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抱怨了!如何應付碎碎念不停的人?

Managing a Chronic Complainer
曼弗雷德.凱茨.德弗里斯 Manfred F. R. Kets de Vries
瀏覽人數:566
Lorena Assis Pfvrlorena/EyeEm/Getty Images
有一種煩,是你身邊的某個人,每天都在抱怨固定的那幾件事,而且不做任何努力去改善現況。如果你安慰他,只會換來更多的訴苦;如果你為他提出解決方案,他反而會情緒反彈,說你根本不了解他,或更加強調自己的悲慘來暗示你無法替他解決問題。久而久之,周圍的人也會被拖入這個人的負能量深淵,感覺日子開始喘不過氣。遇到這種人應該怎麼辦?

莉莎再也受不了了。她在一家大型連鎖零售店工作,有個名叫彼得的同事是公司資深高階主管,每次他們碰面,彼得總是抱怨個不停,抱怨的內容包括他的工作、政府,還有他的個人生活。聽他抱怨之後沒多久,莉莎都會出現幽閉恐懼症的反應。每當莉莎用更正向的方式來重新塑造彼得的處境,他還是會回到負面思維。彼得不斷抱怨、發牢騷、慨嘆,這對大家都有不良影響,包括他自己在內。

造成的傷害

研究顯示,像彼得這樣習慣抱怨的行為,會對生理造成影響。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在不斷重複感覺到痛苦、哀傷、瘋狂及無力感之後,可能會產生神經的「重新連結」(rewiring),強化負面思考模式,使得不開心的想法更容易一再出現,也就不太能夠有較正面的感受,比如感激、欣賞、幸福快樂。負面想法不斷循環,甚至可能傷害海馬迴(大腦負責解決問題與認知功能的區域)。經過一段時間,習慣抱怨的人變得對負面情緒上癮,愛上抱怨態度帶來的誇張場面。

他們也比較容易出現非黑即白的思維模式,不懂得變通妥協。難怪像彼得這樣長期抱怨的人,比較可能看到問題,而不是看到解決方法,因此很難和他們合作。由於他們充滿負面情緒,也就很難做決定和解決問題。諷刺的是,抱怨一些事情,只會讓人有更多的事情可以抱怨。

習慣抱怨的人,也會對身邊的人造成負面影響。如果人們的想法和反應都十分負面和悲觀,卻不自覺,就會把這些感受透過心理學家所謂的「投射性認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的過程傳給他人。這就像是把別人當成自己負面情緒的垃圾筒,而讓他人難以負荷、精疲力竭。

有趣的是,這樣的「轉傳」很有可能正是人類演化的一部分。有些神經科學家認為,人類大腦裡有所謂的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攸關我們能否生存。人類是社會性的動物,大腦會不自覺地模仿身邊人們的情緒。這在我們面臨危險時可能是種優勢,也可以是一種社會凝聚力的形式。然而,這種模仿也有負面影響。那些愛抱怨的人會傳染給別人,讓大家在不知不覺之間都變得愛抱怨。

為什麼要抱怨?

抱怨不見得都是壞事。碰到困難情況的時候,偶爾向同事發洩和表達負面情緒,可讓我們公開提出自己的擔憂,這麼做可以減輕可能的壓力反應。老是壓抑自己的感覺,或許會讓我們無法認定自己的問題所在、探究問題的根源。也有時候,抱怨是為了讓自己心情好一點。再回到彼得的例子,或許他覺得自己碰到的情況不公平且令人困擾,希望能得到莉莎的認可,並建立某種情感連結。

然而,也有人用抱怨來行使權力,並影響他人的觀感。特別在組織裡,常常有各種政治角力,有人會用抱怨來得到他人支持。在這方面,彼得可能是一直在嘗試讓莉莎採取他的觀點,和他同樣認為他們組織裡的某些人有問題。

在許多情況中,習慣抱怨的行為從小時候就開始了,為的是爭取注意,以及和家人關係更親密。這些兒時經驗可能深深刻入行為模式裡,以彼得的情況來說,可能已經成為他身分認同的一部分。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他聽不進建議,因為如果他的問題解決了,他就沒有抱怨的理由,這會威脅到他的自我意識。

應付愛抱怨的人

想對習慣抱怨的人提供協助,常常不太有效果,甚至完全沒有效果。彼得很可能會繼續沉溺於自己處境的負面情況,而不是尋找解決方法。正因如此,處理這些習慣抱怨的人才會如此令人懊惱。

較好的做法,是先畫下清楚的界限。莉莎應該告訴彼得,她雖然願意聽、願意談,但不想要重複同樣的對話內容。一直重複談同樣的事情,對雙方都不好。她也該告訴他,雖然她知道他心情差,但他不斷抱怨,讓組織裡的每個人都不開心。她應該告訴他,每個人偶爾都會抱怨,但大多數人會有個適當限度,而且抱怨方式也有對錯之別。如果他抱怨的,是能帶來實際、正面影響的情況,那麼他的抱怨就是有用的,但他目前的抱怨方式並沒有建設性。

接下來,莉莎應該清楚讓彼得知道,如果他能調整觀點,就會感覺好得多。抱怨如果有目的,也就是要採取主動積極的立場,就能為他指出一條途徑,以克服負面思維。畢竟,如果他有時間訴苦和抱怨,說自己遇上的各種倒楣事,那麼應該也能抽出時間來處理這些事。他抱怨的目的,應該是要改正和解決問題,而不只是搏取同情而已。

莉莎也可以建議彼得培養感謝的態度。只要感受到想抱怨的衝動,他就應該把這當成警訊,要將注意力從抱怨,轉為細數自己有多麼幸運。這麼做之後,他或許會覺得心情變好,也許覺得更有活力,也不那麼焦慮。當然,這種行為上的改變需要時間。但彼得可以透過教練或心理治療師的協助來進行,他們可以和他一起探究他的受害者心態的傾向,為何他不斷想尋求他人的認可,以及如何在覺得想抱怨時,思考可採取什麼其他做法。

習慣抱怨的人表面上看起來不會造成什麼危害,卻讓同事和他們自己承擔起節制他們行為的責任。總有一天,旁人會厭倦這種負面行為。彼得必須明白,輪子如果一直嘎吱作響,不見得一定會有人去幫忙上油,而有可能會被直接換掉。

(林俊宏譯)



曼弗雷德.凱茨.德弗里斯

曼弗雷德.凱茨.德弗里斯 Manfred F. R. Kets de Vries

企業主管教練、心理分析師、管理學者。法國、新加坡和阿布達比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領導力發展和組織變革傑出講座教授。他最新的著作是《落入領導力的困境:日常生活的領導病理學》(Down the Rabbit Hole of Leadership: Leadership Pathology in Everyday Life)。


本篇文章主題管理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