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管理喊停愈明快愈創新

追求有效的創新,並非只是快速追求新構想,還要有夠敏捷的身段,配合大環境的變化,隨時喊停並轉向。許多專案明顯是浪費時間與金錢,但決策者若是不知道該「見壞就收」,空耗資源,就不僅會拖累穩健進行的專案,甚至會阻礙創新專案的開發。組織若希望適度止損,並提升敏捷度,可從三方面著手:讓更多決策可逆轉、讓工作可見度更高、克服終止專案將遭受責罰的恐懼。
企業高階主管可從獵豹身上學到很多,牠是陸地上最敏捷的動物。獵豹的祖先奔跑的時速大約是二十哩(32公里),但今日的獵豹可以在三秒內從零加速到一百公里,快過雪佛蘭雙渦輪的Corvette跑車,或是法拉利的Enzo。不過,獵豹並不是單靠速度而成為絕佳的狩獵者。電腦模型顯示,預測獵豹狩獵是否成功的最大因素,不是牠的最快速度,而是牠急停與轉彎的速度。類似的概念可應用到搜尋創新的高階主管身上。不論他們是在開發新產品、流程,或是大幅改變做生意的舊方式,組織更快速追求新構想是不夠的。除非高階主管能練出新肌肉,可以很有技巧地減速,並調整因應突來的變動與轉向,否則可能會空手而回。想提升組織應變能力卻碰到困難的高階主管,常感嘆說:「我們實在很不懂得如何喊停工作,即使情況已經很明顯,那項工作完全是在浪費時間和金錢。」同樣情況發生在一些既有的業務線和流程上,它們曾經是很聰明的新想法,但後來發展失利,卻仍像僵屍一樣陰魂不散地在每一次的預算季裡持續存在。這個問題的成本,比經理人想像的更高。蓋瑞.哈默爾(Gary Hamel)及麥可.薩尼尼(Michele Zanini)估計,這種官僚作業浪費的成本高達十兆美元,而且還在攀升。大約有七到九成的創新會失敗,而穩健的營運日漸變弱,因為它們必須補助那些挫敗的專案,而這些專案是因為政治慣性而仍然存在,並不是因為有可能帶來回報。如果權力是由所控制的資源數量來決定(企業界常常是如此),承認失敗並放棄資源就會很罕見。既然喊停如此困難,於是高階主管就讓啟動專案變得更難,結果壓抑了創新。他們提高投資門檻報酬率,要求更多的詳細分析,加上層層審核。可悲的是,這些行動並沒有大幅改善決策,反倒傷害了企業的產品上市速度及競爭定位。挫敗逐漸累積。到最後,失敗專案多到讓人無法忽視。經理人只好大幅裁員,重創組織,然後又開啟另一輪注定失敗的循環。其實可以採用不同的做法。組織可以持續演變發展,並專注在下列三件事,就能夠改善本身的敏捷度,並開始可以更快地喊停。一、讓更多決策可逆轉我們為了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