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2016: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6: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6年11月號

突破台灣人才短缺危機

採訪整理 ■ 李致嫻 採訪整理 ■ 李致嫻
瀏覽人數:16217
(由左至右)陳煜輝、卓永財、馬修.佩士、余俊彥、高希均、周行一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10月21日以「人才,決定台灣大未來」為題舉行論壇,慶祝十週年,邀請政治大學校長周行一、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中鼎工程集團董事長余俊彥,以及美商宏智國際顧問公司(DDI)繼任管理部門副總裁馬修.佩士(Matthew Paese)等嘉賓與會,與現場數百位長期訂戶互動。會中議題聚焦在台灣企業難以成功升級的關鍵挑戰:人才嚴重短缺。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10月21日以「人才,決定台灣大未來」為題舉行論壇,慶祝十週年,邀請政治大學校長周行一、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中鼎工程集團董事長余俊彥,以及美商宏智國際顧問公司(DDI)繼任管理部門副總裁馬修.佩士(Matthew Paese)等嘉賓與會,與現場數百位長期訂戶互動。會中議題聚焦在台灣企業難以成功升級的關鍵挑戰:人才嚴重短缺。而人才短缺卻肇因於大學教育品質不佳,造成產學落差。與會者一致認為,如果高等教育繼續忽視市場競爭,人才荒問題幾乎無解。

面對台灣人才荒,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在開場致詞表示,「承認事實,台灣不僅人才短缺,我們也沒有最好的人才,只有二、三流人才!」

台灣人才荒由來已久,近十年,不同的調查機構都曾指出,台灣人才外流嚴重,數字從五十萬、一百萬、一百五十萬逐年攀升。而洛桑管理學院、世界經濟論壇等國際機構發行的競爭力調查,也都指出一項嚴苛的事實:「台灣經濟競爭力優勢與勞力成本低廉有關,但低工資卻帶來惡性循環,讓企業附加價值能力再提升遇到困難。」

但在「人才,決定台灣大未來」論壇上,與會者進一步提出企業創造附加價值能力低落的關鍵,是高等教育品質低落。

產學落差嚴重,企業找不到戰將

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指出,台灣高等教育體系正與產業、社會日益脫節。

在他演講的投影片上出現了這幾個句子:「大學是國家社會發展的基礎,沒有優良的大學做基礎,很難成就一流的國家;如果台灣經濟持續沉淪,台大能靠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論文數,就成為世界頂尖大學?」

「現在的機械系學生是看不懂機械的!因為他們為了拿到博士,要發表兩篇論文,(為了好過關),主題多半與半導體製程技術有關。」卓永財說,台灣的大學過於注重論文數量,卻忽視研究品質;台灣要發展DRAM產業,但關鍵製程與專利研究都在韓國人手上,最後兩兆雙星計畫失敗,總計新台幣五千億元投資全軍覆沒。

卓永財再舉例:「我們的大學教育課程都是抄美國,他們的會計系不教外匯風險,我們就不教。但美國用的是美元,我們用的是新台幣,非常需要知道如何處理外匯風險,結果會計系、企管系都不教(外匯風險)。」

中鼎工程集團也是人才荒的受害者。董事長余俊彥說,「一個能帶十億美元統包工程的專案經理,得至少二十年的訓練。」中鼎作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EPC(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指設計、採購與施工總承包)業者,願意花錢、花時間培訓人才,但是人在哪裡?余俊彥表示:「電機系畢業生大部分也都跑到半導體業,大學電機系現在也不教傳統電熱學;中鼎根本找不到有現場能力的電機工程師,只好去越南找人。」

即使是最基本的外語能力,往往許多專業人才並不具備,企業只好「自力救濟」。余俊彥說,中鼎集團連秘書都要考多益語文測驗,所有職位沒有通過語言門檻就不能升遷;24年前就到德國設廠的上銀則祭出重賞,除了英文,另訂德語、俄語等外語檢定通過者,月薪加碼新台幣15,000元,終身有效,藉此激勵員工與世界接軌。

台灣工資增幅倒數第二,缺乏留才優勢

政治大學校長周行一則以「人才危機與培育的挑戰」發表演講,他在台上放出一張投影片,比較1990到2012年之間,各國累積工資成長率及累積生產力成長率。如果工資累積成長率表現比累積生產力成長率表現好,那麼線性就會往上,顯示勞工在經濟成長期間,分到的利益比重比較大;反之,線性就會往下,顯示勞工從經濟成長分利不夠多。而在長達12年的調查期間,諸如中國大陸、澳洲與美國的線圖方向往上,但代表台灣的線圖卻一路往下,降幅僅次於印度,在亞太地區12個主要經濟體中排名倒數第二。

這張圖顯示,台灣勞工工資漲幅嚴重跟不上經濟成長速度;另一方面也顯示,由於過去企業生產力提升,主要是來自於生產自動化普及,以及廠商去海外尋求成本更低的勞力、土地等資源貢獻,勞力貢獻不高。但工資提升速度太慢,則進一步惡化了台灣留才能力,形成惡性循環。

高等教育嚴重高中化

勞工創造的附加價值低,則與人才供給引擎高等教育的素質低落有關。周行一表示,由於台灣升學主義掛帥,學生終日埋頭於填鴨考試,但學的東西經常與解決問題無關。

「企業要因應商業競爭,至少要有決定產品訂價、生產量、從市場退場與進場的權利;不過受法規管制,台灣的大學並沒有決定這四個競爭要素的自主權。」周行一指出,大學從學費到學生人數都受到管制,舊校退場有阻礙,新校進場更困難,「大家會說台灣有160所大學了,怎麼還可以有新學校進場?這麼想就錯了,就是要有競爭,讓表現不好的舊學校退場,不是嗎?」

周行一呼籲與會者,「支持停止管制大學的主張!」競爭才是提升高等教育品質唯一解方。




本篇文章主題培育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