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會該問五個有關中國的問題

5 Questions About China That Boards Should Be Asking Right Now
羅傑.肯尼 Roger M Kenny , 威廉.霍爾斯坦 William J. Holstein
瀏覽人數:480
最近幾個月,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愈趨緊張。許多企業在中國設有分支機構,因此受到不小的影響,美國企業的高階主管和董事會,對於中國事務不能再僅只是了解營收數字,而應該進行五項討論:是否過於依賴中國的供應鏈?是否太過於依賴對中國的銷售?在香港面臨的司法變化是什麼?該和中國公司合作到什麼程度?資訊科技系統的安全性如何?

1979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同意互派大使,從那時以來,美中關係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緊張。尤其過去兩個月,雙方的態度都變得強硬起來,部分是因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大流行,部分是因為香港的事態發展令人不安。華盛頓當權派中有一些聲音甚至倡導,要讓兩國之間數十年來建立的深厚、複雜商業關係「脫鉤」(decoupling)。

許多美國公司都賦予中國分支機構很大程度的自主權,因此最高層領導人和董事會通常不太清楚他們面臨的風險。我們檢視了過去15年進行的75份機密董事會評估報告,根據這些報告的內容,我們可以說,幾乎沒有一家董事會完整了解自家公司在大中國地區(包括香港)的營運機構。管理階層可能會針對整體國際銷售情況做報告,但在董事會層級,極少討論有關中國的詳細情況。

如果在中國的生意很興隆,董事會可以對業務細節睜隻眼閉隻眼。但在現今山雨欲來之際,這樣做是錯誤的。無法進入中國市場,或者供應鏈和採購管道中斷,會對許多公司造成災難,包括一些家喻戶曉的公司,像是通用汽車(GM)、蘋果(Apple)和英特爾(Intel)等。

美國企業的高階主管和董事會必須進行一些討論,以了解他們在中國面臨的風險。我們認為,議程應包括以下五個問題:

1. 我們是否過於依賴中國的供應鏈?

關於減少美國對中國的依賴,美國企業已有許多討論。因此已有一些公司把部分生產線,轉移到越南或墨西哥。但這些行動的規模相對較小,而把生產線從中國移回美國的重大行動,應該會既昂貴又困難,部分原因是美國缺乏技能熟練的生產工人。任何這樣的行動,也有遭到中國當局反撲的風險。

此外,中國的許多關鍵零組件壟斷了市場。正如紐約州州長安德魯.郭謨(Andrew Cuomo)在設法因應新冠肺炎疫情時發現的,用於病毒檢測盒的關鍵試劑僅來自一個地方:中國。某些種類的口罩和防護裝備僅來自一個地方:中國。美國使用的幾乎每部電腦和智慧型手機都來自中國,或者,至少內含某些在中國生產的零組件。

也許更嚴重的是,中國主導了新經濟裡,許多產品的關鍵原物料的生產,像是智慧型手機和風力渦輪機等產品。而這類關鍵原物料包括:關鍵的「稀土礦」,像是釔(用於智慧型手機等電子設備的充電)、鈰和鑭(用於觸控螢幕),以及釹(用於電動汽車的電池)。

2. 我們是否太過於依賴對中國的銷售?

如果一家公司在中國的銷售額,占了總銷售額很大的比率,例如10%至20%,顯然公司就會在各個層面上,努力保住這些銷售額。在許多情況下,這意味著公司無法和中國政府保持不遠不近的臨界距離(critical distance)

但若是和中國政府保持親近關係,可能會在其他地方造成問題,包括在美國的國內市場。「執行長和董事會是否真的想幫助中國人壓制香港、消滅新疆和西藏,並使南中國海域所有非中國籍的漁民沉沒海中?在我看來,未來某個時點,這種默許必定會看起來很糟糕,」作家克萊德.普瑞斯托維茲(Clyde Prestowitz)表示。他即將出版新書《天翻地覆:中國、美國和全球領導權之爭》(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

對於像美國半導體製造商Nvidia這樣的公司來說,這種風險尤其嚴重;Nvidia供應的產品可用於臉部辨識技術,這種技術可能被中國政府用來侵犯人權。

3. 我們在香港面臨的司法變化是什麼?

中國暗示,它打算在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引進中國版的司法制度。香港是許多美國公司在亞洲地區的總部所在地,有好幾萬美國人住在那裡。香港對許多美國公司極為重要,因為他們和香港的中國公司建立伙伴關係和商務關係,那些中國公司協助他們順利前進中國。有些公司把智慧財產、其他敏感的財務及法務職能部門設在香港,主要是因為香港法律能給予企業較強大的司法保護和財產權,而這兩者可能會受到損害。

如果香港的司法制度惡化(目前看來似乎不可避免),在香港為一家華爾街公司工作的金融分析師,在撰寫有關中國國有企業的負面研究報告時,可能會受到來自中國大陸當局的壓力。國際公司也可能會遭受壓力,必須更換主管,某些香港公司已被迫做了這種改變;去年,中國政府強迫國泰航空公司將兩名高階主管免職,理由和國泰員工支持民主運動有關。

還有一種可能性是,為在香港的美國公司工作的香港華人、中國人,甚至是華裔美國人,可能會遭到拘留或逮捕。紐約大學美亞法律研究所(U.S.-Asia Law Institute at New York University)主任孔傑榮(Jerome Cohen)最近寫道:「香港人應該要準備因應,類似中國其他地區同胞遭受的那種任意拘留。」

最後,如果川普政府的結論(如同川普總統已宣布的),是香港不再擁有中國給予的高度自治權,美國國會可能會撤銷香港目前的特殊地位,也就是擁有特權的貿易伙伴。這可能表示其中一種後果是,現在自由流向香港的美國科技輸出,將受到和運往中國貨物相同的出口管制,而且,港幣將不再和美元掛鉤連動。根據美國國會和政府頒布的法規細節,前往香港的美國旅客也可能需要簽證(目前不需要)。

4. 我們應該和中國公司合作到什麼程度?

在美國科學家珍視的開放國際研究環境中,美國研究人員經常和中國研究人員進行遠距合作。這可能會造成問題,美國研究人員分享給中國人員的研究結果與見解,可能會被他們研究伙伴之外的人員得知,因為中國政府採行軍民「融合」策略。

「美國研究人員是否該和中國研究人員合作,一起研究低亮度環境下的臉部辨識之類的技術?我想,可能不宜合作……,你怎麼知道你的技術,不會被用來間接關押數十萬維吾爾人?」珊曼.薩克斯(Samm Sacks)在最近由美亞法律研究所主辦的Zoom視訊會議中問道。她是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中曾中國中心(Yale Law School's Paul Tsai China Center)資深研究員,也是智庫「新美國」(New America)的網路安全政策研究員。

中國過去也曾在研究領域從事間諜活動:眾所周知,中國國家安全部已鎖定美國公司的中國籍員工和華裔美籍員工為對象,設法取得那些公司的技術,或滲透公司的決策流程。美國法律顯然會阻止企業基於種族因素而歧視員工,但可設立一些政策和程序,以便更妥善保護智慧財產和關鍵決策。一個務實但昂貴的措施,是要求所有員工揭露國際旅行、其他收入來源,以及和外國政府的聯繫。

5. 我們公司的資訊科技系統安全性如何?

企業不僅必須注意有心人接近員工的方法。《彭博商業週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在2018年刊登的一篇文章披露,中國人民解放軍偷偷在美國向中國採購的零組件內安裝微晶片,那些零組件將用於蘋果等許多公司內部使用的資訊科技產品,蘋果公司已強烈駁斥那份報告。

中國非法駭入電腦軟體的能力也非常先進,這一點,由中國政府資助的天津APT10小組的工作可作為證明(APT代表「高級持續威脅」),這個小組能滲透美國的雲端運算系統,並在其中停留四年,這是美國司法部在2018年12月披露的資訊。

根據本文作者之一霍爾斯坦最近出版的新書《戰爭的新藝術:中國在美國內部的深入戰略》(The New Art of War: China's Deep Strategy Inside the United States),美國聯邦官員表示,APT10小組和中國政府聯手行動,能夠滲透到至少12個國家的數十家公司和政府機構的系統。最近披露的其他訊息顯示,中國政府所轄的團體,已開發出可以附加到Microsoft Word文件的惡意軟體,而且幾乎不會被偵測出來。

我們祕密進行的意見調查顯示,某些執行長及資訊長選擇不查明中國的程式錯誤或駭客行徑,有些則是願意接受系統已遭到破壞的可能性,原因是,要防範他們的資訊科技系統不遭侵入,需要花費數百萬美元,並且會減損公司的短期盈餘。而如果有系統遭到入侵的事情被公開揭露,可能會激怒中國政府,質疑該公司是否仍可繼續進入中國市場。

要因應這些問題,需要整個董事會和高層主管持續進行結構化的討論。董事會的單獨一個委員會,無法承擔全部職責。這些問題超出審計委員會的能力,審計委員會的工作是專注在數字上,而財務數字只是整體挑戰的一部分。人力資源委員會也必須參與因應間諜活動的風險。如果季度和年度盈餘開始變差,薪酬委員會必須找到有創意的方法,來留住高階主管。這類討論也必須在最嚴格的安全狀態下進行。用Zoom召開視訊會議並不是好主意。目標應該是在問題爆發而眾所皆知之前,就要找出並處理那些問題。

(侯秀琴譯)



羅傑.肯尼 Roger M Kenny

顧問公司Kenny Boardroom Consulting管理合夥人,公司位於紐約。


威廉.霍爾斯坦 William J. Holstein

曾擔任《執行長》雜誌(Chief Executive)總編輯,目前是記者和作家,他的最新著作是《戰爭的新藝術:中國在美國內部的深入戰略》(The New Art of War: China's Deep Strategy Inside the United States, Brick Tower Press, 2020)


本篇文章主題全球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