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獲利如何險中求

獲利如何險中求

2020年4月號

維持一個開放的社會

瀏覽人數:752
  • "維持一個開放的社會"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維持一個開放的社會〉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維持一個開放的社會〉PDF檔
    下載點數 10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曾任柯林頓政府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並被《時代雜誌》提名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一百人之一。目前任教於哥倫比亞大學,並擔任智庫羅斯福研究所(Roosevelt Institute)首席經濟學家。 史迪格里茲長期以來洞察經濟與政治時弊,秉持著知識份子的良心與責任,為當前經濟體系面臨的危機提出解方。在《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回應不滿世代的新資本主義》這本新書中,他提出一套改革資本主義的具體行動計畫,指出這個行動計畫必須聚焦在市場所得的分配與重分配,並清除妨礙經濟成長與平等的障礙;支持基礎研究,並積極鼓勵企業從事財富創造的工作。唯有如此才可以恢復經濟成長與共享繁榮。以下是本書的精采書摘。

我們的社會分歧是如此之深,以至於在這個應該團結一致、決心擺脫困境泥沼的時刻,政治卻陷入癱瘓。這樣的困境並非無法解決,我在先前已說明如何正確因應金融化、全球化與新科技所帶來的挑戰,從而增強市場競爭及就業機會,實現更高程度的共享與繁榮。然而,如果不改革政治,就無法成功推動必要的經濟變革。

我在本書中將提出一套經濟行動計畫,這套行動計畫是以先前強調過的原則為基礎,有助於重建經濟成長與社會正義,同時讓多數公民擁有其渴望獲得的中產階級生活。為了實踐這個目標,需要各方採取更多行動,尤其是政府更須承擔起更大權責。若正確定位政府的角色,更大權責的政府非但不會對社會造成束縛,反而能讓社會上每個人都盡情發揮自己的潛能,從而讓整個社會乃至每個人都獲得解放。更進一步來說,當政府限制某些人傷害他人的力量,就能讓原本被迫時時保持防衛心態、刻刻採取自保對策的人們重獲真正的自由。

打造學習社會

一國財富(乃至生產力與生活水準的提升)的真正來源是知識、學習與科技的進展。這些進展讓當今的生活水準比兩百年前要高得多:不僅增加物質產品的進步、延長人民壽命,也改善我們一生的健康狀況。

研究是我們知識與創新經濟的核心。基礎研究能創造知識,而知識是一種容易取得且所有人都能受惠的「公共財」。經濟學家告訴我們:單靠市場的力量,公共財供給必然不足。當知識是由私人企業所生產時,私人企業會試圖保密,因而限制社會經由這項知識所得到的利益,同時導致市場操縱力擴大的風險。這就是為何政府必須投入大量公共資金在研究(尤其是基礎研究)及教育系統(支持知識傳遞與持續進展)的原因。

然而川普政府不僅沒有體認到這一點,甚至對這些機構充滿敵意。一如對基礎建設的態度,川普政府寧可撒數千億美元幫億萬富翁與大型企業減稅,卻提議大幅縮減研究支出。

在川普的稅改法案中,選擇對美國最具領導地位的研究型大學課稅,同時對房地產投機客提供稅賦優惠。就我所知,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對研究型大學課稅。相對的,其他國家都體認到大學對經濟成長的重要影響力,因而對大學提供公共支持。雖然川普對各大學課徵的稅賦很低,但那卻是一種意義重大且危險的價值觀傳達。儘管房地產投機行為可能讓少數個人迅速致富,卻不可能成為國家邁向經濟繁榮的基礎。事實證明,共和黨的稅改法案未能體認到國家財富與個人財富的差異,因而造成鼓勵投機並阻礙研究與教育的惡果。

此外,我們還必須了解隱藏在2017年稅改法案背後的另一個關鍵錯誤。共和黨打的如意算盤是,即使大幅縮減對研究活動及基礎建設的公共投資,但較低的稅賦將鼓勵民間企業展開更積極的投資活動,填補上述兩個缺口。

美國過去曾兩度試行這個實驗,當時執政者也都期待較低的稅賦能提振經濟成長、儲蓄和投資活動,但兩次實驗都以失敗收場。雷根施行減稅政策後,經濟成長表現不僅遠低於原先的承諾,甚至不如之前的幾十年。布希施行減稅政策後,個人儲蓄率降到幾近於零;儘管投資活動回升,主要卻是歸功於房地產投資活動,這不但沒有達到原先理想的結果,甚至衍生出新的問題。

川普這次減稅的展望甚至更為黯淡,由於聯準會相信美國已接近充分就業狀態,所以它將加快升息速度,而這將壓抑民間投資意願。

為了擴展我們的知識基礎,我們也必須維持一個開放的社會,開放來自其他地方的概念與人才。某些方面來說,知識的跨境流動是全球化最重要的面向。美國沒有辦法獨占知識的創造,如果我們對外關起大門,美國和其他國家都將遭受苦難。隨著美國民間與公共投資縮減,投資配置遭到扭曲,加上川普對海外最優秀且最聰明的人才關上國家大門,所以,我們很難看出他的政策如何能提高生產力與經濟成長。

若我們想提高國家生產力,那麼應該由以下事項開始進行:透過稅法及政府投資,為美國高等教育機構提供更多支援,以鼓勵更多研究;同時保持國家門戶開放,開放來自海外的概念與人才。

此外,我們不僅需要推翻稅改法案,還必須對未在美國進行投資並創造就業機會的大企業增稅,並將其中的部分稅收用來擴大基礎建設及技術與科學投資。

(以上摘自本書第九章〈重建機會均等的活力經濟〉)


書名:《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回應不滿世代的新資本主義》(People, Power, and Profits: Progressive Capitalism for an Age of Discontent)

作者: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

譯者:陳儀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3月31日



本篇文章主題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