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責任馬克.祖克伯該下台嗎?

馬克.祖克伯該下台嗎?

Should Mark Zuckerberg Resign?

這位臉書執行長必須徹底改變思維,否則就得離開。
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是否該按照某些批評人士、甚至臉書股東提議的那樣,辭去臉書執行長與董事長的職務(或者只辭去執行長)?我們很容易陷入兩個極端陣營之一:若不是認為「他的表現太糟糕了,該請他走路」,就是認為「這只是一位企業家專心致志的表現,要創業成功就得如此:別煩他」。我認為情形比這更微妙。對我而言,核心問題是:祖克伯是否能轉變思維,以執行長身分開啟一段新的時代,或是他只有在離開臉書之後,才能展開新時代。這樣的轉變會是什麼樣子?這可能意味著,致力從他擁有的超過二十億名使用者當中,把每一個人的變現潛力最大化,並不等同於真的給予那些使用者(或他打造的臉書平台)應得的尊重。這也意味著他應明白,消滅像Snapchat這樣的競爭對手,對人類福祉並無好處。而且,即使他不願相信臉書是一間媒體公司,但他持續主張臉書只是一個中立的科技平台,就是在規避重要的社會責任。實際上,他必須轉變思維,成為既是政治家也是執行長。有可能發生這種轉變嗎?商業大亨為了建立事業而做出極不光彩的事,在美國企業史屢見不鮮,從安德魯.卡內基(Andrew Carnegie)到約翰.洛克斐勒(John D. Rockefeller)再到比爾.蓋茲(Bill Gates)都是如此。相較於這些人在建立事業時的行徑,採取「擠壓」與「竊取」行為的優步(Uber)前執行長與共同創辦人特拉維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就像個純潔的唱詩班男孩。但是,他們各個後來都成為美國最偉大的慈善家之一,都留下無可非議的慈善成就。對卡內基、洛克斐勒和蓋茲而言,執行長的思維就是不計代價取勝,無論多麼接近觸法邊緣也無妨。不用戰勝競爭對手;而是根除他們。別管顧客福祉;要盡可能取得難以撼動的壟斷地位。達成目的之後,幾乎可說是令人難以理解地,他們的注意力都改變了方向,分別轉向把知識變成公共財、改造教育與科學,以及治療世上最嚴重的疾病,還有許多其他高尚的事情。這實在有點詭異。他們變成了政治家,關心更廣泛的公眾利益,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