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俄烏大戰如何影響2022年的全球化狀態?

俄烏大戰如何影響2022年的全球化狀態?

The State of Globalization in 2022

俄烏大戰如何影響2022年的全球化狀態?

David Malan / Getty Images

看到近年來種種減緩國際商業活動的事件,包括中美脫鉤、新冠疫情,到如今的俄烏之戰,不禁令人懷疑:全球化的時代是否即將終結?本文作者從四個角度進行分析:貿易流動、資本流動、資訊流動、人員流動。他從中判斷,全球化的崩潰不會發生,但不可避免會影響諸多國際商業活動。企業在調整全球策略時應體認到,即使在痛苦的轉變時期,仍有很大的連續性,經理人應該避免做出代價高昂的過度反應。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掀起新一輪對「全球化即將結束」的預測,就像新冠疫情剛開始的時候也有類似的預測。但從疫情初期到現在,全世界的跨境流動有了強勁反彈。在我們看來,這場戰爭可能會減少許多類型的國際商業活動,並導致它們的地理位置發生一些變化,但不會導致國際流動崩潰。若要理解原因,並協助你仔細思考這對你公司產生的後果,一個重要的做法,是從這場戰爭之前全球流動趨勢的基準,開始進行分析。我們團隊在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管理未來中心(NYU Stern Center for the Future of Management)建立了「DHL全球連結程度指數」(DHL Global Connectedness Index),用貿易、資本、資訊與人員的國際流動,來衡量全球化。我們在此檢視這四個流動類別的最新趨勢,並思考這場戰爭可能如何改變這些流動的未來軌跡的早期信號。1. 貿易流動全球商品貿易在疫情一開始時驟減,然後在2020年底前反彈到超過疫情前的水準,並在2021年初創下新紀錄。全球供應鏈中斷,但貿易仍強勁反彈,主要原因在於對貿易商品的需求激增。商品貿易量經歷疫情的衝擊之後,全球商品貿易在2020年6月開始成長,並在2021年達到新高。在美國,2019年到2021年的實質個人實體商品消費成長了17%。上一次美國實體商品購買量成長如此迅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復甦時期。相反地,消費者在服務上的支出(其中許多服務需要面對面接觸,而且不如商品那麼容易交易),在過去兩年下降了2%。在2020年之前,美國一直沒有出現過對商品的支出成長、對服務的支出下降的情況(根據從1929年以來的數據)。對商品激增的需求,只會轉化為更多的貿易與消費,直到供給能增加來滿足這些需求。供給確實是擴增了,但受限於產能增加速度的正常範圍,以及疫情的特殊狀況,包括產品需求大幅變動、工廠與港口突然關閉、勞工短缺,還有運輸延誤。若沒有供應鏈的限制,全球商品貿易成長的幅度,可能會比2021年的實際數字高出幾個百分點。烏克蘭戰爭加劇了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