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執行長親上火線拚業績!

執行長親上火線拚業績!

2021年4月號

參透中國路線,找出全球未來

天下文化
瀏覽人數:822
  • "參透中國路線,找出全球未來"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參透中國路線,找出全球未來〉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參透中國路線,找出全球未來〉PDF檔
    下載點數 10
中央研究院暨世界科學院院士朱雲漢,繼2015年《亞洲週刊》年度十大好書《高思在雲》之後,再次提醒所有讀者:全球化的裂解危在旦夕,國際秩序與人類命運將岌岌可危,唯有徹底理解美中關係與中國的發展道路,方能為全球趨勢的未來走向,理出清晰視野。

過去四十年,中國在很多方面都打破了歷史紀錄。從1987到2017年,中國的GDP成長了36倍。

歷史上另外一個曾出現大規模、大範圍、快速工業化的國家是美國,尤其在南北戰爭之後,美國興建橫跨東西兩岸的鐵路網,工業化進程全面加速。如果以2017年為終點反推,相較之下,美國總共花了117年,才讓自己的GDP成長了36倍,也就是,中國的工業化追趕速度,是美國的3.9倍。

中國建設21世紀水準基礎設施的速度,早已讓美國瞠乎其後。截至2018年底,中國的高鐵營運里程已達到2.9萬公里,超過世界高鐵總里程的三分之二;現在,中國已經有12億人使用4G通訊,4G信號的人口覆蓋率遠超過美國。為什麼英文世界的媒體經常說「China Speed」?什麼叫「中國速度」?這就是中國速度,史無前例,尤其是在幅員如此遼闊的版圖上,建設「經濟奇蹟」的速度。這很自然地讓西方國家和其他周邊國家感到震撼,甚至帶來壓力。中國的興起,在全世界的作用,就是引導全球趨勢。

中國快速發展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讓七億多人脫貧,也同時讓人類社會快速邁向全面消除絕對貧困人口。聯合國揭示新千禧年最重要的發展目標之一,就是從1990年開始,到2015年之前,將地球上生存在絕對貧困線以下的人口減半,然後逐步邁向全面消除貧困人口。現在看來,這個艱巨的任務有希望達成,最大功臣就是中國。

中國再興的全球意涵

中國再次踏上人類歷史舞台中央,帶給許多亞非拉美國家前所未有的自主發展機遇。從廣大亞非拉美國家的角度來看,中國的再興有特殊意涵。

當前西方國家內部湧現排外民粹主義,全球經濟正面臨逆全球化政治潮流的衝擊,對現有的全球多邊體制構成嚴重威脅,也對全球化進程構成嚴重干擾。在此世界秩序震盪與重組的關鍵時刻,中國做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與最大製造業基地,主動協同主要新興市場國家與歐盟國家,為全球多邊主義體制提供關鍵支撐。

整體而言,中國再興帶動世界秩序的重組;具體而言,中國興起帶動了六方面的結構性變化:

1. 賦予經濟全球化巨大的推進力量,讓超級全球化的作用與衝擊全面放大。

2. 削弱美國霸權的權力基礎,觸動戰後國際秩序的全面轉型。

3. 打破西方壟斷普世價值的話語權,推進多元現代化模式,取代一元化模式。

4. 拉抬非西方國家的全面興起,全面釋放「南南合作」的巨大潛力。

5. 引導全球化的未來走向,引領開發中國家修改全球化規則,改革全球治理機制與結構。

6. 加速由西方中心世界秩序,往後西方世界秩序的轉移。

中國已建構全方位、多層次、立體的全球與區域政策協調與深化合作機制,並正帶領新興市場國家推動全球治理改革,為全球化注入新動力,也開始為國際社會提供大量補充性或替代性國際公共財。它可以對全球化未來的路徑、指導思想,或是人類社會各地域彼此經濟合作和交換的遊戲規則,產生巨大的引導與修正作用。

世界經濟舞台主角換人

美國最重要的國家利益是維護全球霸權,維護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不允許任何可能凌駕自己之上的挑戰者出現。因此,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與對抗,在可預見的將來必然愈趨尖銳。

過去幾年,中國在相對低調的情況下,為國際社會提供大量補充性和替代性的國際公共財。同時,中國開始在新興市場國家內做為領導者,並在國際秩序重組過程中扮演建設性角色。

中國從2001年開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在短短十幾年裡面,已成為全球最大的貿易國,發展驚人。它的興起,重塑全球貿易格局,過去南方(開發中)國家,與北方(已開發)國家之間的不平等交換關係,被顛覆了。

當前全球主要經濟體的政策協商機制,主要由兩個集團主導,一是以美國為首的G7集團,一是以中國為首的「金磚五國」。川普的激進單邊主義,讓G7集團內部紛擾不已;「金磚五國」卻逐步升級為「金磚Plus」,中國計畫把土耳其、墨西哥、印尼等重要新興市場國家都納進來。過去世界各種經濟合作規則的主要制定者,都是美國跟西歐,但今後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市場國家,重要性會超過G7。

美國《金融時報》首席外交事務評論員拉赫曼(Gideon Rachman)用「東方化」(Easternisation)這個概念,來統攝21世紀國際政治的大趨勢。他認為從20世紀到21世紀,全球版圖最根本的變化,就是國際政治與經濟的重心不斷向東移,也就是向亞洲,特別是向東亞移動。他對亞洲日益上升的經濟實力深具信心,東亞將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生產基地、世界貿易的最重要源頭,而中國必然成為亞洲的龍頭。在這個大趨勢下,亞洲的國際政治,特別是中日韓三國關係及中印關係,將成為國際政治的主軸,就像歐洲曾是19世紀國際政治最重要舞台一樣。

(摘自本書第七章〈中國再興的全球意涵〉)

書名:全球化的裂解與再融合(增訂版):中國模式與西方模式誰將勝出?(The Future of Globalization:Fission vs. Fusion)

作者:朱雲漢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2020年5月29日




本篇文章主題國家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