教練會面,制定個人的健康計畫,然後再由醫師看診。醫師看診之後,健康教練會和病人檢討,確保病人能有信心朝雙方同意的健康目標努力,比方說,培養新的健康習慣。之後,健康教練會擔任病人跟艾歐拉團隊之間的溝通橋梁,並建立應負的責任。

艾歐拉模式的另一項特點是「晨間討論」。在這段時間裡,整個健康照護團隊花一個小時,討論診所裡所有病人的健康狀況。艾歐拉公司為病人承擔全部的財務風險(公司向每位病人收取某一段時間的固定費用),因此晨間討論優先重視最需要關注的病人,針對他們的需求提供照護服務。

為此,艾歐拉發展出一種「憂慮評分」(worry score)的方法,根據每位病人的健康狀況和需求,給予1到4的評分。得分為4的病人,診所必須對他們採取特定行動,比方說,健康教練會立即前往他們的住所提供服務。如果病人的狀況好轉,他們的憂慮分數便會降低,團隊會慶祝這樣的發展情況。

艾歐拉模式在慢性病的管理上,產生優異的成果。例如,一項尚未發表的艾歐拉研究發現,1,176位參與美國聯邦醫療保險計畫(Medicare)的艾歐拉病人,住院人數在18個月內減少了50%,急診人數減少20%,整體醫療費用也下降12%,儘管這些艾歐拉病人,其實比聯邦醫療保險病人的平均病情更嚴重。

這種聚焦在健康、而非健康照護上的方法,艾歐拉模式並不是唯一採用的機構,其他公司也採取破壞式創新的健康照護團隊模式,來取得進展,例如Oak Street、Omada、Docent、ChenMed、WellMed、Mosaic、Aledade等。這些模式之所以具有破壞力量(而且能在龐大的既有照護服務機構之中立足),就是因為結合了照護服務和支付方式(按人計費是主要模式);這兩者若只單靠其中之一,都不可能成功。

鼓勵破壞式創新

醫療保險業者和其他創新的照護服務組織,多年來一直採用類似的策略。有許多照護計畫都運用健康教練和居家拜訪,來大幅改善病人的健康和降低醫療成本,像是安泰(Aetna)、CareMore、Dignity Health、優曼納、凱薩醫療中心(Kaiser Permanente),以及聯邦醫療保險優勢計畫(Medicare Advantage)等。一項研究發現,參加美國聯邦醫療保險計畫「獨立居家示範」(Medicare's Independence at Home Demonstration)的醫療機構,在這項計畫的第二年,平均為每位受益人節省1,010美元,主要是透過減少使用醫院的服務來節省費用。

另一項以健康照護團隊為基礎的試辦計畫「糖尿病預防計畫」(Diabetes Prevention Program),降低病人得到糖尿病的風險,並透過改變飲食和運動,幫助病人減少平均5%的體重,因而在15個月內為美國聯邦醫療保險計畫省下平均每位受益人2,650美元。執行這項計畫的是基層醫療團體、醫院、基督教青年會(YMCA)和遠距醫療網路,另外,健康教練每週與病人進行一小時的「維護聚會」,以提供支持。

這種健康照護模式,雖然已證明小規模實施是很有成效的,但若要在全國規模上對成本和成效產生重大影響,就必須能夠增加服務數百萬名消費者。要達到這樣的規模,我們建議採取下列策略:

針對健康照護服務供應機構:採用擴大健康照護團隊的商業模式,其中成員包括健康教練。我們建議先實施試辦計畫,讓醫院和診所為病人的健康承擔財務風險。如此一來,健康照護團隊就有誘因要幫助病人維持健康。

針對醫療保險公司和支付者:像聯邦醫療保險優勢計畫這類公私部門合作的伙伴關係(營利性質的保險公司負責經營,由政府付費),已成為可讓破壞式創新模式運作的成功市集。我們建議,在私人投資的保險市場上,推廣仿效「獨立居家示範」計畫、「糖尿病預防計畫」這類試辦方案的計畫。

針對立法人員:設法推動新的健康照護模式,做法是鼓勵個人、醫療費用支付機構、醫療服務機構,去改善個人健康狀況,而不是在病症出現後才治療,以降低醫療成本。這就需要促進一個健全的個人醫療保險市場,讓醫療費用支付機構獎勵那些協助病人維持健康的醫療服務機構。

(蘇偉信譯自2017年10月30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安德魯.沃戴克

安德魯.沃戴克 Andrew Waldeck

成長策略顧問公司創見(Innosight)資深合夥人,負責健康照護部門。


克雷頓.克里斯汀生

克雷頓.克里斯汀生 Clayton M. Christensen

哈佛商學院企管講座教授。


瑞貝卡.佛格

瑞貝卡.佛格 Rebecca Fogg

克里斯汀生研究院(Clayton Christensen Institute)健康照護資深研究員。該研究院是非營利、非黨派的智庫,致力透過破壞式創新來改善世界。


本篇文章主題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