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2017年1月號

中國政府是創新推手或阻力?

How China's Government Helps -- and Hinders -- Innovation
阿尼爾.古普塔 Anil Gupta , 王海燕 Haiyan Wang
瀏覽人數:1745
  • "中國政府是創新推手或阻力?"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中國政府是創新推手或阻力?〉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中國政府是創新推手或阻力?〉PDF檔
    下載點數 10
中國政府是創新推手或阻力?
根據報導,中國政府正竭力往高階的科技領域發展。中國已不再是全球低成本的製造國,創新現在成為中國發展藍圖中最重要的一環。

由於中國的意識形態傾向,它正像是在從事一項獨特實驗,看看國家權力是否能促使經濟變得更創新。我們的分析顯示,到目前為止,這項實驗的結果好壞參半。在一些重要層面,政府顯然扮演重大的推手角色,但在其他層面,政府不自覺阻礙了中國成為科技巨擘。

政府要推動創新,最重要的角色,是針對創新積極增加投入要素。在研發上的總投資(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從2000年的0.9%,提高到2015年的2.0%,而且可望在2020年時達到既定目標2.5%。2015年,中國占全球研發開支的比率是20%,遠高於日本的9%或德國的6%,僅次於美國的26%。每年畢業的科學和工程學博士人數大幅增加,現在僅次於美國。

近年來,中國政府也推出許多致力於培養科學人才的計畫,其中較著名的包括:「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National Science Fund for Distinguished Young Scholars,對值得資助的科學專案提供研究支援)、「長江學者獎勵計畫」(Chang Jiang Scholars Program,延攬傑出的客座教授),以及「千人計畫」(Thousand Talents Plan,吸引海外優秀的研究人員回國)。

中國政府也在太空探索、國防和超級電腦等領域的科技進展上,扮演直接的角色。在全球,這些產業唯一或主要的顧客通常是國家。因此,這些部門的科技創新往往是由政府提供資金,並在政府或半官方實驗室內進行。

因此,有很多活動是關於所謂的「投入面」,但這樣會有什麼影響?「產出面」看起來如何?中國在「產出面」的紀錄乏善可陳。從2010到2015年,美國專利與商標局(USPTO)核准的專利中,來自中國的專利比率只有2.2%。在相同期間,來自日本、德國和南韓的發明,在USPTO核准的專利中,分別占了18.8%、5.5%和5.5%。根據最新的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報告,以被引用最多的科技出版物來說,全球前三十所大學中,沒有一所是中國大學,而且中國在全球被引用最多的出版物中所占比率微乎其微。

中國的研發體制看來生產力低落,一部分原因在於,研發投資與成果之間,有時間落後的情況。另一部分原因在於,中國社會文化背景的層面,例如,背誦式學習的傳統,以及對階級制度的尊重。但重要的是,中國的創新挑戰絕不僅是時間落後和文化因素。政府有些政策和做法,表面上是為了協助中國成為創新巨人而設計,但它們本身其實是一大障礙。

首先,如同《科學》雜誌(Science)一篇社論中指出的,中國政府研發經費的分配,大多是根據政治關係,而不是由獨立的科學小組來判斷專案價值。這種做法提高了一件事情的風險:有些經費可能花在花俏的建築物和設備上,而不是花在實際的研究上。

其次,中國花了相當少的費用(只有總額的4%)在基礎研究上,遠低於OECD經濟體(占總額的17%)。結果,中國研發體制的主要重心,仍集中在稍稍調整既有的知識,以針對中國市場量身打造產品和服務;沒有將足夠的研究行動,導引到開發「世界前所未見」的科學構想和技術。

第三,政府特別優先考量專利的數量,而不是專利的品質。從2010到2015年,中國向美國國家智慧財產局(Stat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提出的專利申請案數量增為三倍,從三十萬件達到逾九十萬件。「十三五規畫」(The 13th Five-Year Plan)的目的,是在2020年之前,再度把數字加倍,達到180萬件。為了規模而追求規模,很可能使一般專利的品質更進一步降低。

第四,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of China)使中國研究人員難以取得全球資訊。中國研究人員無法使用Google學術搜尋(Google Scholar),他們可以使用的是百度學術搜尋(Baidu Scholar),這個搜尋引擎在搜尋中國學術文章上很有用,但在搜尋國際期刊上就不行了。

第五,外國企業覺得,為了進入中國市場,經常面臨轉移技術的壓力,而且,在中國法院的智慧財產相關判決中,它們處於明顯不利的情況。因此,結果一直如此:雖然幾乎所有西方科技巨擘在中國都設有研發實驗室,但他們多半從事調整適應當地市場情況的研究,而不是開發下一代的技術和產品。他們不想冒險把尖端技術工作過早轉移給中國競爭對手。這造成的後果是,中國錯失了從全球頂尖科技開發者從事的尖端研發工作那裡產生的外溢效果(spillover effect),這種效果是促使矽谷等創新生態系統崛起的關鍵驅動力量。

中國的研發體制看來生產力低落,一部分原因在於,研發投資與成果之間,有時間落後的情況。另一部分原因在於,中國社會文化背景的層面,例如,背誦式學習的傳統,以及對階級制度的尊重。

中國和印度之間的比較,提供一個明顯的對比。除了在國防等某些產業之外,印度並未制定協助國內企業超越外國企業的政策。一般外國企業也覺得,關於智慧財產保護,印度遠比中國安全。因此,即使印度在研發上的費用只有中國十分之一,全球最大的幾家科技巨擘在印度從事的尖端研發,多於在中國從事的研發。根據我們的分析,在2010到2015年,美國前十大科技巨擘在印度實驗室向USPTO取得的專利,比在中國實驗室取得的專利多出50%。

上述的分析對中國政府扮演創新者的角色,做出三個結論。第一,政策的內容很重要。第二,政策目標基本上不一定會轉化成理想結果。第三,可能很難避免政治意識形態和創新規則之間的固有矛盾。

從中國的規模,以及它在數學、科學和工程教育的品質來看,我們認為有一件事無可避免:中國終將成為全球的科技巨擘之一。但要讓這種情況早日發生,中國領導人必須重新思考政策和計畫的設計、自由存取資訊的利弊、強大智慧財產權制度的重要性,以及外國多國籍企業在加速外溢效果上扮演的角色。

(林麗冠譯自2016年11月16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阿尼爾.古普塔 Anil Gupta

美國馬里蘭大學史密斯商學院(Smith School of Business)策略、全球化與創業學講座教授,中印學會(China India Institute)共同創辦人,與人合著《企業如何正確制定中印策略》(Getting China and India Right, Wiley, 2009)。


王海燕 Haiyan Wang

中印學會(China India Institute)執行合夥人,與人合著《企業如何正確制定中印策略》(Getting China and India Right, Wiley, 2009)。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