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長們:掌控危機,否則危機就會掌控你

CEOs: Own the Crisis or It Will Own You
蘿倫.里德-契維伊 Lauren Leader-Chivée
瀏覽人數:3508
領導人必須要彰顯並遵循一套明確的價值觀,而這些價值觀能夠反映他們的特性。以及,他們必須誠信正直,言談真誠。基本上,在現在這個時代,危機是無可避免的,但領導人處理危機的方式,造就了他們。

對通用汽車(GM)不利的報導接踵而來。根據《紐約時報》本週的報導,通用汽車欺騙受害者家屬,未向他們吐露真正讓他們家人喪命的原因,甚至對家屬計劃控告該公司一事展開強力威脅。前不久才有消息指出,通用汽車的高階主管早在召回有問題的車款之前幾年,就已得知Chevy Cobalt車型的點火開關有缺失和可能致命的問題。所有的這些麻煩,在瑪麗.芭拉(Mary Barra)剛就任執行長的幾個月內全數引爆。雖說通用汽車的危機很不尋常,危機本身、還有芭拉處理它的方式,都有許多值得省思的地方,也引發了一些爭議,包括何謂好的領導力,還有媒體是如何用不同的標準,來評論男性和女性領導人。

芭拉明智地選擇「主動掌控」危機—即使她才剛接任執行長不久,也沒有直接涉入那些醜聞。儘管如此,她還是全心全意專注處理這次的危機,在過程中持續坦承和誠實地與媒體、與公司的員工溝通。她迅速採取行動,以及願意承擔責任的態度,為她贏得讚賞,而這是她應得的。不過,本週麥克.沃夫(Michael Wolff)在《今日美國報》(USA Today)的一篇評論裡批評,芭拉為不是她所釀的禍所引發的危機承擔責任,顯示了她差勁的領導力,還有女性愛當鎂光燈焦點的癖性。

沃夫的評論一開始,就批評芭拉處理危機的領導力。他寫道:「芭拉大可以迴避這件事。她接任執行長才兩個月,問題並非發生在她的任內。另外就是,執行長應指派別人負責,而不是自己承擔責任」。他認為,接下處理危機責任的芭拉,從一開始,就想以這次危機來界定自己對公司的貢獻。我們不清楚他認為芭拉應該採取哪些不同的做法,但這改變不了他論點很薄弱的事實。

2010年時,我和人才創新中心(Center for Talent Innovation)合作一項研究,目的是把領導力無形的部份加以量化:也就是個人如何透過一些普遍的原則,包括莊嚴的舉止、溝通和外表等,來展現領導力、啟發別人。我們發現,領導人必須具備三個重要特質,才能向他們的團隊和外界展現自己是真正的領導人。第一項特質是,他們必須要「在困難環境下保持優雅風度」(grace under fire),也就是在發生任何危機時,保持冷靜自制。的確,這種冷靜態度,對領導人的可信度來說很重要。但我們的研究也發現,領導人必須要彰顯並遵循一套明確的價值觀,而這些價值觀能夠反映他們的特性。最後,他們必須誠信正直,言談真誠。基本上,在現在這個時代,危機是無可避免的,但領導人處理危機的方式,造就了他們。

芭拉把責任扛起來,展現了她的價值觀,且以誠實和坦白的方式溝通,顯示她的領導力很強,而非很弱。她若採取其他的因應態度,或是如沃夫所主張的把過錯推給別人,必然會遭到批評,而且是很合理的批評。最近有另外一個例子,也可以證明我的論點。

美國紐澤西州長克里斯·克里斯帝(Chris Christie),在面對近日有關封閉喬治華盛頓大橋的醜聞時,拒絕負任何的責任,也拒斥所有指控,而且責怪很多人,從他的部屬到港務局官員都遭到他的指責。根本來說,責任可能真的不在他。根據一家法律事務所的一份他所授權的詳細報告,是否真如他一直以來所聲稱的,跟封橋事件沒有直接關連。然而,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是否有牽涉其中已不重要了。克里斯帝拒絕為其團隊負任何責任的強硬態度,是個錯誤的決定,且讓他看起來軟弱、自私自利,而且一籌莫展。大眾並不原諒他。他的支持度跌到新低水準,而未來的政治之路看來也一片慘澹。若芭拉採取沃夫建議的做法、效法克里斯帝的模式,她的聲望、可信度和貢獻,就會永遠被毀了。

沃夫的評論中最有問題的部份,是說芭拉「代表了掌管大公司之女性的一股新潮流,她們似乎格外愛跟媒體接觸」。依沃夫之見,芭拉之所以跟媒體說真話,是因為她自己想當明星。他還提到其他女性例子,如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梅麗莎·梅爾(Marissa Mayer),認為她們似乎都把贏得大眾注意,看得比公司的成功還重要。事實上,在今日的現實世界裡,執行長的個人品牌形象早已和公司的品牌與聲望分不開。例如,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比爾·蓋茲(Bill Gates)、傑米·戴蒙(Jamie Dimon),這些領導人的媒體形象,都已與他們公司的品牌密不可分。並非只有女性或自私自利的執行長,才會想要打造強烈和鮮明的媒體形象,這本就是不可或缺的。幾位員工犯了法,布蘭迪·道根(Brady Dougan)卻願意擔起責任,沒有人因為他這樣做而責怪他。事實上,他告訴員工說:「雖然員工的不當行為違反了我們的政策,而且我們的高階主管並不知情,但我們仍為這幾位員工的行為負起責任,並深深感到遺憾。」道根的做法是對的,芭拉也沒錯。向媒體說明是她職責的一部份,而非出於女性想出鋒頭的渴望。

媒體用赤裸裸的偏見和雙重標準來檢視女性領導人,並不是新鮮事,但當它發生時,還是應該要特別點出來。目前仍只有少數女性能爬上最高職位,而且還有更多女性因為懼怕被放大檢視和偏見,而不敢接下這類職務,在這種情況下,沃夫和其他撰稿人在出言批評前,應該要更深入思考領導力真正的意義、價值和行動。(陳佳穎譯)



蘿倫.里德-契維伊

蘿倫.里德-契維伊 Lauren Leader-Chivée

女性議題、創新、多樣性和人才管理的倡議者、顧問、發言人和思想領導人。她曾擔任人才創新中心(Center for Talent Innovation)與惠列契維伊合夥公司(Hewlett Chivée Partners)的總裁。目前,她為不同領域的公司和非營利組織就領導力的未來提供諮詢服務。她的推特帳號是@laurenchivee。


本篇文章主題危機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