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贏在巧實力

贏在巧實力

2008年11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當同事壞你的事......?

When Your Colleague Is a Saboteur
布朗溫.傅萊爾 Bronwyn Fryer
瀏覽人數:23577
  • 文章摘要
  • "哈佛個案研究:當同事壞你的事......?"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當同事壞你的事......?〉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當同事壞你的事......?〉PDF檔
    下載點數 10
剛加入投資銀行部門的馬克,請資深同事妮可幫忙找一份遍尋不著的檔案。沒想到,平常很友善的妮可竟會陷害他:先宣稱不知檔案在哪裡,後來才在開會時拿出來報告,贏得滿堂彩!怒火中燒的馬克,該怎麼因應這樣的狀況?

「到底在哪裡?」馬克.蘭斯塔(Mark Landstad)到處都找遍了,他又看過一遍前任員工在公司網路主要資料夾裡龐雜的檔案。「我敢說一定就在這裡!」

馬克走到窗口,感覺臉上又癢又熱,便不安地抓了抓臉。他俯瞰倫敦黃昏矇矓的景緻,彷彿這個遍尋不著的檔案藏在萬家燈火中。星期一,他就得對公司資深管理團隊進行簡報,這是加入克里夫銀行(CliffBank)之後的頭一遭。他原本在研究部門工作,最近才剛調到投資銀行部門,所以必須給上司留個好印象。儘管他花了一整個星期琢磨這份簡報,但要是找得到最新數據就好了;他猜這些資訊應該是在米爾浩斯(Milhouse)的檔案裡,這家知名零售成衣連鎖店是克里夫銀行一直努力爭取的客戶。

能找誰幫忙?

他喃喃自語地說:「要是妮可在就好了。」妮可是他的新同事,和他一塊負責米爾浩斯這個專案,可能會清楚檔案放在哪裡;米爾浩斯最近的收購策略應該都收錄在這份檔案裡。可惜她人在中國上方的三萬呎高空,最早要到星期一早上才聯絡得到。

馬克對妮可印象十分深刻,尤其是回想起他們剛見面時的情境,他的臉上還會浮現微笑。妮可的舉止優雅、眼神明亮,當馬克加入部門時,她立刻前來表達歡迎,並盡力協助他適應新環境。她穿著聖約翰(St. John)黑色套裝,一頭金髮留著整整齊齊的包伯頭,精神抖擻的模樣,完全是高階主管的架勢,看起來十分精明幹練。「嘿,只要有問題,不論任何時候,來敲我辦公室的門就對了,」她這樣對馬克說:「我忙得不得了,不過每個人都一樣;而且,我希望大家能成為很好的團隊。」

她盡心提攜馬克,為他介紹部門裡每一位資深主管,並邀他共進午餐,花了許多時間「傾囊相授」,幫他加速進入情況。到小酒館喝點小酒時,妮可告訴馬克,之前擔任他這個職位的人如何在混亂中被迫離開。「派屈克實在很可惜,」她說:「他精通併購,而且對零售業十分了解;但過去這一年來,他變得愈來愈情緒化,沒有章法可言,後來又出現那些充滿偏執言論的電子郵件,實在很嚇人。」

「你覺得他現在人在哪裡?」馬克問。

「喔,好像沒人知道,」她說:「不過我希望有人能幫幫他。」

想到週末還得花時間找這個瘋子留下來的筆記,就讓馬克覺得沮喪;他深深陷入辦公座椅,把領帶鬆開。就在走廊的另外一端,他聽到在妮可辦公室附近,星期五晚上清潔人員用吸塵器清掃發出的隆隆響聲。他盯著讓人目眩的電腦螢幕,心裡很清楚,再亂找一通也不會有結果——這該死的東西可能早就刪掉了。

要不要去找米爾浩斯的企業策略主管伊恩.比斯利(Ian Beasley)呢?他畢竟是家族的朋友,要不是他,馬克也進不了克里夫銀行。十年前,剛拿到企管碩士學位的馬克,就是在伊恩的大力推薦下,進入米爾浩斯的財務部門擔任研究員。後來,馬克在米爾浩斯優秀的表現,讓他進入克里夫銀行,展開股市研究員的事業生涯。這麼多年來,他和伊恩的關係一直很融洽,伊恩甚至鼓勵馬克調到克里夫銀行的投資銀行部門。「採取正確的行動,會讓你更早享受退休生活,」伊恩這樣建議他。

馬克動了動滑鼠,輸入螢幕保護程式的密碼。他全神貫注地打了封電子郵件,但後來又停了下來。找伊恩幫忙不見得是個好主意,他可能不想在週末跟馬克說明米爾浩斯收購策略的細節。

馬克把電子郵件的視窗縮小,點了一下簡報的檔案,開始沉思已經做了一半的幻燈片。這個週末他肯定得編編故事了。

到底看了沒有?

馬克走進妮可的辦公室,面帶微笑地問:「出差順利嗎?」

「好極了,多謝。我只是有點累,航程實在太長了。」

「實在想不到,」馬克心裡這樣想。

「你呢?」她客氣地問:「週末過得怎麼樣?」

「其實有點糟糕,我整個週末都在趕簡報,做了一些新的幻燈片。你說派屈克留下一份有關米爾浩斯的檔案,我卻遍尋不著,結果只好自己拼湊。」

「喔,真糟糕,」妮可充滿同情地說著,一邊打開辦公桌的抽屜。她從瑞士巧克力盒裡頭拿出一顆,他伸手接了過來。「我知道這個檔案一定在某個地方,」妮可又說:「派屈克好像從來不會把東西擺到該放的地方,檔案說不定存在某個廢棄筆記型電腦的硬碟裡。幫別人收拾爛攤子簡直太棒了,對吧?」她啜飲一口茶,對馬克眨眨眼,眼睛則飄向電腦螢幕。

「嘿,妮可,我知道你一定忙翻了,不過可不可以請你盡速看過那堆幻燈片?我昨天晚上傳給你了。在我們發表簡報前,我得確定你看過,而且覺得滿意。」

「馬上就看,」她眼睛盯著螢幕說:「再給我一分鐘就好。」

馬克趕緊閃出去,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去演練他負責的簡報部分。他決定把重點放在米爾浩斯過去的收購模式、合併活動,以及對小型零售業者日益升高的興趣。他的幻燈片雖然沒有米爾浩斯目前收購策略的資料,但他用敏銳觀察所得到的第一手資料來彌補,要談談該公司對「審查評鑑」(due diligence)長期以來的系統方法。

到了11點半,馬克開始焦慮起來。午餐時間後就要舉行會議,妮可還沒有給他答覆。他走到她的辦公室,但玻璃門卻是關著的。她背對著他,正在講電話。他決定走回辦公室趕緊吃個三明治,以安撫心中的不安。等他回來時,妮可肯定已經看過這些簡報。

馬克用餐時,妮可和她的助理都不在,他看到包著燻火雞肉的美味香草麵包,心裡覺得舒坦一些。

他在自己辦公桌前囫圇吞棗地吃完後,走回妮可的辦公室,這時距離開會時間已經不到半小時,他卻看到妮可坐在椅子上,噘著嘴唇看著電腦螢幕。他擠出微笑,掩飾心中的不悅。

「看起來很棒,」妮可漫不經心地說,手還一邊點著滑鼠。「全部都很不錯,我想大家都會留下深刻的印象。待會見。」

原來在她手上!

資深主管魚貫進入會議室時,部門主管保羅.歐羅克(Paul O'Rourke)和藹地看著馬克。馬克心中對自己有些懷疑,只得僵硬地擠出微笑回應。

「我們在零售業界已經爭取到六家客戶,」妮可在燈光轉暗後開場說。接著,簡報介紹米爾浩斯在服飾業界一些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剩下三家爭取的公司中,米爾浩斯是規模最大的一家。」

妮可故意慢慢地說,馬克開始感到不耐煩。這些都是舊聞了,他心裡想著,為什麼還要拿出來說?他看看台下大家充滿期待的臉龐。

「各位應該還記得,我們去年曾懷疑米爾浩斯會不會野心勃勃地繼續大舉併購,」妮可說。接著,她眼神突然一亮,點了一下,跳出來一張馬克從來沒有看過的幻燈片,那是一份公司組織圖。「我最近發現,米爾浩斯正在考慮進行組織重整,」她又點了一下,「他們公司新的組織就是這個模樣。」

馬克目瞪口呆,環顧台下聽眾,好幾位主管都往前傾,好奇地想聽妮可接下來說些什麼。

保羅率先發言說:「我發現這個組織比以前扁平得多,看來他們可能打算把部分營運外包……」

突然間,大家紛紛交頭接耳,彷彿意見紛紜的國會議員一樣鬧哄哄。妮可請大家安靜下來,並開始逐一回答問題,整整占用了一個小時。馬克知道這時應該插嘴,但腦袋卻一團亂。他要找的就是這種資訊。妮可既然有,為什麼不跟他分享?保羅在兩點鐘時宣布會議結束,並表示將在同一週的稍後再度召開會議。

當高級主管逐一走出會議室時,馬克只覺得怒火中燒。就算妮可沒有隱瞞資料,要把這麼重要的訊息加入簡報中,為什麼不跟他知會一聲?這是哪門子的團隊伙伴?

「調查得真仔細,妮可,」馬克聽到保羅在走廊上這樣說。

馬克低頭盯著地板,恨不得直接瞪著妮可。他那時就要跟她對質,只不過礙於保羅在場。馬克不得不等一下再找她算帳。私下講!

她要獨占全部的功勞!

半小時後,保羅走到馬克的辦公室。「你知道,馬克,我覺得我們應該多了解米爾浩斯的政治生態。不知道你能不能跟你在那裡的朋友比斯利聯絡,可能是共進午餐,聽聽他的想法。我們在爭取這家客戶的時候,希望也能了解他們的情況。」

馬克沒有立刻回答,保羅的要求讓他覺得有些不舒服。畢竟在他心中,伊恩是朋友,而不是事業上的人脈。儘管如此,保羅畢竟是他的上司。「當然,」馬克這樣說。

「你可以立刻打電話給他的辦公室嗎?愈早跟他談愈好。多謝了,馬克。」

保羅轉身離開,馬克則拿起電話,立刻撥到米爾浩斯公司總部。他心中暗自希望伊恩不在辦公室裡,不過助理卻幫他轉進去了。

「哈囉,馬克!」伊恩接到老朋友的電話,口氣聽起來十分開心。「一切都妥當了嗎?」

「我的辦公室很棒,可以看得到國會山莊和你們公司的大樓,」馬克淡淡地說:「我現在是零售小組的一員,剛接到的第一個重大任務,就是跟你共進午餐。我們想了解看看,有沒有機會跟你們做生意。所以,你什麼時候可以把我排進時間表?」

「你這樣說可就有趣了。不過上個禮拜,我接到一封你同事……妮可……嗯,柯林斯寄來的電子郵件。她非常堅持要跟我見面。她會一起來嗎?」

馬克幾乎要吐出中午吃的火雞三明治。「喔,真的嗎?那你說得對,我想我應該跟她協調一下……」

「我會請瑪莉看看我的時間表,把時間撥出來,可能下個禮拜吧。很開心聽到你的聲音。」

馬克掛斷電話後,大步通過走廊到妮可的辦公室。

他沒有敲門就走了進去,用力把門關上。

「妮可,我要你知道,保羅要我私下跟伊恩會面。他是我朋友,你幹嘛去跟他聯絡?」

妮可立刻從辦公桌後面抬起頭,兩頰脹紅地說:「如果我不在場,你絕對見不到伊恩!」她自信滿滿地站了起來。「我經營這個產業和米爾浩斯已經很久了,如果你覺得可以這樣把功勞搶走,最好是再想一想!」

馬克決定開門見山質問她:「喔,我知道了。你要搶走絕大多數的功勞,對不對?」

「絕大多數的功勞?哈!」她笑著說,彷彿在嘲笑學校操場上的玩伴,「親愛的,我要全部的功勞!」

馬克聽得目瞪口呆。「放輕鬆,馬克,你看起來好像壓力很大,」她一派輕鬆地說。她走過馬克的身旁,伸手開門走了出去。

馬克跟著退到走廊上,看著妮可一直走到盡頭。他心亂如麻,雙拳緊握地插到口袋裡。妮可辦公室的門要不是用玻璃做的,他很可能就會這樣敲下去。

你受夠了嗎?

馬克緩緩走到保羅的辦公室,太陽穴陣陣抽痛。他覺得好像置身夢境,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他一定要說些話。

保羅正在講電話,但他招手要馬克進去。

保羅掛電話後,馬克不安地開口,「可以耽誤你一點時間嗎?」馬克從來沒有置身這樣的處境中。

「當然,」保羅說,露出一些不耐煩的神情,「什麼事?」

「我想要了解一下和妮可共事的情形,」馬克覺得他好像聽到自己的回音。

「有什麼問題嗎?」保羅驚訝地問。

「我可以把門關上嗎?」

「我們這裡奉行的是門戶開放政策,」保羅帶著一些防衛的口吻說:「不過如果你覺得這樣比較放心的話,就關吧。」

玻璃門關上時,馬克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和伊恩.比斯利聯絡過,他說妮可已經跟他接觸,並要求和他見面。事實上,從派屈克離開一直到我加入這個部門前,她就好像十分積極地想要和他打關係。據我了解,公司把我調到這個部門,一部分原因就是要借重我的人脈。」

馬克繼續說,他聽到妮可的簡報時非常驚訝,而且內心掙扎不已:他一方面想發洩,一方面又對自己身陷尷尬處境感到難堪。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學校被人欺負,去找校長告狀的小孩。「我必須說,我有點擔心她的行為,她或許只是一整天諸事不順,可是……」

「你要我跟她談談嗎?」保羅插嘴問說,對必須居中調節顯然覺得十分惱怒。

「不用,沒有這個必要,」馬克回說,口吻盡量要讓他安心。「我只是要你知道這些情況。我自己可以應付這場仗。」

「我很高興你這樣說,」保羅鬆了口氣說:「我知道妮可是個野心勃勃的年輕人,不過你得學著尊重她的績效。我個人就很尊重。」

(胡瑋珊譯自“When Your Colleague Is a Saboteur,” HBR, November 2008)

問題:遭人暗算後,馬克該怎麼重新站穩腳步?

三位專家學者將提出精闢的建議,前往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當同事壞你的事......?



布朗溫.傅萊爾 Bronwyn Fryer

布朗溫.傅萊爾 (bfryer@harvardbusiness.org)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協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