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業務中國企業的三堂高效數位協作課

中國企業的三堂高效數位協作課

3 Lessons from Chinese Firms on Effective Digital Collaboration

組織協作此刻非常重要,而中國或許能提供有效的實作經驗。儘管中國較傾向集體主義的社會常規,以及偏好透過個人關係來管理的文化傾向,但有幾項實務做法,對任何有意追求更大規模協作的企業來說,仍切身相關。領導人可以調整這些構想,以符合他們當地的情境:以更水平、更利於共享資料的合作關係,補足現有的併購垂直關係。
組織之間的協作,從未像現在那麼重要。面對目前的疫情大流行,採取協作方法有助於處理因資訊不對稱、激勵措施方向錯誤,或缺少市場中介人所引起的市場失靈。然而,許多公司的合作方式,僅限於合資公司之類的正式機制,因而限制了協作範圍。中國或許能提供實用的靈感,在當地,新冠肺炎疫情僅是企業面對的眾多危機之一,而且許多不同的壓力與機會,也形成了一些獨特的企業合作實務做法。中國迅速轉變,從缺乏商業基礎設施的經濟體,蛻變成電子商務先驅,因而成為制定新的協作策略的實驗場。雖然形成這些實務的因素,有部分源於中國較傾向集體主義的常規,以及偏好透過個人關係來管理的文化傾向,但這些實務對任何有意追求更大規模協作的企業來說,仍具有切身相關性。根據我們在中國進行的廣泛研究與工作,我們發現三種協作模式,能為世界各地的高階主管提供有用的心得。「資料共享」模式在中國迅速發展的數位經濟中,生態系統巨擘崛起,特別是阿里巴巴(Alibaba)與騰訊(Tencent),這些大公司一直位於創造生態系統價值的最前線(也就是無法由任何一家公司獨力產生,而是由共享功能所創造的價值)。他們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採取較開放的資料架構。例如,阿里巴巴的盒馬生鮮(Freshippo)讓知名品牌與較不知名的中國中小企業,都能在這家線上/線下混合超市裡共享資料。阿里巴巴集團裡的物流資料平台菜鳥網絡(Cainiao),則透過複雜精細的水平合作網絡,來解決全球最大電子商務市場的後端配送挑戰,而相較於絕大多數由收購主導的策略,這種方法能以更快、更低成本的方式推動成長。這與亞馬遜(Amazon)等公司所代表的西方模式截然不同。阿里巴巴本質上是一個網路,向通過它網路的每一個事物收取佣金,而不會與生態系統的參與者競爭。另一方面,亞馬遜擁有存貨的所有權,而且據說在與第三方商家分享資料方面「以吝嗇出名」,並且經常與自身生態系統的合作伙伴競爭。阿里巴巴前策略長曾鳴(Ming Zeng)在他的著作《智能商業模式》(Smart Business)中特別強調:「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