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別讓恐懼扼殺人才

在美國企業界,多元背景是一種非常普遍的價值觀,但管理高層卻一直維持高度的同質性。
在美國企業界,多元背景是一種非常普遍的價值觀,但管理高層卻一直維持高度的同質性。例如,《財星》五百大企業的執行長,只有23位女性、6位黑人,沒有任何出櫃的男同性戀者。為什麼這些群體爬到最高層的這麼少?我們相信,其中一個因素就是社會學家所謂的「遮掩」(covering),也就是刻意淡化自己與主流的不同。例如,身體殘障的人可能不願在工作時拿拐杖。這類行為不只是出於自我約束或內化偏見,也是礙於主管的壓力。這種情況會減損員工的自信和投入,而我們認為,女性和少數族裔也因此不敢充分表現自我。

這是我們調查美國二十多家大公司約三千名員工之後,得到的結論。這些研究對象涵蓋各種年紀、性別、族裔、性傾向和年資。他們的公司分屬十種行業,但全部強調包容性。不過,接受調查的員工中,有61%表示曾受到明示或暗示的壓力,要他們採取某種遮掩做法。例如,有個女性曾受到指點,不要提接送孩子或其他家庭責任,免得因為母親身分而受到不公平待遇。另一位女性受訪者表示,她刻意避免讓人家看到她與其他非洲裔專業人士在一起,免得被貼上標籤。

那些宣稱受到壓力不要提及自己某些身分特質的員工當中,有66%表示,這種情況嚴重傷害他們的自我意識;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