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ESG永續新浪潮

ESG永續新浪潮

2020年12月號

ESG評等大不易

The Challenge of Rating ESG Performance
賽門.麥克馬宏 Simon MacMahon
瀏覽人數:1273
  • "ESG評等大不易"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ESG評等大不易〉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ESG評等大不易〉PDF檔
    下載點數 10
瑪莉絲.普朗克(Marlies Plank)覺得,大型肥皂泡在風景中飄浮的超現實效果很迷 人。她在全世界各地拍照,地點包括奧地利、摩洛哥、西班牙、義大利和斯洛維尼亞等地。
愈來愈多投資機構關注企業在永續性、社會責任、公司治理上的紀錄。蒐集全球上萬家企業資訊的永續分析公司(Sustainalytics)研究主管賽門,說明這項資料為何重要,以及如何評估這方面的績效。

2008年,我獲得金融和永續性的企管碩士學位之後,開始在永續分析公司(Sustainalytics)工作。當時,針對企業的「環境、社會與治理」(ESG)績效進行評等的業務,是一個利基型的領域。我們公司在多倫多有一間辦公室,裡面只有二十人,我們在那裡編寫三百家公司的報告,其中大多數是在多倫多證交所交易的加拿大公司。今天,我們有650名員工,分別位於北美、歐洲、亞洲和澳洲,提供有關數萬家公司的ESG研究、評等和數據資料。我們並非唯一這麼做的公司:其他幾家大型評等公司和數十家較小的組織,也發表一些有關永續性的數據。

如今,幾乎所有大型投資機構,或多或少都使用了ESG 研究,因為這些數據可以促成更好的投資結果。

相較於我們團隊規模和研究量的變化,更大得多的改變,在於我們這類評等報告的用途。我們已看到,人們在投資過程中大幅增加ESG資訊的使用。十年前,投資界只有相當小的群體對這項資訊感興趣。如今,幾乎所有大型投資機構,或多或少都使用了ESG研究。這是因為人們愈來愈了解,這類數據具有真實價值,可以促成更好的投資結果;不是任何情況都如此,但已有夠多情況證明,這會對投資人會產生重大的影響。此外,儘管ESG要素可能直接影響公司的獲利,但也會影響公司的聲譽,而企業領導人和投資人都已明白,不妥善管理公司的ESG風險可能會帶來的成本。

編製評等是一項具挑戰性的工作。ESG資訊的報告沒有統一要求,而且許多環境和社會影響很難衡量。所以,我們一開始的數據輸入資料,基本上在結構化程度、完整性和品質方面,都低於財務數據(企業必須以標準化形式提供財務數據,並經過會計師審計)。缺少規則和強大的指標,讓我們的工作更加困難,但也更有價值。我們蒐集整、理數據,產出許多投資人過去未曾使用、無法輕易取得的見解,因此他們在評估股價時,常常沒有把這些資訊列入考量。

校準每家公司的ESG風險

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讓接受評估的公司了解,我們如何產生最後的評等結果。我們考慮兩項因素:企業面臨的風險,以及企業管理這些風險的表現如何。我們將每家公司歸類為138個產業之一,而針對每個產業,我們都有一份相關風險的清單。例如,採礦公司通常會面臨與以下項目有關的風險,像是碳排放與非碳排放、環境管理系統、用水、職業健康與安全和企業治理等項目。為了確定曝險情況,我們會檢視公司的業務細節。假設這家公司營運所在的司法管轄領域裡,賄賂和貪汙腐敗等共謀犯罪相當普遍,或是管理社區和勞資關係的做法特別具挑戰性。相較於避免這類司法管轄領域的競爭對手,它面臨的風險就會更多,因此,我們會把曝險情況往上調整。我們的一大部分工作,就是校準每家公司面對的ESG風險程度。

對公司進行評等的下一步,是評估公司在管理曝險上的表現如何。這需要檢視公司使用哪些類型的方案、政策和管理實務,以及在避免或減輕某些風險方面的準備程度如何。如果我們沒有證據可顯示公司的準備夠充分,公司的得分就會比較低。公司如果確實已制定處理風險的恰當措施,就應揭露自己的做法,以確保這些措施有被列入考慮。近年來,資訊揭露程度已經大幅提高,但仍不如我們希望達到的水準。

在整個評等過程中,企業和我們互動的方式有很大差異。十年前,只有10%的公司回應我們的要求,並與我們討論我們的分析內容。今天,超過60%的大型公司會跟我們分享資訊,而且,這個數字每年都在成長。總體來說,對自家聲譽感到特別自豪的企業,以及投資人群體擁有ESG心態的企業,都願意投入更多時間和我們溝通。其他情況下,在我們的評等裡表現不佳的公司,或是永續性或治理實務受到批評的公司,他們的投資人會鼓勵他們與我們互動。

有時,企業領導人會抱怨「調查疲乏」(survey fatigue),表示他們聽到太多評等公司要求太多資訊。我能體會這種感受。不同的國際組織,正努力將ESG報告標準化,這可以減輕公司主管的工作挑戰。無論如何,我認為,他們值得花時間與市場占有率最大的公司(例如我們),更深入地互動。

聽到公司內部不同觀點辯論

我們完成評等流程後,會將資料寄給公司徵詢回饋意見。從這些對話中,我們會尋找可強化分析內容的任何額外資訊,或者更清楚的資訊。新資訊不一定會導致我們調整評等,但我們會仔細傾聽。隨著ESG評等結果變得愈來愈重要,我們當然會聽到一些公司內部人士激烈爭論自己的觀點。

企業如果開始以新方法處理永續性議題,或者,如果出現ESG的重大爭議(這可能顯示管理有缺漏),通常便會看到公司的評等改變。不過,企業在營運或商業模式上進行策略性轉變時,曝險情況會改變,而這會導致更大幅的評等改善。舉例來說,丹麥電力公司沃旭能源〔Ørsted,之前稱為「丹麥石油與天然氣」(Danske Olie og Naturgas)〕,曾從事石油和天然氣的勘探和生產。不過,公司在2017年出售石油與天然氣資產,並大量投資可再生能源;目前,沃旭是離岸風力發電產業的全球最大型業者之一。公司還擁有一些燃煤發電廠,但已宣布積極的計畫,要逐步淘汰它們。從2018到2019年,它的風險評等得分有明顯進步。

企業的ESG曝險情況,也可能朝負面的方向發展。例如,臉書(Facebook)的ESG評等已經下滑,因為社會大眾對臉書處理數據隱私和安全的方式日益警覺。同樣地,隨著日益增加的反壟斷審查,以及對員工工作環境的關切,亞馬遜(Amazon)的ESG評等也在下滑。法國汽車製造商寶獅(Peugeot)從2017年收購製造車輛燃油效率較低的歐寶(Opel)和沃克斯豪(Vauxhall)之後,公司的ESG評等便持續下滑。由於這項收購,寶獅很可能無法達到歐盟的2021年二氧化碳排放目標,因而可能會面臨數億歐元的罰鍰。

公司應自行發布永續性報告

對那些想要展現最佳形象的公司來說,恰當揭露它們最重大的ESG挑戰,以及如何因應這些挑戰,會帶來長遠的影響。改善資訊揭露的最佳方法,是發布永續性報告,而且必須遵循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的永續性報告標準來編寫。如果公司花時間製作詳盡的報告,我們的分析就會比較省事,而且,公司與我們及其他ESG評等公司談話的時間,也會大幅減少。但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公司審慎檢視自家業務和商業模式,以了解從ESG風險的角度來看,哪些議題最重大。降低公司的曝險情況,或是找到更好的方法來管理這項風險,通常可為公司與投資人,以及環境和社會,帶來最大的利益。

目前,ESG評等工作必須進行更加嚴格的分析,這是一件好事。這些評等比過去更具有相關性,也更引人注目,投資人也更加關切。差勁的評等會讓公司受到更多審視,優良的評等可能增加投資金流。這就是這項工作如此有意思的原因之一。

(蘇偉信譯自 “The Challenge of Rating ESG Performance” HBR, September-October 2020)



賽門.麥克馬宏 Simon MacMahon

永續分析公司(Sustainalytics)執行副總裁,也是該公司的ESG研究主管,這家公司從事ESG及公司治理的研究與評等。


本篇文章主題公司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