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事半功倍學

事半功倍學

2011年5月號

學院誤了實務

The Hollow Science
羅伯.柯普朗 Robert S. Kaplan
瀏覽人數:7129
  • "學院誤了實務"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學院誤了實務〉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學院誤了實務〉PDF檔
    下載點數 10
金融災難爆發後,彰顯出一個事實:許多主要金融機構的主管,都運用不當與扭曲的資訊,來衡量他們公司的資產價值和風險,因此未能預先看到危機,一旦危機降臨,也無法迅速及有效地反應。

金融災難爆發後,彰顯出一個事實:許多主要金融機構的主管,都運用不當與扭曲的資訊,來衡量他們公司的資產價值和風險,因此未能預先看到危機,一旦危機降臨,也無法迅速及有效地反應。

誇大誘因、管控不足、法規鬆弛,顯然都是引發災難的因素。但從過去幾十年的管理研究和教育趨勢來看,商學院的學者也該承擔一些責任。我們大多未能提供充分的知識,來協助企業界評估與管理風險性金融資產。

這個現象是怎麼發生的?2010年的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早在15年前,就在一篇帶有挑釁意味的文章中,貼切地敘述這個問題。這篇文章將發展經濟學的研究趨勢,拿來跟繪製非洲地圖的

演進過程做比較:

海岸線……是最早開始勘查的部分,此後便標示得愈來愈精確。18世紀繪製的海岸線圖,已經和現代地圖相差無幾了……在另一方面,內陸地圖卻呈現一片空白,雖然不再畫上奇奇怪怪的虛構動物,但也看不到實際存在的城市與河流。就某方面來說,歐洲人比過去更加漠視非洲。……地圖繪製術的改良,提高了大家對有效資料的認定標準……只有可靠的資料提供者,帶著六分儀和指南針勘察過的地形特徵,才能繪入地圖。

克魯曼的這段話,也可用來描述我的學術領域。過去四十年來,大多數會計學和金融學研究的焦點,都集中在商業界的海岸線,也就是企業界與投資者聚集的資本市場。學術界應用日漸複雜的分析法,來研究股票、債券、金融工具,以及企業公開資訊、企業管理措施、財務分析報告之間的關連。

不過,商學界就像19世紀的非洲地圖繪製員,對企業內部情況的了解,其實比四十年前來得少。有些管理良好的金融機構,逐漸採行最好的資產評估及風險管理措施,但大多數商學院的學者既不研究,也不教授那些做法。而這些金融機構的確存在,也值得學習。我知道某家重要的銀行,就拒絕聘用美國商學院畢業生,因為他們欠缺必備的技能,來評估複雜、稀有交易性資產的風險。

為了彌補這種知識落差,商學院(特別是會計學系)應有更多學者改變做法,不再只坐在辦公室的電腦終端機前研究海岸線,而要開始探討尖端企業管理措施的內涵。透過詳盡的個案研究,來記錄和分析創新經理人如何評估、管理風險性資產,遠比研究公開會計資料與股市平均報酬率的關連,可提供更多資訊。其他專業(例如,醫學和工程學)都做過謹慎的臨床研究和敘述性研究(descriptive research,編按:指著重於客觀事實的靜態描述),在這些專業領域裡,除了從事創新做法和小型抽樣研究外,也會透過大規模抽樣測試新興做法,來進行隨機取樣實驗和流行病學研究,兩者合作無間,並行不悖。

打破學術界的封閉作風,可帶來一些改良機會。會計學學者、標準制定者,以及立法人士,始終沒有迅速採取1970年代金融經濟學家創造的選擇權定價模式(options pricing models),當作評量及揭露多種企業資產(包括退休金計畫)風險的工具,這樣當然會誤導大眾。如果1945年的物理學教授只運用牛頓力學從事教學和研究,而忽視在那之前四十年量子理論帶來的突破,會有什麼後果?



羅伯.柯普朗 Robert S. Kaplan

羅伯.柯普朗 Robert S. Kaplan 哈佛商學院講座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會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