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謀定後動vs.邊做邊學

謀定後動vs.邊做邊學

2018年5月號

狄巴克.喬布拉

Deepak Chopra
狄巴克.喬布拉 Deepak Chopra , 採訪 ■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6152
  • "狄巴克.喬布拉"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狄巴克.喬布拉〉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狄巴克.喬布拉〉PDF檔
    下載點數 10
45歲時,喬布拉放棄他在波士頓擔任醫師和醫院主管的職涯,赴加州開設自己的中心,專注推動整合醫學。他著有86本書,也是經驗豐富的演講家,並為組織和個人提供諮詢建議。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和領導人分享的關鍵心得是什麼?

狄巴克.喬布拉答(簡稱答):我讓他們反思:我是誰?我的目的是什麼?什麼事讓我開心?我會留下什麼成就?我的英雄、導師是誰?歷史、宗教和企業當中,誰是我的榜樣?我獨特的長處是什麼?我如何運用它們?這個過程不是要尋求建議,而是要深入反思,最後,他們會畫出自己的路線。為什麼我想擔任領導人?我想領導誰?我如何讓別人支持我的願景?這麼做背後的想法是,不僅要致力為自己在社會、情感、身體、財務、專業等方面的幸福承擔責任,也要為他人的幸福承擔責任。如果他們能接受,我就會引領他們進入冥想練習,以運用更高的意識,超越心智而達到更深的意識層次。當我指導領導人時,聽到很多人說「我很幸運」或「我在對的時間待在對的地方」。如果他們有宗教信仰,會用「上帝」或「恩典」之類的詞。但我認為,成功是機會和準備程度的結合,只有你意識到這些,這兩者才會結合。所以,我教他們如何去察覺。

「若有人說沒時間每天冥想一次,我就勸他們每天做兩次。如果你沒有時間照顧自己,就真的有麻煩了。」

問:你為什麼要從傳統醫學轉向整合醫學?

答:我揭受的訓練是神經內分泌學,或說是大腦化學,我可以看到心智和生物學之間的連結。身為醫師,我也知道,若給兩名罹患相同疾病的人,提供相同的治療,有可能得到不同的結果。我開始使用「身體心智」(body-mind)這個詞,但當時沒有被接受。我的同事認為我已經走火入魔,我如果繼續待在那裡,可能會被解雇。另外,我壓力很大。我的診間有35名病人,在醫院裡有二十名病人,其中五名在加護病房。我沒有時間睡覺,我抽菸,生活一團糟。所以有一天,我決定離開。

問:你如何回應外界對你「新時代」(New Age)哲學的批評?

答:我曾經很生氣。我說一些很無害的事情,而人們批評我是「冒牌貨」或「騙子」。但我也得到了認可和恭維。我了解到,無論如何都會得到兩種回應,所以你應避免受到這兩者影響。如果你確信自己的行為是有根據的,就要堅持下去。

(林麗冠譯自“Life's Work,”HBR, May-June 2018)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