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易逆差,代表經濟良好?

Why the U.S. Trade Deficit Can Be a Sign of a Healthy Economy
羅傑.馬丁 Roger L. Martin
瀏覽人數:11524
同場加映:尼克森的歷史軼事及金本位制。

今年3月美國總統川普宣布新關稅計畫時,提到美國貨物貿易逆差,他指出:「我們每年在貿易上損失八千億美元」。川普曾多次哀嘆貿易逆差,並在推特上表示,正因如此才會把美國的「工作和財富讓給其他國家」。

隨之而來的種種貿易小衝突,有可能演變成全面的貿易戰爭,一如1930年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所導致的那種貿易戰;一般認為,正是那項法案引發或加劇了19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

然而,貿易逆差是什麼?引發的原因為何?貿易逆差真的不是好事嗎?

幾十年來,美國的貨物貿易一直處於逆差,也就是進口貨物多於出口貨物。主流論述會說,美國「貿易逆差」穩定擴大,起因有二:(1)可取得海外較便宜的勞力;(2)美國人不受節制的消費習慣。這種論述認為,正因如此,美國向來必須仰賴外國政府、企業及個人的投資,帶入愈來愈多的資本,才能「為貿易逆差提供資金」,於是美國成了債務國。

雖然這種論述聽來頗有道理,但其實並無證據支持「貨物貿易逆差會造成資本淨流入」的結論。確實有許多證據指出這兩件事會同時發生,但這只是證實了總體經濟的習慣觀點,認為國家國際收支平衡帳的三項帳目(貨物貿易帳、服務貿易帳、資本流入/流出帳)的總和必須為零。因此,如果貨物及服務貿易整體為逆差,資本流入就必須是相等的正數。然而,光是如此並不足以確認是貿易逆差造成了資本流入,也有可能是資本流入造成貿易逆差。

那麼,究竟哪個是因、哪個是果?我們無法完全確定,但值得一提的是,上一次美國持續經歷大規模的貨物貿易順差(相較於當時的經濟規模而言),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將大量資金對外輸往歐洲,以資助馬歇爾計畫。

讓我們來進行一點思考實驗:想像你的國家是全球最能吸引資金的國家,因為你們擁全球最大、最富裕的市場,以及全球最廣受使用、可用於交易的貨幣,也以保護投資人權利而著稱。進一步想像一下,你國家的先進經濟,正引導世界轉型為以服務業為基礎的經濟,因此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服務貿易順差,超過順差第二名的國家兩倍以上。

根據標準的總體經濟理論,這個想像的國家應該會有全世界最大的貨物貿易逆差,而這情況絕不是因為該國沒有競爭力,也不會是因為國民太恣意揮霍。若沒有巨大的貿易逆差,這個國家就不會是最好的投資地點、最佳的服務出口國。(原因就在於,上面三項帳目總和必須為零。)當然,上面說的這個國家就是美國,而根據這項論述,正是由於美國比其他國家更成功、專業知識也更為優越,理所當然就會形成貿易逆差。在這個基礎上,貿易逆差應該令人自豪,而非受到譴責。

若根據「輸入造成逆差」的說法,造成美國貿易逆差提高的原因,就並非廉價的海外勞力或美國人太揮霍,而是因為尼克森總統在1971年決定放棄金本位,也終止了戰後布列敦森林協議(Bretton Woods)採取固定匯率的時期。這項決定造成的結果,就是在接下來將近五十年裡,美國與其他國家的貨物貿易逆差走勢不斷向上。尼克森總統絕未料到,終止了布列敦森林協議,讓全球投資人必須更明智選擇該把資金投向全球的哪個標的。

在1971年8月15日之前,這一點並不那麼重要,因為外國貨幣兌美元的匯率固定,只要你用手上的貨幣購買35美元,美國就承諾給你一盎司的黃金。所以,投資法國的時候,不必擔心法郎兌美元的價值會在之後下跌。但在1971年之後,如果能把資金投到全球最健全、最公開的市場,好處就非常明顯;而全球的投資人也逐漸發現,這個市場就是美國,而不是人口日益萎縮的日本,不是貪腐猖獗的中國,也不是經濟僵化的歐洲。

從2000年以來,美國平均淨資本流入超過五千億美元,而且是每年!美國的服務貿易帳直到1985年都還很少,目前則已到了每年將近2,500億美元,對貨物貿易帳造成更大的壓力。

但別誤會:我完全贊成打擊各種不公平的貿易手段。舉例來說,日本對於美國車進口設置了許多令人難以置信的障礙,讓通用汽車及福特汽車幾乎完全放棄在日本銷售,但於此同時,豐田、本田、日產卻每年輸出幾百萬輛汽車進入美國,在開放的美國市場大發利市,這情況實在很荒謬。

然而,如果美國經濟繼續每年成長3%~4%,而且結構性失業率也趨近於零,那麼,川普總統要讓美國貨物出口商貿易更公平的種種措施,並不會減少美國貨物貿易逆差。在2017年,美國經濟的強勁成長擴大了資本流入的順差,而毫不意外地,貨物貿易逆差也同步擴大。

川普總統如果真的想要減少貿易逆差,就應效法卡特或老布希總統。在後1971年的時代,這兩位總統是縮減貨物貿易逆差最成功的例子。但他們達成那項成績的結果,就是在繼承了表現頗佳或極佳的美國經濟之後,在卸任時的美國經濟表現得更差,以致對外國資金淨流入的吸引力大不如前。在我看來,川普總統應該會希望極力避免這種結局。

(林俊宏譯)



羅傑.馬丁

羅傑.馬丁 Roger L. Martin

馬丁繁榮研究所(Martin Prosperity Institute)主任,曾擔任多倫多大學羅特曼管理學院(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院長,與人合著有《創造優質選擇》(Creating Great Choices: A Leader's Guide to Integrative Thinking)。


本篇文章主題國家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