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9年11月號

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台灣囝仔黃仁勳領軍!NVIDIA奪冠

The Best-Performing CEOs in the World, 2019
瀏覽人數:5963
  • "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台灣囝仔黃仁勳領軍!NVIDIA奪冠"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台灣囝仔黃仁勳領軍!NVIDIA奪冠〉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台灣囝仔黃仁勳領軍!NVIDIA奪冠〉PDF檔
    下載點數 10
趨勢篇》65位執行長蟬聯100強。

1993年,黃仁勳(Jensen Huang)與人共同創辦輝達(NVIDIA)時,他專注在一個利基:為移動迅速的電玩遊戲,打造強大的電腦繪圖晶片。隨著NVIDIA在1999年股票上市、歷經2000年代的成長,電玩遊戲仍然是它的成長引擎,但即使在當時,黃仁勳這個在美國奧瑞岡州立大學(Oregon State)和史丹福大學(Stanford)攻讀電機的台灣移民,就已經看出一條不同的前進之路。當時,資料科學家正開始委由電腦以更快的速度,執行複雜度高深得多的運算,因此NVIDIA開始投入數十億美元研發經費,創造能支援人工智慧(AI)應用的晶片。到了2010年代中期,NVIDIA聚焦人工智慧的晶片,已經開始主宰這個新興市場,出現在自動駕駛汽車、機器人、無人機和數十種高科技工具的內部。只要看一下NVIDIA的股價表,就可以知道這個賭注的報酬有多大:從2015年末到2018年末,這家公司的股價成長為14倍;這樣的績效表現把56歲的黃仁勳推上了《哈佛商業評論》今年全球最佳績效執行長的榜首。

黃仁勳是首次登上第一名寶座的新臉孔,但他並不是第一次進榜:他在2018與2017年分別名列第二名與第三名。〔去年的第一名是西班牙零售業者Inditex的帕布羅.伊斯拉(Pablo Isla),他已經從執行長轉任董事長,因此不列入2019年的評比。〕這種一致性,在我們的排行名單上是常見現象。有別於根據主觀評估或短期指標的評比,我們評比的根據,是執行長整個任期當中的客觀績效衡量指標,而這些「職涯數字」往往能保持穩定。因此,去年上榜的100位執行長中,有65位再度出現在今年的名單上,也就不足為奇了。

亞馬遜財務績效佳,ESG評等不高-貝佐斯跌出榜外

儘管我們的評比方法出現一項變動,他們還是蟬連進榜。自從2015年,我們的評比不只依據財務績效,還納入了環境、社會與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ESG)評等。過去四年當中,在每位執行長最後排名的計分裡,ESG分數的權重為20%。今年,我們把ESG的權重調高為30%(見邊欄:「評估方式變動:非財務指標權重提升」)。這項轉變反映出一個事實,就是愈來愈多基金公司和個人在做投資決策時,遠比以往更注重獲利以外的指標。這種意識變化的訊號之一,就是在2019年8月,企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成員當中的181位執行長,簽署了一份宣言,聲明企業的目的不只是服務股東,還要滿足其他四種利害關係人群體:員工、顧客、供應商和社區。

ESG權重改變,的確讓一位執行長跌出榜外:亞馬遜(Amazon)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如果只看財務績效,貝佐斯自2014年起,每年都位居執行長100強的榜首。然而,由於亞馬遜的ESG分數相當低,貝佐斯因而無法進入今年的榜單。兩家協助本刊進行評比ESG資料的公司之一是永續分析公司(Sustainalytics),該公司表示,這些分數反映的是工作條件和聘雇政策、資料安全性和反壟斷議題所帶來的風險。

高績效領導人的任期都相當長,四位女性位居前50強

一如以往,女性在這一百位領導人當中所占比率偏低。不過,2019年的榜單確實透露了一點好消息:有四位女性執行長進入百大排行榜(全都位居前50強),相較於2018年有三位、之前歷年只有兩位進榜,今年有所成長。《哈佛商業評論》每年在發布榜單時,都有讀者抗議女性進榜人數稀少,而每一年我們的回應都是,這不是女性執行長本身績效造成的結果,而是擔任執行長的女性本來就有如鳳毛鱗角;我們也對這個現象感到遺憾。

出現在100強榜單裡的執行長,任期都相當長,這點顯示董事會樂於讓高績效領導人留任多年。標準普爾五百指數企業的執行長,平均任期是7.2年;相較之下,《哈佛商業評論》最佳績效執行長的平均任期是15年(我們的評量方法排除了任期低於兩年的執行長,這可能是造成任期數字這麼高的原因)。

排名列表之後的文章,從不同角度檢視長任期現象。人才招募公司史賓沙(Spencer Stuart)討論到一項資料驅動研究的結果,顯示執行長的績效與任期之間關係的一個常見模式。那項研究的發現包括:因績效卓越而順利進入第二個十年任期的執行長,通常會出現一段績效優於平均水準的時期,而《哈佛商業評論》全球執行長100強名單上,有多位執行長正處於這個時期。此外,曾擔任美敦力(Medtronic)執行長十年的哈佛商學院教授比爾.喬治(Bill George)主張,許多執行長會在職位上待得太久,是因為他們找不到適當的時機退休,也想不出下一步要怎麼走。他提出一份路線圖,可用來思考這兩個問題。

但目前看來,執行長今年榜上有名的企業,它們的投資人都會希望黃仁勳與其他執行長留任,繼續展現績效。

評估方式變動:非財務指標權重提升

為了編製我們的全球百大執行長名單,我們首先收集2018年底還屬於標準普爾全球1200指數(S&P Global 1200)成份股的企業(這個指數涵蓋70%的全球股市市值,遍及北美洲、歐洲、亞洲、拉丁美洲、澳洲等各區域的企業)。我們排除上任不滿兩年的執行長,以確保有足以評估的績效紀錄資料。我們也排除在2019年7月31日前卸任的執行長。最後我們篩選出的評選對象,包含總部分別位於29個國家、876家企業的883位執行長(其中有數家公司設有共同執行長)。

我們的研究團隊,由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兼任教授娜娜.馮柏努斯(Nana von Beruth)領導,參與協助的人員包括編碼人員佩姬.林(Peggy Lam)和歐諾芮那.布諾努(Onorina Buneanu),以及11策略與管理(Eleven Strategy & Management)的資料顧問莫蘭德.史塔德(Morand Studer)與丹尼爾.柏納德斯(Daniel Bernardes)。研究團隊蒐集各家公司每日財務資料(由Datastream與Worldscope彙整),資料期間為每位執行長上任第一天起,到2019年4月30日止。(少數在1995年之前就任的執行長,我們以1995年1月1日為報酬率起算日,因為在此之前並沒有產業調整後報酬率的資料。)然後,我們計算每位執行長任期內的三項指標:國家調整後總股東報酬率(包括股利再投資),這項指標可抵銷純粹因在地股市上漲而增加的報酬;產業調整後總股東報酬率,這項指標可抵銷因整體產業榮景而增加的報酬率;市值變化(調整過股利、股票發行與股票買回等因素),以通膨調整後的美元來衡量。

接下來,我們排列每位執行長在各項財務指標的名次:從第1(最優)到第883(最差),再將三項名次平均,得出整體財務排名。綜合三項指標,是平衡而穩健的做法:雖然國家與產業調整後的報酬率,對小型公司較有利(基數低,較容易創造高報酬率),但市值變化對較大型公司較有利。

為衡量執行長的非財務面績效,我們向永續分析公司請教,它是提供環境、社會與治理(ESG)相關研究與分析的領導機構,而它的主要合作對象,是金融機構及資產管理公司。我們也採用CSRHub的諮詢服務,它蒐集、彙總超過六百個ESG資料來源,並加以標準化,其中包括來自頂尖ESG研究機構的八個資料集;它的主要服務對象,是希望改善本身ESG表現的企業。我們計算我們資料集裡各家企業的兩項ESG排名,一是利用永續分析公司的評分,一是利用CSRHub的評分。最終排名的計算,是綜合整體財務排名(權重為70%)與兩項ESG排名(權重各是15%)。

《哈佛商業評論》的全球百大執行長排名這個構想,出自莫頓.韓森(Morten T. Hansen)、荷蜜妮亞.伊巴拉(Herminia Ibarra)與巫爾斯.培爾(Urs Peyer)。過去的排行榜發布在《哈佛商業評論》,分別在2010年(全球繁體中文版2月號),以及2013年和之後的每一年,不過,評量方法在這段期間曾歷經幾次變動。

(周宜芳譯自“The Best-Performing CEOs in the World, 2019,” HBR, November-December 2019)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