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與社會企業怪獸壟斷市場,高效率代價高

企業怪獸壟斷市場,高效率代價高

The High Price of Efficiency

企業怪獸壟斷市場,高效率代價高

The Voorhes

消除浪費是管理科學的至高真理;但過度強調效率會導致一連串的問題,並形成社會失序的隱患,因為效率帶來的報酬,會落入愈來愈少數的高效率競爭者之手。補救之道在於強調一種成效較緩的競爭優勢:公司應同樣注重復原力。
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1776年的里程碑著作《國富論》(Wealth of Nations)中指出,比起每位工人獨立製作完成整個產品,聰明的分工可以大幅提高企業生產力。四十年後,大衛.李嘉圖(David Ricardo)在《政治經濟及賦稅原理》(On the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 and Taxation)中,又以比較優勢(comparative advantage)理論進一步闡述這種論點,他指出:葡萄牙工人釀酒、英國工人織布的效率比較高,因此雙方若是各自專注於自己的優勢領域,然後與對方交易,會對雙方都更有利。這些見解引發並推動了工業革命,而工業革命的重點不僅在於應用新技術,也在於進行流程創新,以減少浪費並提高生產力。直到今天,管理學研究的基礎仍在於以下兩個觀念:我們安排工作的方式,對生產力的影響程度,超過其他單一因素的影響;以及專精化可以創造商業利益。由此說來,斯密與李嘉圖可說是佛德烈.泰勒(Frederick Winslow Taylor)的先驅,啟發泰勒提倡把管理視為一門科學,從而開展了一項運動,至愛德華.戴明(W. Edwards Deming)發展到頂點,戴明的全面品質管理(Total Quality Management)系統,就是設計來消除生產流程中所有的浪費。斯密、李嘉圖、泰勒與戴明一脈相承,把管理變成了一門以消除浪費為目標的科學,不論浪費的是時間、原料或資本。對效率的篤信一直不曾消減,在一些多邊組織中可見蹤跡,像是以提升貿易效率為目標的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也隱含著這種信念,包括貿易與國外直接投資的自由化、有效率的租稅形式、解除管制、私有化、透明的資本市場、平衡的預算、對浪費宣戰的政府等。全球每家商學院的課堂,也不斷闡揚應消除浪費。消除浪費聽來像是個合理的目標。我們怎麼會不希望經理人致力持續更有效率地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