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人人都能創造軟體的時代

What Will Software Look Like Once Anyone Can Create It?
希社.梅羅特拉 Shishir Mehrotra
瀏覽人數:1035
YouTube前高階主管分享,如何在不會寫程式的情況下打造應用程式。

2008年的時候,網飛(Netflix)還透過郵遞方式寄送DVD,那年我決定加入Google最新收購的公司,一個叫做YouTube的影片平台。現在很難想像,可是當時許多人都對YouTube抱持懷疑態度。對他們來說,這個平台充斥了畫質粗糙的貓咪短片,而且虧損速度飛快。我的看法卻不一樣。

兩個月後,我受邀對坐滿會議室的產業高階主管發表演說。我當時說的第一句話,後來成為我接下來十年的口號,那就是:「線上影片未來對有線電視造成的影響,會像當初有線電視對無線電視造成的影響一樣。」

我解釋說,過去無線電視只有三個頻道,之後出現了有線電視,沒有人知道我們為什麼會想要三百個頻道。我說,就像我們從三個頻道成長到三百個頻道一樣,很快地,線上影片會讓我們從三百個頻道變成三百萬個頻道,希望這些頻道是在YouTube上。

會議室裡的聽眾一言不發盯著我看。我把YouTube跟ESPN、CNN和MTV相提並論,聽起來實在遙不可及。那時,我們被拿來跟MySpace或Flickr相比,大家不認為我們足以挑戰好萊塢。

我對這項宣言有信心,因為我觀察到愈來愈多的證據。每一天,我都聽到不可能有大發展的某個人,一夕之間增加了一百萬個訂閱者。誰能想到,一個13歲男孩在父母親的客廳裡翻唱歌曲,會吸引眾多歌迷,引發小賈斯汀狂熱(Biebermania)?

不過,我最喜歡的意想不到的成功故事,是我的大學朋友薩爾.可汗(Sal Khan)。薩爾一開始在YouTube發布影片,是為了指導他的侄女做功課。那些影片是他解決代數問題的簡單錄影,基本上跟你在電視上看到的節目類型完全相反。可是大家都很喜歡。某天我們一起晚餐時,薩爾問我,他看到的觀看量數字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話,他是不是應該辭掉避險基金分析師的穩定工作,全心投入這項工作。當時薩爾的妻子(當時懷孕)冷冷地看向我。我告訴他我無法承諾任何事情,可是我把自己的職涯都投注在線上影片。後來薩爾辭掉了工作,而現在他的可汗學院(Khan Academy)是全球最大的教育網路之一。

像薩爾這樣的「創客」(maker,或譯「自造者」)不只是出乎意料地出現在YouTube上;他們正在許多類似產業中崛起。他們在Etsy上出售自己的工藝品。他們在Airbnb上開了自己的民宿。我認為你也可以把線上遊戲「要塞英雄」(Fortnite)和「當個創世神」(Minecraft)歸類為這個趨勢:即使在玩線上遊戲時,人們也在設計自己的體驗。

在所有的這些例子裡,平台都袖手旁觀,讓使用者社群把自身轉變成「創客」社群。

我稱之為「創客世代」(Maker Generation)。

而且我預測,他們接下來會以軟體為目標。這些創客不會只是矽谷的工程師;他們也會是問題解決者和工具製造者,也與YouTube創作者一樣來自分布廣泛、意想不到的各個地方。

在電腦運算的早期,軟體是由業餘愛好者所打造的。私家電腦俱樂部(Homebrew Computing Club)、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沃茲尼克(Wozniak)、比爾.蓋茲(Gates)就是例子。這群人全都認為,這項聰明的新技術可以讓任何人打造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隨後出現了SAP,我們看到了情勢轉向大型應用軟體公司發展。在這個世代,資訊科技團隊會為全公司買下一套龐大的系統,試圖解決每一個問題。

然後到了2000年代,我們看到了大量的套裝應用程式。在商業界,這被稱為「軟體即服務」(SaaS, software-as-a-service)。如果你碰到問題,不需要詢問資訊科技部門,你可以帶著信用卡到Salesforce.com這類地方,購買它提供的許多特定解決方案當中的一個。團隊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一套」軟體,以協助完成工作。而在此同時,我們在自己的手機和平板電腦上,快速瀏覽App Store和Play Store上的四百萬個應用程式。

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有句名言:「軟體正在吞噬全世界。」應用程式的爆炸性成長,塑造了現代生活的每個層面,包括我們的工作、我們的溝通、我們的交通運輸、我們的金融系統,甚至影響到我們的食物生產。我們的世界有這麼龐大的一部分,竟然是由這麼一小群專家所打造,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認為軟體正在進入一個新階段,這階段擁有自己版本的「創客世代」,也就是人們不想要購買別人打造、一體適用的解決方案,而想要自己打造。套用馬克「軟體正在吞噬全世界」的說法,很快地創客就會開始吞噬軟體界。

過去的幾十年裡,軟體產業一直很難實現這樣的大眾普及化。我認為,原因在於它的介面。

未來主義者、曾任蘋果公司設計師的布萊特.維克多(Bret Victor),對於數學有一個很棒的比喻:「你有沒有試過用羅馬數字來做乘法?那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不可思議地困難。正因如此,在14世紀之前每個人都認為乘法是很難的概念,只有數學精英才能處理。後來出現了阿拉伯數字,透過它們容易理解的位值,我們發現即使是七歲的孩子也能好好算乘法。乘法的概念並不難,但問題在於,當時的數字的使用者介面很糟。

軟體的問題也是同樣的情況。難以理解的應用程式介面(API)。擺設位置完美的分號。巧妙排序的命令行參數。使用等號的三種方法。這是羅馬數字版本的軟體。軟體需要一個新的介面,一種新的語言。

少數幾家公司已經注意到這個問題。比方說,Glitch、Zapier和IFTTT等公司,設法讓任何人都能做到通常只有程式開發人員可以辦到的事。另外還有AirTable和Quickbase之類的公司,正讓更多使用者得以運用資料庫。我自己的公司Coda,認為新的介面將會是我們了解和信任的介面:一份文件。創客一開始先從空白畫布和熟悉的閃爍游標開始,然後使用一組新的建構基礎,來創造威力可媲美應用程式的文件。

例如,有位名叫希望(Hope)的烘焙師,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經營一家小型穀麥片公司。希望對於如何管理她事業的零售商關係,有一套特定的見解,可是找不到任何軟體能做這件事。所以她建立了一套文件來解決自己的問題。有了適合的建構基礎,她便能從軟體買家轉變成軟體創客。

「創客世代」會帶來什麼東西?今天,世界已經用人為方式把我們分為兩個陣營:一邊是製造軟體的人,另一邊則是使用軟體的人。一旦我們想出一個更好的介面(也就是我們的「阿拉伯數字」),我預期目前這種區分法就會消除。而一整天生活都與軟體為伍的人,終於能夠創造自己的軟體。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會開始為小規模對象設計應用程式,而非針對大型使用者設計。企業將會運用自家的應用程式,這些是為每個團隊、專案和會議量身打造的數百個應用程式。在這樣的世界裡,不再會有邊緣案例(edge case)這樣的東西。之前沒有獲得足夠服務的所有團隊和個人,都會獲得完全符合需求的解決方案,不必再向工程師苦苦哀求。

軟體的領域會變得更廣大、也更有趣,可是也會有更多雜音。每出現一個傑出的解決方案,可能會有另外一百個不怎麼出色的解決方案。我們將會看到非常多的想法,充滿了我們未曾預期會有的軟體。這就是「創客世代」的運作方式。

我個人等不及看到這一切實現。

(蘇偉信譯)



希社.梅羅特拉 Shishir Mehrotra

曾擔任YouTube副總裁,目前是Coda共同創辦人及執行長。


本篇文章主題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