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培養超強經理人

培養超強經理人

2016年2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代工廠災難過後……

When Tragedy Strikes the Supply Chain
瀏覽人數:3198
  • "哈佛個案研究:代工廠災難過後……"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代工廠災難過後……〉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代工廠災難過後……〉PDF檔
    下載點數 10
哈佛個案研究:代工廠災難過後……

兒童服裝零售商T&T(Tots & Teens)執行長蘿拉. 柯南伯格(Laura Cronenberg)在沙阿賈拉勒國際機場(Shahjalal International Airport)貴賓室裡,一邊喝著紅茶,一邊努力在她的班機起飛之前集中一下思緒。過去幾天就像一陣旋風,她還在試著弄清楚,工作狀態怎麼突然就從歡樂慶祝變成危機了。

星期一,她人在美國新澤西州總部宴請公司員工,慶祝公司這個會計年度的績效優異。公司的利潤增加5%,蘿拉召集全體員工喝香檳慶祝。但後來公司營運長吉姆.薩帕(Jim Zappa)把她拉到一邊,告訴她一項讓人震驚的消息:孟加拉一家為T&T 與其他零售商製造、包裝商品的成衣工廠,在某個上班日倒塌了。她和吉姆馬上訂機位,隔天早上到了首都達卡(Dhaka)後,便驅車前往災區。

災區現場滿目瘡痍,推土機清除一堆堆的斷瓦碎石,搜救人員持續搜尋生還者,還有一群母親正在啜泣,手裡還拿著失蹤子女的照片。整個區域看起來,就像經歷過一場地震一樣。根據新聞報導,這棟建築物當初建造得很快,而且造價便宜,以不合規格的建材,蓋在填平的池塘上。有超過兩千名工人喪生,還有許多人受傷。

蘿拉查看那些瓦礫碎片,感到噁心反胃。人命損失令人驚愕,她自己也已為人母,根本無法想像遇難和受傷工人的父母會有多麼痛苦。但她必須保持堅強;畢竟,自己有任務在身。公司要找出方法支援罹難者及他們的家屬,並加強監督供應鏈。更緊迫的是,公司要找一家替代的工廠。通常占T&T 八成營收的秋裝系列,預計在兩個星期內開始生產。蘿拉必須盡快決定是否能讓另一個孟加拉承包商接手這項工作,或者,她應轉移到T&T 在中國已開始採用的一家工廠。

正反意見

那天接下來的時間,她和吉姆拜訪了其他工廠。隔天早上,他們返回沙阿賈拉勒,前往深圳,打算拜訪他們公司在深圳的一家中國承包商。現在,吉姆也在貴賓室裡,他拿著兩瓶瓶裝水和一杯特大號咖啡去找蘿拉。他看起來跟她一樣憔悴。

「昨天真不好過,」蘿拉說:「我沒辦法不去想那些瓦礫堆……和那些人在啜泣的景象。」

「沒錯,」吉姆點頭回答。他是德州人,曾是海軍陸戰隊的隊員,有時很沉默寡言。

「你對在孟加拉繼續營運有什麼看法?我們能確定這種情況以後絕不會再發生嗎?」

「不能確定,」吉姆說:「當然,這有正反意見。幾年前,我們決定停賣其他品牌產品,並建立自有產品時,基於成本和方便性的考量,選擇在孟加拉製造。勞工和運輸都便宜,品質相當好,而且所有的工廠都集中在一個小區域裡。其他的正面意見是,孟加拉產品可以免稅進入歐盟,這是中國和非洲國家沒有的。」

蘿拉點頭。T&T 的五年策略計畫打算擴展到英國、法國和西班牙,減稅優惠有助益。「反面意見是什麼?」

「顯然,即使孟加拉建立了勞工安全標準和規範,大家往往還是會迴避或忽視。我們不知道這家工廠的狀況這麼差,但顯然工廠業主並不在乎,而且長久以,檢查員都故意忽略這件事。我們現在看到的工廠似乎符合標準,但沒有任何保證,特別是我們和其他零售商為了高營業額而帶來這麼大的壓力時,更不可能保證沒問題。這裡也有很多貪汙和混亂的情況。」

「我們可以讓情況變得愈來愈好嗎?像是現在已經展開行動,要集合大家,針對勞工安全成立一個產業聯盟,你覺得怎麼樣?」「這不容易做成,而且也不會很快見到成效,」吉姆表示:「把一切遷到中國會比較方便,也可以減少風險。但我擔心,如果我們就這麼停工關門,然後離開,會發生什麼情況。我認為……」

他的話被登機廣播打斷,只講到一半。「那是我們的班機,」他邊說,邊提起他的袋子。

不過,蘿拉完全知道他的意思。如果T&T 離開,其他廠商跟進,會讓孟加拉和當地的勞工面臨什麼處境?她看過統計數字。成衣業的工作讓孟加拉貧窮人口減少三分之一,現在占該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三分之一。零售商大量出走,對它的經濟會造成重大破壞。但如果T&T 留下來,而且情況沒有重大改變,會怎麼樣?T&T 可能必須面臨另一場災難。

當蘿拉決定,T&T 應推出自己的服裝系列,並與供應鏈更直接互動時,她從沒想過會發生這樣的情況。現在,和吉姆沿著登機橋走進飛機裡,她感到迷惘。在擔任執行長的五年裡,她順利處理了股市重挫、裁員、經濟衰退、罷工、縮編……但這些都沒能讓她準備好應付這次情況。

成本與風險

「我們可以擴大營運,沒有問題,」深圳工廠業主凱文.陳(Kevin Chen)告訴他們。

他從華頓商學院(Wharton)畢業,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是優雅和善於交際的東道主,而且一直是很好的伙伴。T&T 目前有36%的商品在中國製造,從未出過問題。宛如飛機棚的工廠既簡樸又有效率,裡面滿是發出嗡嗡聲的縫紉機,以及戴著口罩的工人。儘管如此,蘿拉還是不確定凱文是否能充分執行他承諾的所有事情。

她和吉姆由司機開車送到位於深圳市中心的下榻飯店時,她再度徵求吉姆的意見。「凱文說他們可以增加營運量。但你真的認為,他們可以像他說的那樣迅速做到嗎?」

「我沒有理由不相信,」吉姆回答:「但我認為並不是百分之百確定。」

蘿拉並不滿意。「我需要的不只是那樣,」她說。

「我們已有極高比例的生產作業在中國進行,到目前為止都很滿意,」吉姆說:「他們執行這項任務已有很長一段時間,而且做得很好。」

「但生產量增加, 他們能處理快速的生產週期嗎?」

對T&T 來說,這是重大議題。

之前,該公司設計一套衣服、送廠製造,然後運送到各家店裡,總共要花大約六個月。但如今,由於快速時尚零售商的競爭,加上買家反覆無常的需求,T&T 的許多產品系列每四個星期就要重新設計款式。達卡的工廠已在製造那些產品。

「我認為可以,」吉姆說,但語氣裡缺乏他慣有的信心。

蘿拉的手機響起新電子郵件進來的提醒鈴聲。她看了一下,一封是T&T 法律總顧問的來信,他正在為勞工安全聯盟草擬文件,還有一封來信,是公司溝通主任提醒各級主管,有個示威團體已經宣布打算在隔天下午到T&T 總部外面聚集。

蘿拉嘆了一口氣。她可以在抵達飯店房間時回覆那些郵件。她回頭看吉姆,「我們還需要考慮其他哪些因素?」

「中國的勞工成本比孟加拉高得多,而且還在提高。但我主要擔心的,是供應商的風險。現在,我們的製造主要分散在這兩個國家,還有小部分在越南、柬埔寨和一些其他國家,如果我們把更多製造作業移到中國,我們的產量有半數會在那裡,而且我們會……」

蘿拉接著說完:「面臨風險。」

吉姆點頭,「我擔心,如果成本進一步提高,會發生什麼情況。我們負擔不起讓半數商品的毛利下滑。更糟的是,可能會有罷工,或是天災。我們的半數商品會因此延誤或毀損。」蘿拉也曾設想過可能會出現這些情況。

車子在飯店門口停下。蘿拉先辦理住宿登記,與吉姆道別,找到自己的房間,並在回覆電子郵件之後,打電話叫服務人員送漢堡來房間。但是等到漢堡送來時,她已經沒有胃口,只想躺下來閉上眼睛休息。

兒子的提問

蘿拉看到紐華克機場時,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坐了15 分鐘的計程車,抵達位於薩密特市(Summit)的家時,她很驚訝看到就讀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二年級的兒子戴文(Devon)坐在廚房餐桌邊,吃著玉米片配酪梨醬。

「我搭火車南下的。爸告訴我說,你可能需要人家打打氣。而且,我吃膩了學校餐廳和外帶食物,」他露齒而笑。

蘿拉問了一下他的課業狀況;戴文唸的是政治,主修國際關係。兩人的談話很快轉到孟加拉的災難。

「整件事一團糟,」戴文說:「我的教授說,美國企業愛剝削別人,只顧自己。他說,它們一直想要逃避責任。那是真的嗎?我不敢相信T&T 會牽涉到這種事。」

他的話很傷人,但蘿拉能了解。戴文讓她想到自己還是大學生的時候:熱情、有理想、自信,還有,天真。要是人生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抱歉,媽,」戴文很快就改口,「我不是故意要發脾氣,我知道這種情況你很難應付。但我想你一定會作出正確的決定,如果這麼說能安慰你的話。你的決定總是對的。」

蘿拉微笑。可惜,以前的「正確決定」都不像這次這麼難以捉摸。該怎麼做,才對公司最有利?對員工和顧客最有利?對全世界替公司製造洋裝、襯衫和毛衣的勞工最有利?

(林麗冠譯自“When Tragedy Strikes the Supply Chain, ”HBR , January-February 2016)



問題:T&T 該把生產作業從孟加拉遷到中國嗎?
兩位專家學者將提出精闢的建議,前往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代工廠災難過後……



瑞姆.蘇巴馬尼安 Ram Subramanian

史丹森大學(Stetson University)領導學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供應鏈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