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執行悍將

執行悍將

2010年7月號

投資人反女性董事?

How Investors React When Women Join Boards
安德魯.歐康納 Andrew O'Connell
瀏覽人數:9731
一份多年前發表、且經常被提及的報告顯示,董事會中有多名女性成員的公司,在股東權益報酬率(return on equity, ROE)、銷售報酬率(return on sales, ROS),以及投入資本報酬率(return on invested capital, ROIC)這三項績效指標的表現,都遠比董事會中女性成員較少,甚至掛零的公司更為優異。

一份多年前發表、且經常被提及的報告顯示,董事會中有多名女性成員的公司,在股東權益報酬率(return on equity, ROE)、銷售報酬率(return on sales, ROS),以及投入資本報酬率(return on invested capital, ROIC)這三項績效指標的表現,都遠比董事會中女性成員較少,甚至掛零的公司更為優異。

一組由哈佛大學社會學家法蘭克.道賓(Frank Dobbin)領導的研究人員,正在觀察上市公司任命女性董事會成員後,對公司的股價有何影響。結果卻令人困擾。在女性董事會成員人數增加的那一年,公司股價有小幅下滑的傾向。但那不是公司業績下降造成的,因為公司的財務表現,平均起來沒有改變。禍首看來反而是投資人的偏見,特別是持有相當少股份的法人投資者。

在取得超過四百家美國主要企業十年的資料後,道賓和他的同事用統計模型,將董事會多樣性(board diversity)的效應,與其他影響持股的因素分開。他們發現,當公司董事會加入女性成員後,至少持5%公司股份的法人投資者,也就是大股東,增加他們的持股,但持股很少的公司會再減碼。「這些是很重大的效應,」道賓說。

在道賓與同事研究的公司裡,不是大股東的法人投資者,控制著整整一半股份,比大股東持有的股份約多出一倍。因而出現的整體效應是,即使任命女性當董事會成員的公司,獲利能力沒有下降,股價也會下跌。

當然,大股東知道他們的舉動,會受到財經媒體與大眾的密切注意。其中最受矚目的大股東之一,就是多年來一直遊說增加董事會女性成員的公共退休基金。因此,那些投資者加碼買進,以表示對被投資公司增加女性董事的支持,也是合理的。然而,不是大股東的投資者,就顯得低調得多,因此較不可能「審查自己以賣股回應增加女性董事的意圖,」一份由道賓、哈佛的Jiwook Jung,以及亞歷桑那大學的亞歷珊卓拉.卡列芙(Alexandra Kalev)撰寫的研究報告指出。

研究人員說,在沒有公眾注目的情況下,基金經理人將男性與領導才能、成功掛鉤的傾向,可能導致他們討厭任命女性董事的公司,而且有八成經理人並未察覺自己有這種傾向。心理學領域的研究顯示,人類會以刻板的印象做為認知捷徑,來判斷所謂的男女能力有別。

致力提升女性在商場地位的非營利機構「催化劑」(Catalyst),不願直接評論道賓的研究,但該機構知識總監珍.坎波皮耶諾(Jan Cambopiano)說,該機構2007年一份有影響力的報告:《關鍵問題:企業績效與女性在董事會的代表性》,確實顯示了企業財務績效,與董事會兩性分布多元化之間的強烈關聯。「我們知道,如果好好管理,董事會加入女性成員,可以產生較好的績效,」她說:「對那些成功地在董事會中加入女性成員的公司來說,這可能意味著更多的獨立性與創新,以及優良的管理,最後帶來更出色的企業績效。」




本篇文章主題董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