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重建信任好關係

重建信任好關係

2009年6月號

克魯曼沒料到的風暴

Economist Paul Krugman on being surprised by the spread of the downturn
保羅.克魯曼 Paul Krugman
瀏覽人數:9097
  • "克魯曼沒料到的風暴"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克魯曼沒料到的風暴〉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克魯曼沒料到的風暴〉PDF檔
    下載點數 5
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是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最近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他說,他真正的才華,是用簡單的模型,解說複雜的經濟現象,這個部分屬於學術研究領域。他的另一份工作,是擔任部落客和《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展現類似才華來探究複雜問題的本質。

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是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最近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他說,他真正的才華,是用簡單的模型,解說複雜的經濟現象,這個部分屬於學術研究領域。他的另一份工作,是擔任部落客和《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展現類似才華來探究複雜問題的本質。

吃驚:全球傳染金融感冒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這次全球經濟崩盤,令你吃驚的事是什麼?

保羅.克魯曼答(以下簡稱答):散布問題的國際傳導機制,力量之大令人咋舌。恐怕沒有人預測到,全球經濟會如此同步沉淪。每一個國家都嚴重受創。有人認為金融問題是會傳染的,例如巴西會從俄羅斯那邊傳染到金融感冒,因為同時投資這兩個國家的某檔避險基金操作失敗;但我以前認為,這種金融傳染病未必會發生。結果證實,那種快速散布問題的情況,正是問題的核心。我應該正視這個情況,卻沒有做到。

歐洲缺乏統一的政府,也是個大問題。歐洲領導人想不出要如何彼此協調。我們總是在始料未及的地方,驚覺泡沫爆裂:一邊是西班牙和愛爾蘭出問題,另一邊是東歐國家出狀況。我們萬萬沒想到,那會使得已經出問題的全球經濟雪上加霜。

有人認為,美國深具創業和創新活力,不會深陷揮之不去的遲滯窘境。不過,創新、幹勁和創意,有助於長期經濟成長,卻無法讓你免於陷入棘手的景氣循環,甚至可能讓你暴露在更大的風險中。1920年代的美國,是世界上最具創新活力和生產力最高的地方,但當時仍面臨金融體系崩潰,和經濟大衰退。

問:這次危機使社會主義更受歡迎嗎?

答:沒有。更受歡迎的是有管制的資本主義(regulated capitalism)。不久以前,不少深具影響力的人士相信,承襲自新政(New Deal)的全套金融管理結構和安全網既沒必要,也扭曲市場。

但現在若是回顧管理較嚴的時期,令人不禁感嘆:「1930年代後約五十年內,我們不曾真正遭逢重大的金融危機。」在那段時期,你的銀行存款利息,也許不如管理鬆綁之後多,但現在看起來,這一點已經不像當時那麼重要了。

省思:高階主管有利無責

問:經濟崩盤,有哪些原因外界比較沒有注意到?

答:可以說,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邁可.詹森(Michael Jensen)在《哈佛商業評論》和其他的刊物撰文,引起我們省思這個問題。他指出,經理人的利益,並不一定和股東的利益一致。有些人認為,應該允許企業高階主管分享公司的利潤,藉此提供他們適當的誘因,這個觀念影響很大,但也可能造成很大的傷害。華爾街採用這種制度,因此,為企業創造兩、三年利潤的人,可以坐領高薪,但當一切榮景都幻滅之後,他們卻不必承擔任何損失。

此外,經濟學這一行也不能說毫無責任。由於高效率市場理論(efficient markets theory)風行,我們差一點就完全不管理金融市場,而這套理論,就是經濟學家提出的。

問:企業經理人需要改變行為嗎?

答:老實說,我對這件事沒有想太多,經濟學家的一個壞習慣,是認為私部門大部分時候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次發生的事,似乎跟非金融業的公司無關。過去十年,生產力成長率一直很高,表示非金融業的公司做得不錯。

不過我認為,與高階主管薪酬有關的一些問題,是金融業崩潰的重大原因之一,同時也誤導了其他產業的決策,只是影響程度較輕微。在許多情況下,高階主管的薪酬似乎過高,這是無庸置疑的。(莎拉.柯里夫〔Sarah Cliffe〕採訪;羅耀宗譯)



保羅.克魯曼 Paul Krugman

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普林 斯頓大學教授,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