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戰術挺過人生危機

Working Through a Personal Crisis
莎賓娜.納瓦茲 Sabina Nawaz
瀏覽人數:2196
生活難免會遇上危機,就算是高階領導人,也會有家庭危機可能危及工作的關鍵時刻。儘管每個人狀況不同,但我們可以運用四項手法,一邊面對工作、危機、家庭,一邊面對自己:管理資訊流,確保傳達的資訊正確並合適;明確表達你重視的事情和期望;每天都要照顧好自己;從眾人找到力量。挺過危機之後,我們不但能成長,也能將善意傳出去。

你或許會在職涯蓬勃發展的某一天,發現自己的個人生活陷入危機,可能會嚴重危及你的事業生涯。如果發生了這種情況,你並不孤單。

安妮克(Anique)要從波士頓飛到倫敦見大客戶,就在她登機的前一刻,接到十歲女兒潔思敏(Jasmine)的電話,她不是打來祝福一路順風,而是因為突然恐慌發作而痛苦難當。這開啟了潔思敏對抗嚴重焦慮的旅程,長達十八個月。

朗達(Rhonda)是高階主管與業界思想領導人,她回憶自己曾在一週內經歷轉變人生的兩場談話:「其中一次,是與牧師和我父母討論如何舉行我母親的追思會。另一次談話,是與我兒子和他的心理醫師討論,當他想自殺時該如何因應。」

或者,以一家全球企業的高階主管德瑞克(Derek)為例。「當你像我一樣事業成功,你會用正面的形容詞來形容自己。你不會用『酒精成癮』這個詞,」他說。有妻子和兩個幼子的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挫敗。

上述都是接受我教練指導的客戶所說的故事,他們是成功的高階主管,面臨的家庭危機會危及工作表現。有些人多年來一直與變得愈來愈大的難題纏鬥,不敢承認這個問題存在並尋求協助。對其他人來說,是由一次例行看診或意外的電話,引爆了這種每況愈下的局面。他們必須克服震驚、面對難堪的事實、直接面對恥辱,以及冒著讓事業受損的風險。引發這些的事件所導致的海嘯,加上隨之而來的情緒,將他們推入惡性循環,然後將他們拋到一個無法含糊應對的處境,讓他必須做出選擇,並與同事溝通。

我與幾位客戶的深度訪談、在教練指導談話中揭露的難題、我自己面對逆境的經驗,這些都使我相信,每個人的狀況與應對方式都是獨一無二的。綜合來看,這些故事都指向四項手法,我們可以用這些手法來同時兼顧工作、危機、我們的家庭和我們自己。

管理資訊流

我們首先要做出的決定之一,是如何向同事溝通說明我們的情況,以及要透露多少。如果情況是公開的,例如新聞有報導的家族成員死訊,或者情況是明顯的,例如正在接受積極癌症治療的人,那麼我們應該是第一個通知同事這情況的人。一開始,我們可能會忍不住想隱瞞看似丟臉或比較私人的問題,但這些困難都是人們常會遭遇到的,而且有同理心的同事可以成為莫大的助力。成為第一個公布消息的人,也有助於我們確保資訊正確。

有些人想公開談論心理疾病之類的議題,來幫忙消除這些普遍問題被冠上的汙名。然而,如果我們的親人正在遭受折磨,我們就必須考慮到他們的隱私。此外,揭露小孩的情況,可能會讓同事認為你以後會變得較不可靠、無法專注工作,以及無法長時間工作。我們也應注意到,分享仍在發展中的問題與揭露我們的過去,這兩者並不相同。儘管我們沒有要求,但有些人也許會決定提供我們特殊待遇,而不加掩飾且不斷變化的情緒,可能會讓他們尷尬。有些秘密最好只告知你最親近的同事,也就是那些會發現我們的表現有改變、可能有必要理解我們的狀況並通融和協助我們的人。主管會有額外的考量。就像朗達所說:「我認為過度公開可能會有危險,特別是身為上司的人。」對於其他人,表達得較簡略就可以,例如,「謝謝你的關心,我之後會多說一些。」。

當你在決定該向家人透露什麼的時候,也可以遵循類似的指導原則。與小孩溝通時尤其應該特別注意。除了顯而易見的因素,例如小孩的年齡,你應先與伴侶討論要怎麼選擇,並從你們都接受的價值觀開始談。我們得知我先生的兄弟過世時,小孩已經睡了。我們同意等到隔天早上再由我轉達。我們希望開誠布公告訴小孩發生了什麼事,並留給他們哀悼的空間。是由我傳達這個消息,所以他們不必先安慰父親,然後才處理自己的情緒,免去了這種壓力。

明確表達你重視的事情和期望

我們在向同事揭露消息時,應清楚說明希望或不希望別人做什麼。例如,「我現在不知所措,無法處理別人的建議或接受幫助;你們最能幫到我的做法,就是傾聽。」必須讓所有人清楚知道,哪些是不容妥協的事情,例如你小孩去的日托機構接送時間。我們可以決定用何種媒介溝通。娜塔莉亞(Natalya)在面對親人自殺身亡時,只有當面告知兩位同事,之後是用電子郵件告訴她的團隊。在信中,她請其他人待她一如往常,因為她太過痛苦無法討論目前的情況。

許多人都曾告訴我,如果能設立界線來處理當下的需求,以及維持情感健康,工作其實有助於他們度過重大難關。據朗達所說,「發生許多超出我掌握的事情時,工作是讓我掌控周遭事物的機會。工作有給予成就感的那一面。」如果你需要休息時間,無論是去照顧其他人或為了你自己的健康而休息,請提出明確的要求,而你通常會如願。「需要時間陪伴家人是我最大的請求,當我提出時,從來沒有人質疑過我,」娜塔莉亞說。

每天都要照顧好自己

在危機中絕對不容妥協的事,就是每天都要花時間照顧自己。我們或許得在時間長度上妥協,但絕不能中斷這個慣例。若有必要,花費在這方面的時間可以縮減到只有十分鐘,或者,如果我們要面對的是可能會觸發更多創傷的情形,那可能就需要更多時間。德瑞克說:「當我要參加大型活動,而我的部分職責是要娛樂大家時,照顧自己就變得更加重要。我天早上都跑步,每天下午會保留不受打擾的一小時,讓自己坐著反省,恢復活力後再回去工作。」自我照顧包含許多嗜好:靜坐、寫日記、彈吉他、體育鍛鍊等等。娜塔莉亞一直以來採用的方法是「創造能讓精神喘口氣的空間,你可以藉此看清自己正在做什麼,以及你表現如何,」她說。另一名客戶在接受癌症治療後,成了啞鈴愛好者,他說:「你必須身體強健,才有辦法努力工作。」

自我照顧有助於我們更了解自己。透過這個方式,我們逐漸能分辨退化作用(regression)的觸發因素與徵兆,而且,改變我們腦中想法,可以產生改造的力量。我的大多數受訪者也提倡讓自己與小孩接受專業諮商治療,而他們也會公開談到這件事,以消除關於諮商的禁忌。其實,本文提出的見解不能取代心理健康醫師提供的協助,而我並不是醫師。如果你面對的難關需要專業照護,請諮詢醫師。遠距諮商治療,讓這項服務變得比過去方便,甚至最忙碌的人也能受惠。

從眾人找到力量

告訴我他們自己故事的人,都說他們不可能獨自挺過考驗。伴侶往往會依各自的長處來分攤重擔。「我負責許多情緒工作,而我先生負責體力勞動,」朗達說。安妮克的十歲女兒潔思敏患有嚴重焦慮。安妮克經常在全球各地奔波,因此把女兒的治療安排在週五,讓她與先生艾瑞克都能參加。安妮克在家的週間日子裡,會一大早就處理完繁重的工作,如此就能把從晚餐一直到就寢前的慣例活動,全都用來陪伴潔思敏。艾瑞克則會留下來清理廚房,晚一點才去睡覺。三個月後,他們決定讓潔思敏在家自學,由艾瑞克請假教導她。

主管更依賴團隊,導致雙方都受益。如同我一位承擔更多家庭責任的客戶所說:「持續照顧小孩是指導原則。我的團隊成員變得比過去更有能力。我確信自己的抽身創造了空間,讓別人可以介入發揮。我甚至升遷了。」

有些人仰賴一小群他們信賴的多年老友。這一小群知心密友接受我們,讓我們無須躲藏,並幫助我們承擔責任。一位必須同時面對離婚、單親教養與成癮治療的客戶說:「他們不是接納我,就是拒絕我,而我寧願他們接受或拒絕我的全部,而非只是一部分的我。」當安妮克在外出差時,朋友會輪流替她處理家事。

家庭危機的另一面是什麼?有些苦難會過去,有些會成為我們新常態的一部分,還有很多會讓我們變成比過去更好的人。我大部分熬過這些困境的客戶都說,現在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健康的時候,其他人則是在職場晉升,有好幾位則是認為他們的關係比過去更穩固。他們一旦脫離這些難關的箝制,就會將善意傳下去;像是做一些小小的善行、提供指導與支持,或單純陪伴傾聽而不帶批判。「跟我們一起工作的每個人,都不時必須面對這些問題,對這點的體認愈深,我們就能變得愈有同情心,工作環境也會變得更有人性,」朗達表示。

(游樂融譯)



莎賓娜.納瓦茲 Sabina Nawaz

全球執行長的指導教練、領導力專題演講人和作家,在超過26個國家工作。她為最高階主管提供顧問服務,對象包括《財星》雜誌五百大企業、政府機構、非營利和學術組織的高階主管。她曾在數百場研討會、活動和會議中發表演講,包括TEDx,並為多個媒體網站撰文,包括《哈佛商業評論》、《快速公司》(FastCompany.com)、《企業》(Inc.com)、《富比士》(Forbes.com)等。


本篇文章主題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