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決斷力

決斷力

2007年10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執行長兼任調查員

The CEO's Private Investigation
約瑟夫.芬德 Joseph Finder
瀏覽人數:16869
  • 文章摘要
  • "哈佛個案研究:執行長兼任調查員"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執行長兼任調查員〉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執行長兼任調查員〉PDF檔
    下載點數 10
當一位新上任的企業執行長,必須對部屬進行祕密調查時,可能會很棘手.... 畢竟,初來乍到,如何在舊勢力環伺的狀況下,得到正確的情報? 而且,這是鞏固權力必要的作為,還是多慮,甚至是阻礙正常工作進行的莽撞行為?

雪若.托賓(Cheryl Tobin)心想,就算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Mussolini)來當美國大企業的執行長,他的辦公室也不會這麼大。

她站在新辦公室的門口,深深吸了一口氣,這裡是洛杉磯市區漢蒙大廈的33樓。今天是她接任漢蒙航太公司(Hammond Aerospace)執行長的第一天,現在是早上7點,她一手提著公事包,一手端著星巴克(Starbucks)的特大杯脫脂拿鐵咖啡。

她給自己加油,「上陣吧!」然後吐了一口氣,邁開堅定的步伐進入室內,走過散發寶石般光澤的古董波斯地毯。她還記得幾個星期前,漢蒙董事長帶她來到這裡,他神情嚴肅,不發一語,彷彿要她好好體會他們希望她接下的新職,是何等地尊貴與榮耀。

她的確感到印象深刻,但也暗自驚訝,實在是太離譜了,這間辦公室比她在波音公司管轄最大部門時的辦公室至少大四倍。她很不習慣這種作風,她常說,孔雀開屏固然可以吸引異性青睞,但是那耀眼的光采也可能會招來災禍。

辦公室兩邊都是高達天花板的落地窗,威爾夏大道(Wilshire Boulevard)壯麗的景觀一覽無遺。室外闢出一座隱密的陽台,適合款待貴賓。室內甚至有一座可以升火的壁爐。雪若心想:這些排場所為何來?

前人遺留的「神殿」

顯然是因為它前任主人好大喜功的個性。漢蒙前執行長詹姆斯.羅林斯(James Rawlings)是業界傳奇人物,足跡遍及世界各地,有如政壇領袖。漢蒙原本只是一家製造飛機擋風玻璃的小公司,但羅林斯一手把它發展成全球數一數二的航太業巨擘。羅林斯充滿領袖魅力,意志無比堅定,牢牢掌控漢蒙航太,業績輝煌。然而一個月前,他在圓石灘高爾夫球場打到第六洞時,突然因為動脈瘤破裂而猝逝,在場的還有三名日本航空公司(Japan Airlines)高階主管,他們磋商一筆價值五十億美元的訂單已有一段時間,那筆訂單包括三十架漢蒙最新型的廣體客機「空中巡航機H-880」(SkyCruisers H-880)。

醫護人員用擔架送走羅林斯半個小時後,餘悸猶存的三名日本主管,在購機合約上簽了字。

儘管羅林斯已經過世,卻音容宛在。這間堂皇的辦公室保持著他生前的樣子,猶如一座崇拜偶像的神殿。一面「榮譽牆」(ego wall)上仍掛著多幅羅林斯的照片:在瑞士克洛斯特斯(Klosters),和英國王儲查爾斯王子一起滑雪;與義大利飛雅特汽車集團前總裁堅尼.阿涅利(Gianni Agnelli)搭乘遊艇,暢遊亞得里亞海(Adriatic);在利雅德(Riyadh)的王宮,和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阿布都拉(King Abdullah)閒話家常。辦公室中仍殘留著一股雪茄味。

雪若打定主意,這間辦公室必須改頭換面,首先要清掉的,就是那個雪茄盒。

龐大的黑色大理石辦公桌上空空如也。雪若心想,電話在哪裡?難道這傢伙從不用電話嗎?

她把公事包放在地板上,然後把快喝完的紙杯,放在閃閃發亮的桌面上,看起來有點諷刺,彷彿是戴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的裝置藝術作品。

她俯瞰晨間熙來攘往的車流,煙塵彌漫,火柴盒般的汽車若隱若現。她很想念芝加哥,對洛杉磯沒有多大好感。不過她還是可以適應,聽說這裡的日本壽司很不錯。

我到底接下了什麼樣的工作?雪若納悶著。毫無疑問,領導漢蒙航太是千載難逢的良機,但她也心知肚明,如果她現在一不小心從陽台摔下去,倒栽蔥跌落在33層樓下方威爾夏大道的柏油路面上,公司裡不會有多少人為她難過,漢蒙商用飛機部門總裁漢克.波鼎(Hank Bodine)尤其不會。漢克原本是眾所矚目的羅林斯接班人,他自己也覺得非他莫屬,沒想到最後事與願違。

打不破的距離感

「早安,托賓小姐。您來得真早。」

雪若嚇了一跳,轉過身來,她的行政助理賈姬.泰瑞(Jackie Terrell)站在門口。

賈姬是非裔美國人,年紀五十初頭,身材高挑、風度高貴,穿著淡紫色的高雅套裝,搭配同一色系的高跟鞋。幾天前雪若第一次和她會面時,她顯得不太自然,也許是過於矜持。不過她擔任羅林斯的助理18年,因此必定是個重要人物。

「早安,賈姬。我希望在電話鈴聲響個不停前進入辦公室。還有,請叫我雪若。」

賈姬微笑著,親切中帶著拘謹,「羅林斯先生向來是9點鐘準時進辦公室,我則是提前一個小時到。不過從明天開始,我會7點鐘上班。」

「不,沒關係,妳還是8點鐘到就行了。」

賈姬點點頭,「有什麼事請儘管吩咐。」

雪若心想,我只希望妳不要再像一個莫測高深的女管家,不過她說:「今天下午我想召開高階主管會議。」

「我會發會議通知。」賈姬猶豫了一下,「他們會──嗯,托賓小姐,高階主管會議照例都是在星期二上午舉行,但是──」

雪若說:「明天也好。」反正這個星期內,有的是機會給他們下馬威。

「要不要我幫您泡一杯卡布奇諾咖啡?羅林斯先生每天早上都會先喝一杯。」

「不用了,謝謝。」雪若指著羅林斯辦公桌上那個紙杯,「我今天的咖啡因攝取量已經足夠,喝太多會讓我容易緊張。」

「好的。如果需要什麼,請隨時吩咐我。」

雪若想了一陣子才開口:「其實是有一件事情,賈姬。我想了解一些事情。」

「沒問題,您想知道什麼?」

「我們先坐下來。」雪若走向會議區,坐在一張黑色高背皮椅上。賈姬坐在一張黑色切斯特菲爾德(Chesterfield)長沙發的一端,拿出記事本。

雪若心想,第一件事我自己記得就好:換掉這些礙眼的男士俱樂部式的家具。

只是傳聞?還是醜聞?

她委婉地開口:「賈姬,我在波音的時候聽過一些關於漢蒙的??傳聞。」

「傳聞?」賈姬抬起頭。

「當然,牽涉到競爭對手的傳聞,總是真假難分。不過我經常聽人們說,羅林斯的業務團隊之所以能爭取到一筆又一筆外國合約──我就直說了,是因為他們會給客戶某些特殊誘因。」

「托賓小姐,我不太了解您的意思。」

「意思就是帳面外的好處。講得更明白一點,就是賄賂。據說漢蒙有一筆祕密的賄賂金,專門用來收買外國官員。」

賈姬搖搖頭,「我覺得這只是閒話八卦而已。」

「也許是,但閒話八卦有時也會有點真實性。」

「人們對競爭對手不會有什麼好話。我想這是酸葡萄心理。」

「妳說的沒錯。不過我現在既然當上執行長,就必須確實清楚狀況。」

賈姬移動了一下,顯得不安,「以我的職位而言,不會知道這些事。」

雪若故作輕鬆,「妳知道人們怎麼形容妳嗎?他們說公司見不得人的祕密,妳全都一清二楚。」

賈姬似乎端詳著地毯,雪若覺得這位新祕書顯然不願意告訴她真相。

「好吧,」雪若突然站了起來,說:「如果我讓妳左右為難,請原諒我。」她走回那張像石棺一樣的黑色大辦公桌,頭也不回地說:「既然妳還是對羅林斯忠心耿耿,那就不勉強妳了。」

「不──」,賈姬連忙解釋,「絕對不是這樣的。」

雪若輕聲說道:「如果傳聞都是空穴來風,我會比任何人都感到鬆了一口氣。但是我要公司上上下下清楚知道,我不會容忍任何違法亂紀的行為,我希望漢蒙的名聲清清白白。」

過了幾秒鐘,賈姬低聲說:「也許真的有些問題。」

匯公款到洗錢天堂

賈姬略帶遲疑地說:「我當然也聽過那些傳聞,但是一直沒有當一回事。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羅林斯桌上有一個檔案夾,於是把它拿起來,準備歸檔。」講到這裡她連忙補充,「羅林斯所有的私人文件,包括最機密的資料,都是由我處理。他知道我非常謹慎小心,可以完全信賴。因此那天他叫我放下檔案夾時,我覺得很訝異。當時他相當不客氣,說那個檔案夾是他的私人資料。他平常絕對不會這樣。」

「檔案夾裡面有什麼?」

「看起來像是銀行文件,我得看一下裡面是什麼才能歸檔。」

「那是當然。」雪若說,口氣讓賈姬感到安心。

「我看到的是幾張匯款單據,從公司一個帳戶匯出數百萬美元到大開曼島(Grand Cayman)的一家銀行。我當時還很納悶,因為我們公司跟大開曼島應該沒有生意往來才對。」

「後來那個檔案夾呢?」

賈姬搖搖頭,「我再也沒有看到過了。」

雪若沉默了半晌,「謝謝妳,賈姬。妳能對我透露這件事,真是難為妳了。」

這時賈姬已經熱淚盈眶,「大開曼島──不就是洗錢的地方嗎?」

只打算大改辦公室?

漢克.波鼎是個外表率直的大塊頭,年約六十,滿頭白髮,眉毛又粗又黑,下巴大而方正。他穿著一套非常合身的灰色西裝,配上銀色領帶,看起來就是一副執行長的派頭。雪若打聽過他,知道漢克這個人趾高氣揚,作風嚴厲,發飆起來會口不擇言地罵人。雪若不知道為什麼漢蒙的董事會不讓他升任執行長,是因為他脾氣暴躁嗎?還是其他原因?

漢克踏進辦公室,舉目四望,「好像沒有任何改變,」他的聲音低沉雄渾。

雪若說:「我上任才第一天。一個月之後,你會根本認不得這間辦公室。」

她帶漢克來到男士俱樂部式的座位區,天南地北聊了幾分鐘,漢克毫不掩飾他的敵意。他說:「我等不及想知道,妳準備推動什麼改變?」

「誰說要改變了?」雪若回答,神色泰然自若。

漢克咧嘴一笑,露出白得有點不太自然的牙齒,但只是皮笑肉不笑,「董事會既然找了外人來當執行長,顯然就是想做一番改變。」

「再怎麼改變,我都不想破壞既有的成果。聽說你手中的空中巡航機訂單已超過一千億美元,是這樣嗎?」

漢克點點頭,按兵不動。

雪若繼續說:「老實告訴你,與其跟你敵對,不如和你合作。過去幾年,你的部門從波音搶走不少生意。」

漢克得意洋洋大笑,「恐怕是因為我們的飛機比較棒吧!」

雪若聳聳肩,「希望如此。」

「而且我還有一支精銳的業務團隊。」

「這我也聽說了。」

「我們原本處於下風,因此要搶占先機,花更多時間,加倍努力。」

是攤牌,不是威脅

「只要你們的做法光明磊落,我一定全力支持,而且感激不盡。」

漢克的微笑頓時消失,「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都不是小孩子,漢克,你該知道我的意思。」

「請妳把話說清楚。」

一時間安靜無聲,雪若鎮定地說:「我只是想確定一件事,公司從不違法,我指的是海外反貪汙法案(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

漢克冷冷看她一眼,「妳這是指控嗎?」

「只是立場聲明,」雪若回答:「我絕不容許有人為了作成生意而行賄、給回扣。而且我希望你個人提出保證,在你的職權範圍之內,漢蒙沒有這種情事。」

漢克抬高下顎,眼睛瞄向別處,「我不想回答這種問題??」

「漢克,我準備展開一場內部調查,我本來就打算第一個告訴你。我必須確定漢蒙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

「妳是在威脅我嗎?」

「絕對不是,我只是預先提醒。」

「妳一定是在開玩笑。」

「漢克,我是非常認真的。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我在波音的時候,有人為了爭取五角大廈一筆巨額合約,做得太過火了,居然提供職位給主管空軍採購業務的那位女士。你記得那件事嗎?才幾年前的事。」

「記得,」漢克不耐煩起來。

「結果我們的財務長鋃鐺入獄,執行長被迫去職,公司付出上億美元罰款。若不是我們有一個頂尖的法務團隊,還得面對刑事訴訟。我們也因此失去原本可能爭取到的數十億美元業務。所以,現在我要盡一切努力,確保漢蒙不會發生那種事。」

漢克俯身向前,肩膀聳起,「妳認為這樣做會有什麼結果?如果消息傳出去,新任執行長在追查賄賂行為或者賄賂金之類亂七八糟的事,妳知不知道公司股價會受到什麼影響?」

雪若心想,我根本還沒提到賄賂金的事,她開口說道:「如果傳聞並非事實??」

「傳聞是真是假根本不重要。我們會喪失合約,四處碰壁。而且水中只要出現第一滴血,鯊魚就會一湧而上,妳不要不信邪。」

雪若看著他,一語不發。

「妳到漢蒙才一個小時,就想毀掉這家公司。」漢克低聲惡狠狠地說:「我要提醒妳一件事:妳已經不是波音的人了。」

後來雪若才想到,漢克並沒有否認任何事情。

不可能保密的調查

漢蒙的法律顧問傑佛瑞.萊提默(Geoffrey Latimer)看起來整潔俐落,但有點緊張。他年約五十,淡棕色頭髮已漸灰白,一絲不苟地旁分,上了髮油梳得很整齊。傑佛瑞和雪若握手,他的手勁很大,沒有手汗,而且顯然有咬指甲的習慣。

雪若沒有事先知會就來到他的辦公室,希望趕在他聽到什麼風聲之前和他見面。傑佛瑞的辦公室比她的小得多,到處放滿了一疊疊的文件,整整齊齊。他也有一面「榮譽牆」,懸掛許多張與各類名人的合照,這似乎是漢蒙大樓33樓的標準作風。

雪若娓娓道來,傑佛瑞低頭聆聽,神情嚴肅,彷彿一位神父正在聽取信徒的告解。她說完後,他才抬起頭來。

他說:「我想妳不是要我負責這次內部調查吧。」

她搖搖頭,「我會找外面的法律事務所,只能這樣做。」

「我同意。」

「很好。」

「但我認為進行調查是錯誤的決定。」

「怎麼說?」

傑佛瑞靠回椅背,雙手交握,眉頭深鎖,「首先,調查公司疑似不法行為的消息,一定會對公司造成嚴重傷害。」

雪若心想,他與漢克的說法如出一轍,她說:「如果我們封鎖消息,就可以避免傷害。」

「如果妳以為調查工作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我只能說妳的想法很不切實際。老天,到時候會有文件鑑識專家進駐公司,徹底檢查累積好幾年的檔案資料與電子郵件,電腦專家來訪談我們資訊部門的同仁??」他似乎不寒而慄,「我們鐵定會成為《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頭條新聞。」

雪若雙臂環抱,輕咬下唇,「但是,你不認為我至少應該向董事會報告我的疑慮嗎?」

傑佛瑞身體向前傾,手裡把玩著一個紙鎮,「雪若,妳要知道,一旦妳告訴董事會,就把整件事推到一個新層次,完全失去控制。」

「為什麼?」

「過去幾年來,政府的監管機關變得相當嚴苛。董事會成員如果知道公司涉及不法,但沒有採取行動,恐怕就會官司纏身。換句話說,每一位董事可能得花數百萬美元的訴訟費用。而且勞師動眾的調查行動,最後可能只是白忙一場。」

「你在開玩笑。」雪若想吞口水,但覺得口乾舌燥。

「可惜這不是玩笑。從董事會的立場來看,一旦妳說出妳的疑慮,他們就別無選擇,只能立刻採取正式行動。」

「採取行動也許不是什麼壞事,對不對?」

有具體證據再說

傑佛瑞閉上眼睛,長嘆一口氣,聲音微微顫抖,「雪若,董事會恐怕會接管公司的實際運作,他們會認為別無選擇,妳只能當名義上的執行長,完全沒有實權。」

她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雪若,如果妳有一些可以證明不法的具體證據,那麼妳不但有責任進行調查,而且非做不可。但妳如果只是心存懷疑??拜託,就算有謠言說下水道出現鱷魚,也不能就因此而派檢查員鑽進去查看。最麻煩的是,只要妳開始談論傳聞,大家就會信以為真。」他停頓一下,把手中紙鎮往桌上一放,說:「還有別的顧慮,請恕我直說。」

「請說。」她淡淡地說。

「公司裡有許多人會認為,新任執行長只是想藉由調查行動,打擊前任執行長的崇高聲望,抹黑他的形象,但手法拙劣。」傑佛瑞眨眨眼睛,「當然,我並不是說妳有這樣的意圖,絕對不是。不過妳一定會失去高階主管的支持,眾叛親離。而且妳應該問問自己:這麼做是不是最符合公司利益?」

雪若感覺頭部開始抽痛起來,她向傑佛瑞道謝,然後慢慢走出他的辦公室,這時她注意到一張照片。

照片上有三個人:傑佛瑞、漢克與羅林斯,三人站在羅林斯那艘著名的四百呎長德國製遊艇上,勾肩搭臂,就像大學兄弟會的死黨一樣。

簽不簽財報呢……

賈姬問雪若:「妳還好嗎?」

她的聲音透出一股溫柔,雪若不禁感到訝異,經過她辦公桌時,勉強擠出一絲微笑。現在她只想一個人靜一靜,把問題想清楚。近午時分,辦公室分外明亮,也讓她頭痛得更嚴重了。

這是她當執行長的第一天,卻也是多年來第一次感到舉棋不定,不知如何是好。從前她遇到難關時,總是能振作精神,作出困難的決定。

她在波音時,曾經無意中聽到幾個男同事形容她是「冰霜女王」,其他人一定還有更難聽的說法。她不太在意,但批評她的人,無論是男是女,其實都誤會了,她的內心並不像外表那麼剛毅。

如果她真有那麼剛毅就好了。

她坐在辦公桌前,終於找到那具可惡的電話,原來是藏在抽屜裡。誰知道羅林斯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她拿起話筒,聽撥號音聽了幾秒鐘,又放下話筒。

再過幾星期公司就得提交季報,不是嗎?沙賓法案(Sarbanes-Oxley Act)要求企業季報必須由執行長背書,證明季報「真實、正確、完整」。但是,如果她簽署了自己都懷疑有問題的財務報表,而且後來漢蒙真的被查出有賄賂金,那麼會發生什麼事?她會不會因此吃上官司?

這件事還可以跟誰商量?傑佛瑞畢竟不是她的私人律師,而且看到那張他與漢克在羅林斯遊艇上合照的相片,她不得不懷疑,他反對進行調查的真正原因,恐怕只是想保護自己人。

現在回頭太遲了

但是她也不能什麼都不做,已經不能這樣了,因為她已經提出問題,要回頭太遲了。

雪若再度拿起電話,撥了華盛頓特區的一個號碼,這是漢彌爾頓.溫德(Hamilton Wender)的專線電話,他是克雷吉布萊斯(Craigie Blythe)法律事務所的資深合夥人。這家事務所赫赫有名,當初波音出問題時就是找他們幫忙,溫德為波音辯護時表現得非常傑出,雪若因此與他熟識,和別人一樣稱呼他為東尼;當時波音的情形有如一場噩夢。

但現在,雪若的處境恐怕比噩夢更糟。

她試圖壓抑聲音中的焦慮,對著話筒的另一端說:「東尼,我是雪若.托賓。」

(閻紀宇譯自“The CEO's Private Investigation,” HBR, October 2007)

問題:雪若.托賓該不該在新東家展開調查?

五位專家學者將提出精闢的建議,前往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執行長兼任調查員



約瑟夫.芬德 Joseph Finder

(joe@josephfinder.com) 多次獲獎的知名作家,著有多部暢銷的企業驚悚小說,包括《殺手本能》(Killer Instinct)、《組職殺人》(Company Man)與《偏執狂》(Paranoia),本文摘錄自芬德最新作品《權力遊戲》(Power Play, St. Martin's Press, 2007)的序幕。


本篇文章主題跨文化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