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提升「失敗報酬率」

提升「失敗報酬率」

2016年5月號

辦公室大爆料

Office Exposé
丹尼爾.麥金 Daniel McGinn
瀏覽人數:6948
  • "辦公室大爆料"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辦公室大爆料〉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辦公室大爆料〉PDF檔
    下載點數 10
RAMI NIEMI
我們為什麼都喜歡聽員工抖出公司內幕?

2013 到2014 年那段期間,每次收到我的朋友丹. 萊昂斯(Dan Lyons)來信,總是非常興奮。他曾是我的同事,長年擔任科技記者,後來離開雜誌業,去了波士頓的行銷軟體公司HubSpot,但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並不適合。雖然公司創辦人是聘用他當「行銷研究員」,他的直屬主管卻不知道究竟該讓他做什麼。他的強項是精闢分析科技策略,但HubSpot 要的,是像「你現在就該下載的35 種最佳免費字型」這類文章。萊昂斯當時已經52 歲,同事卻是一群聒噪的二十幾歲年輕人,這些年輕人都覺得他是個奇怪的老頭。有時候,他會把上司空泛的備忘錄,或是其他愚蠢的故事寄給我瞧瞧,好紓解壓力。有一、兩次,他也提到這些簡直超現實的經驗,一定能寫成很棒的回憶錄。我當時以為他在開玩笑。

但他是認真的。在《無疾而終:我在新創公司的不幸遭遇》(Disrupted: My Misadventure in the Start-Up Bubble )一書中,萊昂斯一針見血地指出,特別是在HubSpot,或說是一般新創企業文化的問題:只注重成長,而不太在意利潤,年輕員工天真地以為自己在「改變世界」,其實只是在企業對企業(B2B)軟體上瞎忙。他也點出科技世界的年齡歧視。他寫道:「本書談的不只是HubSpot,也談到五十幾歲重塑自己、開啟新職涯的嘗試,特別是在這個產業多半對年長員工敵意甚深的情況下。」他的新辦公桌不是配置椅子,而是一顆瑜珈球。他有幾個男同事每天中午會聚在一起,進行伏地挺身比賽。而且,萊昂斯也是唯一拒絕萬聖節變裝的員工。

這本用語幽默、書寫精美的回憶錄,有著悠久的文學傳統:不滿的前員工大爆料。過去就出現過這種經典的非文學著作,像是約翰.德羅雷安(John DeLorean)的《晴朗之日你可以看到通用汽車》(On a Clear Day You Can See General Motors ),詳述通用汽車如何在1970 年代走下坡,以及麥克.路易士(Michael Lewis)的《老千騙局》(Liar''s Poker ),描述所羅門兄弟公司(Salomon Brothers)在1980 年代業績一飛沖天的景象。此外,這種文類也出過以虛構角色影射真實人物的影射小說(romans a clef), 像是《穿著Prada 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 )的作者蘿倫. 薇絲柏格(Lauren Weisberger), 便曾是《Vogue》雜誌總編輯安娜.溫圖(Anna Wintour)的助理;而在最近的《華爾街女神》(Opening Belle )一書,莫琳.謝里(Maureen Sherry)也以虛構的方式,講述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前的華爾街生活。

這種文類能吸引讀者,至少有三種原因。第一,記者只能勉強從外部刺探公司內情,但內部人士就能道出各種細節,捕捉工作場所的荒謬情事,且寫得活靈活現。舉例來說,在《老千騙局》一開頭,路易士就寫到所羅門的董事長在交易室四處走動,忽然向一位交易員提議,要玩一場猜紙鈔序號的老千騙局,一把一百萬美元。至於在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待過12 年的謝里,筆下的工作環境充滿了性別歧視和性騷擾:男人大可整天吹噓自己的家庭,女人卻感覺好像被逼著得把家人的照片藏起來;小說裡的女主角伊莎貝爾還得忍受同事成天毛手毛腳,以及客戶的勾引騷擾(改編的電影中,將由瑞絲. 薇斯朋〔Reese Witherspoon〕扮演這個角色)。

第二, 爆料也算是對差勁經理人的一種復仇,我們每個人心裡都住著一個飽受欺負的呆伯特,對這種題材還真有些興趣。像是巴頓.史威姆(Barton Swaim)在2015 年廣受好評的回憶錄《講詞寫手》(The Speechwriter ),講述他為南卡羅萊納州州長馬克.桑福德(Mark Sanford)工作的那幾年經歷。上任第一天,就有個同事告訴他「歡迎來到地獄」,書中也確實把當時是南卡羅萊納州國會議員的桑福德,描繪得如同惡魔一般:吝嗇、邋遢、尖酸、不善辭令、自我中心。而且這時候,桑福德還尚未爆出那起著名的醜聞:說「去阿帕拉契山登山」五天,其實是因為婚外情跑去阿根廷。

第三,對那些偶爾在工作上感到不開心的人來說,這樣的回憶錄也能提供一些安撫及慰藉。

對很多人來說, 工作後酒酣耳熱,就是會發發牢騷;而這種回憶錄則是把牢騷琢磨一番、提升成一種藝術形式。讀到在HubSpot、《Vogue》、通用汽車都會發生這種事,讀者也會情不自禁想到:嘿,至少我的雇主沒那麼差。

當然,萊昂斯有些悲慘遭遇可說是自找的。他對同事有敵意,並未用心融入他們。HubSpot 執行長布萊恩.霍利根(Brian Halligan)曾接受《紐約時報》訪問,高調稱讚公司的年輕導向文化,「在科技世界,灰髮和經驗真的是過譽了。」但與此同時,萊昂斯卻發了一篇憤怒的臉書(Facebook)文章指控年齡歧視,而且還在網路上瘋傳。

那些捲入爆料風暴的公司如果想反駁,只會把話題炒得更熱,可說沒有什麼有效的防範方式。有些人還是維持大器,像是安娜.溫圖,就親自出席前助理著作改編電影的首映紅毯。沒錯,她甚至還穿了Prada。但也有些人的反應,就像是不小心在大眾面前放了屁似地:就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吧。《浮華世界》(Vanity Fair )總編輯葛雷登.卡特(Graydon Carter)的前特約編輯托比. 楊(Toby Young),寫出了算不上美言的回憶錄《如何眾叛親離》(How to Lose Friends &Alienate People ),而卡特就說:「你心裡其實想把他們掐死,但還得被逼著裝沒事。」

但HubSpot 的第一反應並不是裝沒事。2015 年7 月,該公司行銷長企圖偷來一份萊昂斯的草稿,因而遭到開除。這件事登上新聞、引發聯邦調查局關注,讓該書得到未曾預期的廣告效果。霍利根則因為未報告此事,而遭董事會罰款。等到冬天,我詢問HubSpot 是否想對《無疾而終》一書做出回應,讓我寫在這篇文章中,霍利根的回應是盛讚該公司是個絕佳的工作場所,而絕口不提萊昂斯或這本書的事情。

( 林俊宏譯自“Office Expose,”HBR , May 2016)



丹尼爾.麥金 Daniel McGinn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副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