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超前部署新人才庫

超前部署新人才庫

2021年9月號

職涯經驗談:前世界網球球后比莉.珍.金

Billie Jean King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1036
  • "職涯經驗談:前世界網球球后比莉.珍.金"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職涯經驗談:前世界網球球后比莉.珍.金〉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職涯經驗談:前世界網球球后比莉.珍.金〉PDF檔
    下載點數 10
Chris Nicholls / Getty Images
比莉.珍.金(Billie Jean King)在11歲時初次嘗試網球,結果找到她的天職。她不只成為世界球后,還創辦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WTA)及WTA巡迴賽,並推動運動界的兩性同酬及多元性。當她在「兩性爭霸賽」(Battle of the Sexes)裡擊敗鮑比.瑞格斯(Bobby Riggs)之後,就在她職涯的高峰,痛苦地被公開出櫃,而在那之後,她成為直言敢言的LGBTQ+維權者。她的新書回憶錄是《全力以赴》(AllIn)。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請談談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巡迴賽的創立。

比莉.珍.金答(以下簡稱答):1968年,網球成為職業運動,女子球員想要與男子球員同組一個協會,但他們拒絕我們。所以在1970年,我當時的先生賴瑞.金(Larry King)建議蘿西.卡薩爾斯(Rosie Casals,同為當時的知名女性網球選手)和我,去找《世界網球雜誌》(World Tennis Magazine)發行人格拉迪絲.赫爾德曼(Gladys Heldman),談談辦巡迴賽的事。格拉迪絲說她沒有錢。所以我告訴她:「不用擔心。你可以用一塊錢簽下我們全部的人。」有九名球員加入。我們必須在三個月內籌備就緒,接著在1971年,在菲利普莫里斯國際(Philip Morris)贊助下,我們推出維吉尼亞菸草巡迴賽(Virginia Slims)。我們以團體參賽,把我們職涯押進去:我們知道可能會被禁止參加其他賽事。但我們不在乎。我們希望,世界上任何一個女孩,只要她夠厲害,就有一個競爭的位置,因為她的成就而得到肯定,而不是她的長相。最重要的是,我們出身業餘網球界,一天賺14美元,因此想要開闢一條維生的路,可以靠從事我們熱愛的運動賺錢。

問:在被出櫃後,你如何保持堅強?

答:在1970與1980年代,以性取向來說,這是非常艱難的一步。當時我很清楚,不該討論那個領域的任何事,否則我可能沒有比賽可打。那是非常真實的恐懼。然後,我被出櫃了,讓我極為痛苦。不過,我還是可以打網球。我可以在球場上得到一些庇護,在那裡除了裁判,沒有人可以問我問題。我有其他球員、朋友和賴瑞的支持。心理治療也有幫助。

問:你如何讓網球運動變得更多元?

答:一開始我們思考的,是如何為非白人女孩鋪路。在所有的男女網球員裡,愛爾西亞.吉布森(Althea Gibson)是第一位贏得大滿貫的黑人網球員。然而,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球員。「看得到,就做得到。」於是,格拉迪絲去了美國網球協會(American Tennis Association),那裡大部分都是黑人球員,找到協會裡的三名球員加入巡迴賽,她們是邦妮.羅根(Bonnie Logan)、西薇亞.胡克斯(Sylvia Hooks)和安.寇格(Ann Koger)。從那時到現在,我們有許多非白人女性球員。大部分人都知道威廉絲姐妹(Venus Williams/Serena Williams)。我認為,除非你刻意去做,否則事情不會有所改變。

問:推動兩性同酬也是一樣嗎?

答:是的。1968年,也就是獲得大滿貫的球員可以領獎金的第一年,我贏得溫布頓女子賽冠軍,獲得750英鎊的獎金,而羅德.拉佛(Rod Laver,同期的男子賽冠軍)的獎金是兩千英鎊。我心想:「噢,不,這是我們要打的另一場仗。」為了這個原因,我們創辦WTA,好讓我們可以發聲,完成這個目標。最後,我們成功了。2007年起,大滿貫賽的男子組與女子組,開始頒發等額獎金。

問:你似乎很喜歡網球的商業經營?

答:沒錯,賴瑞和我經營巡迴賽事,共同創辦世界團體網球賽。現在,我的伴侶伊拉娜.克洛斯(Ilana Kloss)和我,是網球隊的合夥老闆。我希望有更多女性在運動界當老闆。我希望我們跟著錢走、了解金錢,並從中學習。

(周宜芳譯自“Life'sWork,”HBR , September-October 2021)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