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打造跨世代不老企業

打造跨世代不老企業

2019年2月號

企業新五四運動

簡禎富 Chen-Fu Chien
瀏覽人數:2271

世界大國均提出國家製造戰略,爭奪下一世代的製造霸權。美國「先進製造伙伴」(AMP)希望確保先進製造領導地位,並使製造重回美國;「中國製造2025」希望從製造大國變成製造強國;德國的工業4.0,發展虛實整合系統為製造平台。台灣的製造戰略是什麼?

1769年瓦特改良蒸汽機,開創以機械動力代替人工獸力的第一次工業革命;工業3.0則是由1947年電晶體和1958年積體電路等科技發明驅動的數位革命。換言之,工業1.0和工業3.0都源於從無到有的驅動技術。

工業2.0則是在第一次工業革命的基礎上,從1840 年代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近八十年的持續變革,包括煉鋼技術的改良、內燃機和發電機的發明,屠宰場和福特組裝汽車的流水線,也包括泰勒提出科學管理與工業工程的相關研究,提高生產力和量產的管理能力。透過大規模量產和技術革新,提高「量」的規模報酬,加速成本學習曲線,以降低單位生產成本,並不斷推出性價比更高的新產品,以刺激消費需求,促進更多產能投資和原物料需求,再開發更大市場的經濟發展循環。

生產方式與商業模式推動產業革命和社會變遷。第二次工業革命正是清末民初,先進工業國家形成帝國主義,爭奪世界各地的資源和市場。面臨列強入侵,從早期的船堅炮利、西學中用的救亡圖存,直到因為一戰巴黎和會,列強將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而於1919年五四運動開始的漫漫革新復興之路,也影響過去一百年歷史的走向。

百年後大國重回製造的世界賽局,大國競合而對智慧製造技術的輸出限制和智財保護,並推動新的典範移轉和價值鏈的重分配,也增加台灣企業自主研發的重要性。台灣更須自立自強!

進行中的工業4.0革命,也包含製造平台化和商業模式的轉變,包括大量客製化和聰明生產的彈性決策,改變全球製造網絡,《哈佛商業評論》並預言「供應鏈管理之死」。台灣企業大多專注供應鏈中段的水平分工,擅長用量產的規模報酬以降低生產成本,必將受到「去中間化」和產業生態系統革命性的衝擊。

台灣必須在先進國家重回製造的競爭和新興國家的替代,上下夾擊之前,發展適合台灣產業結構和核心能耐的製造戰略,以「工業3.5」作為工業3.0和工業4.0之間的混合策略,並藉助人工智慧和大數據等破壞性創新技術,以台灣企業擅長的製造為主場優勢,提前「收割」產業結構升級的轉換利益,並拉開與新興國家的差距,再把台灣產業升級經驗和解決方案,賣給其他國家,擴大台灣製造的影響力。

推動工業3.5,台灣企業應先從內部革新和數位轉型做起,2019年,讓產官學研一起推動「新五四運動」:德先生是公司治理和決策;賽先生是科學管理與分析!



簡禎富

簡禎富 Chen-Fu Chien

清華大學講座教授、科技部人工智慧製造系統研究中心主任。


本篇文章主題變革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