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通勤行為怎麼那麼難

Why It's So Hard to Change People's Commuting Behavior
艾希莉.威蘭斯 Ashley Whillans , 艾瑞拉.克里斯托 Ariella Kristal
瀏覽人數:2368
根據一項新研究,要減少自駕通勤的現況,光是補貼公共交通費用或鼓勵共乘等做法,是無法有效改變的。因此,本文提出更積極的措施,像是讓開車上下班的成本增加、便利性降低,並相對提高其他通勤方式的舒適度、安全性、便利性;又或者,可以協助員工轉調工作或改變上班安排。

平均來說,美國員工一年耗費兩百個小時通勤上下班,其中有四分之三的通勤者獨自開車上下班。自己一人駕車通勤不僅對環境不好(全球與能源有關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有24%來自交通運輸),對企業也不利。相較於搭火車通勤的人,開車通勤的人表示承受較高的壓力,以及較低的工作滿意度。這主要是因為開車通勤可能得在車陣中駕駛,而且會有緊張的路況。

一些雇主正在設法減少開車通勤的情形。但是,組織可以用什麼方式鼓勵員工用不同的方式通勤?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在歐洲一座大城市郊區的機場進行了一項研究。這座機場雇用七萬多名員工,在我們於2015年初進行研究期間,其中半數員工獨自開車上班。機場當局想了解是否能改變員工的通勤行為,從獨自開車轉變為更積極的模式,如共乘(carpool)、搭乘公共交通工具、騎自行車或步行上班。這有助於這個組織實現「減少交通壅塞」的永續性和運輸容量目標。

我們從機場的員工通勤調查中收集數據資料,並訪談數十名員工,以了解什麼情況下他們較有可能改用更積極、永續的通勤模式。依據他們的回答和當時最新的行為科學證據,我們設計了一系列實驗來「輕推」(nudge)員工改變通勤方式。

我們聚焦於員工說他們願意做的事情。例如,我們知道這些員工想要和別人共乘:他們告訴我們,如果能找到上班路線和搭車班次類似的人,他們願意和對方一起輪流開車上班。

因此,我們的「輕推」做法之一是扮演媒合者。我們發信給一萬五千名員工,鼓勵他們上公司既有的私人共乘系統去登記。這個系統協助媒合員工共乘,並提供一些好處讓共乘看來更吸引人,例如可優先停車,以及免費的全天候緊急載人回家服務。

然而,員工雖然表示有興趣,但是在收到我們的信之後登記參加共乘服務的員工,還不到一百人。一個月後,只有三名員工使用這項服務。員工表示想做的事,和他們能夠或願意做的事之間,顯然有落差。

我們也想評估組織改變通勤行為的常用方法,例如提供打折的公共交通工具乘車證。於是我們另外進行了兩項實驗,共有7,500名員工參加。其中一項實驗研究的是,提供員工一週的免費公車票,是否會增加購買打折乘車證的人數。另一項實驗中,我們聯繫了沒有使用免費公車票的員工,提醒他們,有好處可拿而他們沒有去拿。結果,這兩項策略都沒有影響到乘車證的使用。

我們進行另一項有一千多名員工參與的實驗,評估個人化乘車方案的影響,也就是以客製化的小冊子,向員工說明可節省時間與金錢的各種上下班方式。這些小冊子特別強調可能的共乘伙伴、不同的公車與火車路線和時間,並提供打折乘車證的訊息。但是我們再次發現,這仍然無法減少單人乘載車輛(single occupancy vehicle, SOV)的使用。

總體來說,我們找出一整套無法改變人們通勤行為的介入措施(其中多項措施在企業環境中經常使用)。為什麼這些做法行不通?畢竟,員工告訴我們,他們希望找到更好的通勤方式。

我們認為,這些輕推方式無效的原因有三個:

首先,員工不必承擔開車通勤的全部財務成本,因為組織提供免費的停車位給員工(真正的成本是每年數千美元),而且員工沒有為開車的環境成本付費。如果員工必須自行承擔通勤方式的全部費用,我們嘗試的輕推措施可能會比較有效。

其次,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或共乘上班對社會有益,但通常對個人的通勤較不方便。人們可能會慢慢才採取比較永續的通勤方式,因為要花時間規畫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和共乘,至少一開始是如此。

第三,這些做法需要改變習慣性的行為,而這類行為出了名的很難改變。輕推的做法,用在只做一次的行為方面特別有效,例如注射流感疫苗,但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輕推措施可以持續有效地改變需要日常行動的決定,例如運動。

我們的基礎設施、財務誘因和社會規範,強烈支持獨自開車上下班。在這種背景下,我們的資料顯示,對公司來說似乎簡易可行的輕觸式輕推,並不足以發揮作用。相反地,如果企業想改變員工習慣性的通勤行為,我們建議嘗試以下選項:

讓員工明顯感受到開車上班的全部成本:避免補貼停車或其他基礎設施的費用,以免掩蓋了員工獨自開車上班的全部成本。這不僅意味著取消免費停車,還可能要取消給員工金額相當於停車費的獎金,讓員工得以選擇使用獎金支付停車費或保留現金,然後選擇其他通勤方式。

增加開車上班的難度,並簡化其他通勤方式:讓開車和停車變得更不方便(例如,將停車位的數量減少一半;給獨自開車上班的人較遠的停車位,給共乘汽車上班的人在前門旁的停車位),你可以提高共乘汽車等其他通勤方式的便利、安全、舒適和節約成本。還可使用更大量的現金和非現金誘因,以激勵乘車的人將通勤行為,從獨自開車轉變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更改預設的工作安排:你也可以更改常態做法,讓員工在每週五個工作日中,只有三天有停車位,以及/或者允許他們在家或在任何地方工作,以減少他們到公司上班的次數。還值得考慮的計畫是,協助員工轉調工作到更可能不開車通勤的地方[這種計畫有時稱為高效率地點抵押貸款計畫(location-efficient mortgage scheme)或搬遷協助計畫]。

考慮時機:如果組織繼續運用「輕推」技巧,那麼他們若是善用關鍵的改變時刻,可能會更加成功。人們在搬家或展開新工作時,或是通勤方式被嚴重打亂而不得不暫時放棄通勤習慣時,就比較可能改變通勤行為;因此,雇主可以嘗試利用這些時機,根據員工行為來傳達一些訊息和巧妙細緻的誘因。如果公司只想使用「輕推」的做法,那麼可以試著在新員工決定到公司任職時就聯絡他們,從一開始就鼓勵他們改變通勤習慣。

當然,員工不喜歡公司限制他們的通勤選項,或取消停車等福利。但是,員工與地球的長期健全與幸福,基本上可能都取決於這一點。

(侯秀琴譯)



艾希莉.威蘭斯 Ashley Whillans

哈佛商學院談判、組織和市場組助理教授。她的研究重點是時間、金錢和快樂。


艾瑞拉.克里斯托 Ariella Kristal

哈佛商學院組織行為學博士候選人。她的研究重點在於如何建構環境,以減少在工作場所、教育環境、線上情境等方面的偏見。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