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家長,也是好員工

Parents, Bring Your Whole Self to Work
凱莉.克爾本 Carrie Kerpen
瀏覽人數:817
職場父母總是擔心因為家務事耽誤工作而遭到歧視,以致有人選擇在職場上隱藏部分的自己。然而,新冠肺炎疫情讓我們在家工作,打破職場與私人空間的隔閡,讓我們不得不展現自己的另一面。領導人可以透過三個訣竅,鼓勵員工自在地展現自我,並營造能以同理心對待他人完整面貌的職場文化。我們若是不必費神掩飾自己,就能空出更多心力,去做對自己、對組織重要的事。

多年來,職場父母都在討論、辯論的一個主題,就是帶著「完整的自我」去上班,或是把我們的事業身分與個人身分交織在一起。我們應該隱瞞自己懷孕的事,一直保密到第三孕期嗎?我們應該在辦公室聊我們子女的事嗎?在我們必須出席親師會或參加孩子的足球賽時,應該要求公司通融嗎?

德勤(Deloitte)有一項研究發現,有61%的員工會以某種方式「掩飾」自己的身分,淡化部分的自我(例如身為家長的身分),因為他們害怕被歧視,或是被視為對待工作不夠認真。遺憾的是,有研究證明,這些顧慮是有道理的。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一項研究顯示,母親通常會在職場的績效評核上遭到歧視(但父親並沒有)。當然,很多人認為「當媽媽的人對工作的投入程度,不如沒有孩子的員工」,這種觀點甚至有個專有名詞:「母職懲罰」(motherhood penalty)或「母職牆」(maternal wall)。

無論我們如何努力在同事面前隱藏我們的「另一面」,新冠病毒疫情基本上已讓我們再也無所遁形。除了在第一線對抗疫情的基層工作人員之外,許多人都在家工作,包括從氣象播報員和新聞主播,到電視節目「週六夜現場」(SNL)的工作人員,還有那些全球最大企業的執行長。你是否曾想過,會看到藝人及作家史帝文.柯珀 (Stephen Colbert)在家裡的工作室?我當然沒想過。

不過,這種在家工作的新常態,呈現出的層面遠不僅是我們的「家長」和「員工」身分,因為我們每個人的身分層次都比這兩者更豐富得多。我不只是「工作的凱莉」和「居家的凱莉」,我也是執行長、導師、妻子、母親,還有女兒(而最近,我還是教師、廚師和生日宴會規畫師)。我們已被迫顯現我們所有的面向,儘管大家一直覺得這現象很令人恐懼,但我認為,這其實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以下是一些訣竅,可用來在工作上展現你更多的身分,還有一些鼓勵你的團隊也這麼做的構想。

帶頭以身作則。我的公司發布「在家工作」規定之後,我就開始每天早上在團隊的臉書社團錄製直播影片,用這種方式來通知大家最新近況,並建立某種常規做法。透過這些每日影片,我的團隊能真正看到我的每一面:蓬亂毛燥的頭髮、睡衣、孩子在廚房裡跑來跑去,以及其他各種樣貌。我會談論工作的事,包括表揚成就、發表激勵的演說,讓團隊隨時知道公司的最新狀況等。但我並不只是談論工作的事。其實,我談工作的時間,比談其他事還要少得多,像是談到我正在做什麼菜、我怎麼保持積極有活力,還有我無法去探望因多發性硬化症而關在家裡的母親,我對此有何感受。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身為領導人的職責,就是要為我們的團隊定調。如果我自己不這麼做,就無法期待我的員工能自在地對彼此更開放、更誠實。後來我發現,在我做的事情當中,這是目前為止他們最喜歡的一件(沒錯,我對他們做了調查!)他們的回饋意見透露,展現他們不曾見過的我的某一面(或許多面),似乎能讓他們自在地展現自己的居家生活、身分和挑戰。

不要只報喜不報憂。當我的先生大衛宣布要自己創業,而我要接下Likeable Media的執行長一職時,我陷入「冒牌貨症候群」(imposter syndrome),很難找到自己的領導人身分。大衛活躍外向,而我習慣打理幕後的大小事。我花了一點時間,才琢磨出我擔任領導人的專屬位置,並真正對我自己的行事方式感到放心自在。

我當時並沒有向團隊透露這些事,但我確實認為,一旦找到解答(或是找到大部分的解答,因為我們何曾真正得到全部的解答?),在多年之後與他們分享這段故事,是重要的。我不是那種假裝一切永遠光明美好的人,因為現實是,有時候事情就是不太妙。我的團隊常告訴我,他們欣賞我的誠實和透明,因為這減輕了他們表現誠實和透明時的恐懼感。

當然,職場不會永遠是分享某些事的恰當時機,而你有些身分和生活層面,是你決定永遠不要告訴別人的。但脆弱裡蘊藏著力量;在你與他人分享這類掙扎之時,通常會培養出更深一層的理解與信任。

主動鼓勵他人。有些個人或團隊可能需要更直接的鼓勵,而不只是示範你想要他們採取的行為。

去年,我把「平衡」列為我們公司的核心價值觀之一。我對團隊宣布這件事的時候,強調希望他們擁有工作之外的生活。我希望他們能自在地與彼此分享那些生活。我說,我認為工作應該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生活的全部。但重要的是,這種對平衡的強調,不只是停留在表象。我們的政策也提供支持,像是無上限的給薪休假、夏日週五彈性放假日、優厚的育兒假,還有每個月的「平衡獎金」,用以補助課程、活動,或是能改善他們居家工作室布置的事物。

你不必改變公司成立以來就奉行的核心價值觀,但你或許需要更積極去證明開放性對你很重要。你或許需要用大動作表示這一點,像是舉辦季度團隊度假會議,鼓勵員工分享自己的生活點滴,或是工作以外的興趣。或者也可以採取簡單的做法,像是每週會議裡撥出十分鐘,讓一位團隊成員談談自己重視的理念。

創造一個人人都覺得可以自在做自己的文化,有助於緩解衝突,增進理解。或許你之前因為某個一週要早退一次的同事而感到不平,但之後才明白,原來他的孩子正遭受情緒困擾所苦,必須參加一週一次的治療課程。或許有某個同事看似不易親近或脾氣暴躁,後來你才發現他有親人過世。或許你得知什麼因素能夠激勵或鼓舞他們,這有助於你讓他們在腦力激盪會議裡更坦誠表達。

當你的團隊能自在地帶著他們的各種身分來上班,你會發現綜效、信任和生產力都有提升。但最重要的是,你的團隊能培養出同理心和更深厚的關係。你若是不必費神掩飾自己的某一面,就能空出更多腦力,專注去做對自己、對組織最重要的事。

(周宜芳譯)



凱莉.克爾本 Carrie Kerpen

Likeable Media共同創辦人和執行長,著有《努力:企業女強人成功的祕密》(WORK IT: Secrets for Success from the Boldest Women in Business)。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