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後,英國及歐美的政策制定者應如何因應

What British, European, and American Policymakers Need to Do Now
華特‧福力克 Walter Frick
瀏覽人數:2651

英國公民投票通過脫離歐盟的消息,在6月24日震撼了金融市場,並預示這可能是未來好幾年,歐洲經濟動盪的開始。政策制定者能做些什麼來因應?我請教了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總裁亞當.波森(Adam Posen)。之前,他曾受英國財政大臣任命為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內負責利率制定的貨幣政策委員會(Monetary Policy Committee)的外部委員。

華特.福力克問(以下簡稱問):政策制定者對於經濟惡果有多少控制力?從短期和中期來看。

亞當.波森答(以下簡稱答):他們在中期有一些控制力;在短期或長期,控制力微乎其微。就英國來說,短期內經濟衰退幾乎是木已成舟。美元和日圓的升值, 以及英鎊和歐元的貶值,幾乎已成定局。歐洲的成長減緩,美國減緩的幅度較小一些,幾乎已成定局。所有這些都是他們目前無法改變的。這些影響在接下來的,比方說六個月,會發揮出來。

在中期,意思是六個月到兩年,英國新政府和歐盟的代表(無論是誰來和英國政府談判),確實有很大空間可以有所作為。他們可以決定,就英國和歐盟關係的談判,要持續多久。他們可以決定,談判的衝突性有多大,至少是在公開場合顯現的。他們可以決定,要多快表明談判的極限在哪裡。然後,顯然有明確的條款規定,歐盟的工作人員,尤其是那幾百萬已住在英國的人,有多少餘地得以繼續在英國工作和進出英國,以及有多少英國商品與服務進入和離開歐洲。

但從長期看,這是非常重大的事。它改變了歐洲政治的平衡,對美國政治的平衡,對各種產業與貿易的管理政策的平衡。而且它為全歐洲的一些反歐洲一體化(anti-European integration)或反移民、右翼的政黨,啟動了額外的助力。在英國,它啟動了將會讓英國分裂不和的一些事物。所以,這個公投結果引發了許多長期的、憲法相關的政策問題,需要做很多事情來彌補。

問:英國央行基本上是說,「我們為這件事做了安排」,並說準備了2500億英鎊來做銀行體系的後盾。那樣做會有什麼影響?

答:那個聲明中已經說的和沒有說的,都很重要。英國央行今天的聲明非常有用,聲明中說了兩件事:首先,現今的英國銀行體系,遠比2008年時強壯得多。它受到比以前好得多的監控,它有較多資金,它的槓桿比率較低,因此,這種衝擊對它造成的風險小得多,人們應該鎮靜。他們說的第二件事是,你提到的2500億英鎊。他們隨時可提供大量流動資金,那是手頭上的大量現金,如果,比方說,有極龐大的人數要把他們的英鎊換成歐元或美元,或是人們想把自己的錢從英國的銀行提領出去,轉進別的地方,他們已作好準備。而且在人們擔心有恐慌或銀行擠兌的時候,你說有許多錢仍然可以取得,這似乎已經奏效。目前似乎沒有任何那種恐慌,儘管在金融市場匯率有很大波動。

因此,英國央行做了很好的準備,但同樣重要的是,要注意他們沒有說的事情。他們清楚表明,將作出必要的應對措施,但根本沒有說是什麼應對措施。是否會提高利率,或做更多的量化寬鬆──對於他們的貨幣應對措施的方向或性質,他們完全沒有表態。因為他們的應對措施一部分將是取決於匯率和通貨膨脹率如何演變。他們在這個時候沒有作任何具體承諾。

問:政策制定者有什麼其他工具,可用來遏止損失?

答:在歐元區,他們已經作好準備,隨時可照顧南歐疲軟的經濟體。如果英國脫歐的效應有影響到南歐,可能就需要一些擴大的貨幣刺激措施,也許是一些財政刺激政策,但那些都是可以管理的。對英國來說,在六個月到兩年的中期,所有的談判繼續進行時,英國政策制定者仍有空間減輕衝擊或進行處理,但將會困難得多。因為有不確定性,他們在財政政策上的任何積極作為,可能會遭到困難。英國央行就像其他主要央行,利率只略高於零,所以沒有太多調降利率的空間。他們可以採取更多量化寬鬆措施,但可能必須做很多努力,以彌補經濟的衰退。同時,英國的通貨膨脹可能上升,那是因為有不確定性,而且很重要的是,因為英鎊下跌了。所以這限制了英國央行可以彌補的空間。

問:投票之前,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曾談到,他對這次投票的應對措施將是增稅和削減支出,以維持預算平衡。像這樣的緊縮措施是明智的嗎?

答:我認為他們不應該在這個時點上,自動加強財政緊縮。在投資方面可能會有大幅衰退,主要是在企業部門和住宅營建業。疲軟的英鎊將只能部分抵銷這一點。加強緊縮措施將是一大錯誤。市場可能會限制來自英國的任何進一步的財政刺激做法,但英國政府公債利率目前仍然很低,不利用它是很愚蠢的。

問:歐洲怎麼樣?如果我們撇開歐洲央行能做的,有什麼是歐洲的政策制定者可以做的嗎?

答:我認為即將會發生的是歐洲會齊心協力,以強化歐洲的做法和歐洲的經濟體。我想,那正是他們應該努力的地方。傳統的信念是,歐洲在面臨危機時,會試圖做較多整合,試圖建立新機構。鑑於這場危機的性質,以及這些本土主義者和各國反歐政黨的崛起,如法國的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那樣做可能是危險的。

另一方面,如果歐洲領導人想出一套切實可行的事情來做,超過技術官僚的小幅調整做法,但看上去不像是要求公投那麼危險,他們也許能有所作為。一件大事將是繼續完成銀行體系和資本市場的統一,尤其是如果英國現在脫離了。另一件事將是共同投注金錢以實施共同邊界,管制來自歐盟以外的移民。在目前的移民情況下,這個做法可能在政治上很受歡迎。因此,有一些事情是歐洲可以做的,但他們需要有政治判斷力和領導力。

問:美國的反應怎麼樣?這是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的升息(或是降息)時機嗎?或是,美國會以任何一種其他的財政政策來因應?

答:美國可能不需要作那麼大的反應。美元走強對美國經濟將會有一些負面影響,英國成長放緩對美國也會有一點直接影響。但在未來6至12個月,那個影響可能是0.25%或更少的國內生產毛額(GDP)。那不是微不足道的,但也不是你可以輕易微調的。如果聯邦準備理事會要逆轉貨幣政策的路線,現在就開始放寬鬆,那可能完全只是在嚇唬人們,讓人們以為情況比實際上的更糟糕。所以,他們對那件事必須謹慎些。如果事情真的變得很糟,他們就不應該猶豫,但那樣做有一些風險。

它進一步推遲聯邦準備理事會升息的可能性,至少要等到秋天。這可能壓低聯邦利率,因為人們正在把資金撤離英國和歐洲(撤離歐洲的金額略少一些),他們希望去一個安全的地方,那將是美國。我認為最後會是寬鬆的借貸環境,部分是受美元走強的影響,但主要是資金流入美國,和聯邦準備理事會延遲升息所致。

問:你認為會有任何其他風險,或你願意提供其他政策建議嗎?

答:我想到我在英國公投前一直強調的,值得擔憂的一件事,就是假設英國至少會有溫和的衰退,那麼在這些不確定因素去除之前,英國新政府都很難進行重大的財政刺激,或真的改變貿易和製造業的現況。他們將會拚命尋求其他辦法。我擔心他們終究會做的是,競相對金融監管追求最低標準,他們會試著這樣說:「好吧,我們必須保持倫敦市蓬勃發展,我們承受不起讓他們搬走,我們必須搶占市場,所以讓我們提供銀行和金融公司寬鬆、溫和的監管,讓他們留在這裡。」

我想那是比較可能發生的,因為即將要入閣的那些人,是非常堅決反對管制的。他們反對歐盟的部分論點是,歐盟對英國過度監管。

這產生嚴重的後果,不僅影響到歐洲,而且影響到美國。2008年,英國當局的寬鬆監管,是導致美國國際集團(AIG)的財務項目造成一些嚴重破壞的部分原因。因此,我也擔心這一點。(侯秀琴譯)



華特‧福力克

華特‧福力克 Walter Frick

華特‧福力克在《哈佛商業評論》擔任副編輯。在Twitter@wfrick上追蹤他最新動態。


本篇文章主題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