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人工智慧成脫韁野馬

Harness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賈迪納.摩斯 Gardiner Morse
瀏覽人數:1430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人工智慧的發展也逐步成熟,從科幻文學走入我們的日常生活。本文試圖提出警示:人工智慧或許會走向一條難以掌控的路。我們正身處於歷史的轉折點上,未來將去往何方?端看此刻的我們如何未雨綢繆。

我向來很喜歡電影裡的機器人,甚至壞機器人也喜歡。不過,隨著我們周遭的機器變得聰明到令人不安,就很難不擔憂有邪惡意圖的人工智慧〔像是某種版本的魔鬼終結者(Terminator)或某本小說中的反派角色HAL〕,未來某一天會失控闖入現實世界中。

當然,並不是只有我一人抱持這麼悲觀的想法。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曾警告說:「全面人工智慧的發展,可能會導致人類的終結。」牛津大學(Oxford)哲學家托比.奧爾德(Toby Ord)在他啟迪人心的《險境》(The Precipice)一書中,研究了許多對人類的生存威脅,包括小行星、核子戰爭和氣候變遷等,他把「與人類價值觀不一致的人工智慧」(unaligne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列為其中最可能出現的威脅。

我埋首最近出版的許多人工智慧書籍,專家的共識讓我覺得有些安心;專家認為,「奇異點」(the singularity,人工智慧超越人類智慧的那個點)還沒有到來,而他們猜測到來的時間範圍,從距離現在數十年到數百年不等。可是,我們不應該因此鬆懈。這些作者認為,對機器人稱霸未來的焦慮,分散了我們的注意力,忽略了「狹義」人工智慧帶來的立即危險,而狹義人工智慧推動了從智慧型音箱到自駕汽車等所有機器。

人工智慧恐淪為冷血執行者

對某些人來說,這類人工智慧似乎聰明卻無害,是數位白痴專家,能完成從A點到B點而不碰撞到任何東西之類的任務。可是,正如麥可.坎南(Michael Kanaan)在《人工智慧倒數計時》(T-Minus AI)中指出的,這類人工智慧也可能冷酷地以高效率執行壞事。坎南是美國空軍人工智慧的共同主席,他敏銳地注意到,某些國家積極部署人工智慧,推動反民主的重大事項。

例如,中國政府正在打造一個人工智慧推動的「社會信用系統」(social credit system),用以追蹤線上世界和現實世界的活動,計算出個人的「社會信賴度」(social trustworthiness),並據以獎勵或懲罰人民。到處閒晃、亂丟垃圾和散布「不可接受的」資訊,都可能會降低個人分數,導致他們更難購買機票、取得貸款或符合求職資格。更黑暗的是,中國現在使用臉部辨識技術,來找出大多為穆斯林的維吾爾少數族群,將他們集中拘禁,進行「再教育」(當然,西方企業和政府也並不恥於扭曲民主理想,以監看消費者和公民)。因此,坎南呼籲大家緊急展開對話,討論不受限制的人工智慧可能造成的影響,以及我們能如何設置保護措施,以維護我們的自由和安全。

取代人類職能引發的憂與喜

威廉.達為多(William Davidow)和麥可.馬龍(Michael Malone)的《自主革命》(The Autonomous Revolution)和丹尼爾.薩斯金(Daniel Susskind)的《沒有工作的世界》(A World Without Work),這兩本書都直接指出了現有人工智慧帶來的風險。他們認為,人工智慧的崛起並不只是另一種科技轉型,不像工業革命那樣會在消除一些工作之餘,也創造大量的新工作。他們指出,相反的是,我們正位在一個歷史轉折點,面對的情況是,獨特的智慧技術在愈來愈多工作上的表現超越我們,而且最終可能會取代人類大多數的工作。

達為多和馬龍分別是科技業的高階主管和記者兼創業者,他們表示,人工智慧不會提高生產力,並因而提高國內生產毛額(GDP)和促進經濟繁榮(如同先前的進步那樣),而是可能會在提高升產力之際,降低了國內生產毛額。潛在的結果之一是:的確會產出許多便宜的東西,但也會造成薪水下降,經濟不平等擴大,各地的工作減少,並且出現「數百萬個『零經濟價值』(ZEV, Zero Economic Value)的人,也就是沒有經濟價值的人,即使他們免費工作,你也不會雇用他們」。

經濟學家、曾擔任英國政府政策顧問的薩斯金同樣認為,隨著人工智慧侵入我們的領域,我們人類將退守愈來愈少的活動。卡車司機加上全球定位系統(GPS)是強大的組合;但是當人工智慧變成既是駕駛員又是導航員時,美國350萬名卡車司機就得另找工作。即使有些工作仰賴的是最屬於人類的特質,例如同理心、判斷力和創意,這些工作可能也無法倖免。機器可能永遠無法擁有醫生對診斷的「直覺」,或者無法像作曲家一樣跟隨自己的靈感,但機器將來必定會學習模仿人類的這些行為,而且模仿得如此巧妙,我們無法分辨它們的模仿和真實事物之間的差異。

不過,在工作減少且不平等加劇的世界中,這些作者確實看到了成功之道。他們設想成立新的監管機構(比方說,薩斯金提議成立一個「政治權力監督機關」,以節制影響力過大的企業),以及政府進行更多管制。萬一自由市場的解決方案無法發揮作用,達為多和馬龍提出的一項建議(各位讀者,請先做好心理準備),就是「設立重新分配財富的制度,像是較高的稅收、免費的全民醫療照護,以及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我逐漸相信沒有任何工作是安全的,於是急切地埋首凱文.史考特(Kevin Scott)論調樂觀的《重新編寫美國夢》(Reprogramming the American Dream)。史考特是微軟(Microsoft)技術長,他預期未來鄉村工作者的新工作將會激增(尤其是製造業)。他向我們保證:「人工智慧最後將會賦予人類權力,而非取代人類。」他確實描述了多種類型的藍領工作,人工智慧、機器人技術和自動化正在創造這些工作。例如,某位創業家創辦了電腦驅動的精密塑膠製造生意,擁有「機械操作文憑……而且受過一點在職訓練的人,就能在一個過往不受重視的小鎮上,找到一份高薪工作。」史考特還語帶暗諷地指出一種支持人工智慧本身的全新工作類別:訓練人工智慧的數據標記工作、人類經營的短期雇用機器人仲介公司,以及打造龐大數據中心(例如微軟在美國維吉尼亞州占地五百英畝的設施)所需的建築營造工作。史考特的看法很樂觀,大致避免了明顯但大家卻視而不見的問題;這些新工作是否可以完全取代消失的工作。

為人工智慧進化做好準備

這些作者在細節上可能意見分歧,但都對未來抱持著有條件的樂觀態度。他們大致都同意,關鍵是現在就要擬定好規則和制度,以避免未來出現最糟的結果。正如坎南所說,我們實施人工智慧時,「只能以符合人類基本尊嚴的方式來實施……而且只為了符合民主理想、自由和法律的目的來實施。」

你認為人工智慧對這個計畫會有什麼看法?當坎南要求機器學習應用程式GPT-2的一個版本即興對這個想法表達意見時,它立即做出了完美的回應:「我們目前的任務是要特別說服大眾,使用人工智慧來達成這些目標,是我們社會必要與可取的部分……不過,到頭來,當我們開始建立一個真正安全和永續發展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人類和人工智慧可以真正共存,未來會要求我們做出合乎道德的決定。」

儘管這部機器並不像人類那樣知道自己所寫的內容是什麼,但我們難免會看出其中有類似「自利」的東西,還有未來會發生哪些事情的相關線索。

《人工智慧倒數計時》

(T-Minus AI, BenBella Books, August, 2020)

麥可.坎南 Michael Kanaan

《自主革命》

(The Autonomous Revolution, Berrett-Koehler, 2020)

威廉.達為多

William H. Davidow

麥可.馬龍

Michael S. Malone

《沒有工作的世界》

(A World Without Work, Metropolitan Books, 2020)

丹尼爾.薩斯金

Daniel Susskind

《重新編寫美國夢》

(Reprogramming the American Dream, Harper Business, 2020)

凱文.史考特

Kevin Scott

(蘇偉信譯自“Harness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BR, May-June 2020)



賈迪納.摩斯

賈迪納.摩斯 Gardiner Morse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