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想到的,往往是你的最佳想法

Your Best Ideas Are Often Your Last Ideas
羅蘭.諾德格倫 Loran Nordgren , 布萊恩.盧卡斯 Brian Lucas
瀏覽人數:4740
Ottaiano Pasquale/EyeEm/Getty Images
我們經常會以為,創意會隨著思考的時間遞減,因為人們以為創意和生產力一樣,想得愈久,創意就愈少;這是一種謬誤,稱為「創意懸崖錯覺」。其實在整個概念發想會議中,創意往往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提高或保持不變,但人們以為創意會逐漸下降。那麼,領導人該怎麼避免員工走向「創意懸崖錯覺」呢?本文提供兩種做法,可以協助團隊,勇奪一點時間,醞釀更好的創意。

大大小小的組織,全都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因此,培養創意,以發展出真正的突破性想法,已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刻都更重要了。但若要發揮創意潛能,我們必須先了解創意過程的實際運作方式。

先前的研究顯示,人們最初的想法,很少是他們最有創意的想法。單是提出一個突破性的想法,通常就需要經歷漫長的腦力激盪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你會產生大量的潛在選項,並反覆改善這些選項,最終達成你最有創意的想法。

但事實雖然如此,大多數人卻始終低估創意過程中堅持不懈的價值。我們的研究記錄一個謬誤,稱為「創意懸崖錯覺」(creative cliff illusion):在整個概念發想會議中,其實,創意往往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提高或保持不變,但人們以為創意會逐漸下降。

我們進行一系列研究,以探索這種現象,以及經理人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克服這種現象。我們在實驗中,請參與者預測自己的創意在概念發想會議中會如何變化。我們進行這些實驗時,使用多種不同的創意解決問題任務,對象涵蓋好幾個不同的美國樣本群體,包括大學生和在職成年人。

在其中一項研究裡,我們讓專業和業餘喜劇演員參加一場圖說寫作競賽。我們先調查他們對創意如何隨時間變化的看法,然後讓他們為漫畫寫下圖說,他們想花多少時間都可以。我們發現,那些更確定自己的早期想法會最好的喜劇演員,很快就停止構思。這些喜劇演員最終提交的笑話較少,而且,很重要的是,這些喜劇演員提交的笑話中,被評為極富創意的較少;這顯示,如果你認為自己最初的想法,會是最好的想法,你就更有可能在發現最佳想法之前,就中止創作過程。

為什麼人們如此不擅長預測自己的創意?這個問題的答案,在於一個經常(錯誤地)與創意混為一談的績效指標:生產力。在產生構想時(或者說,完成任何需要腦力的任務),生產力確實會隨時間過去而下降,而人們常把產生構想的容易程度,視為衡量創意品質的訊號。換句話說,人們知道自己的生產力會隨時間而下降,因此認為,自己產生構想的創意程度也必然會下降。但事實當然並非如此。在創意過程中,最容易獲得的構想,往往是最顯而易見的構想,只有更深入挖掘,更新穎、更有創意的構想才會浮現。

幸好,不是所有人都同樣容易受到創意懸崖錯覺的影響。在同一系列實驗的另一項研究中,我們請參與者說明,他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從事創意工作的頻率。我們發現,愈常從事創意工作的人,愈不可能假定創意會隨時間流逝而下降,而這顯示從事創意工作的個人經驗,有助於人們克服有關創意過程的錯誤假設。在第三項研究中,我們發現,無論過去的經驗如何,只要告訴人們有這種錯覺存在,就能減輕這種錯覺。

基於這些發現,經理人可以採取一些行動,來協助他們的團隊,重新設定對創意過程的期望,並授權他們發展出更多創意想法:

1. 教育員工

我們的研究顯示,創意懸崖錯覺非常普遍,卻也指出,如果更妥善了解這個現象,就能降低它的影響力。經理人應該教育自己的團隊,讓他們了解創意懸崖錯覺,並說明他們最初構想的價值,實際上,可能不如後來產生的構想。進行這種教育的形式,可以是與關鍵員工一對一談話,也可以進行團隊討論,探討該如何調整專案工作流程,來克服這種對最初構想的偏頗看法。

此外,經理人可以提醒員工,當他們的生產力下降,並開始覺得無法再提出構想時,其實並不代表他們的創意不足。這種感覺雖然會讓人感到不舒服,但實際上,這是大腦在挑戰自己的認知極限,搜尋新穎的連結,而這兩者正是產生創意構想的關鍵條件。

2. 投注心力和時間在創意過程

成功沒有固定的公式(例如,增加投入X%的時間進行創意過程,就會多出Y%的創意構想)。但有幾種方法,可以確保你為關鍵的創意過程投入所需的時間和精力:

◼ 保留更多時間進行創意過程,這段時間應該比你認為必要的時間還長,無論是舉行額外的概念發想會議、更長的腦力激盪,或甚至是專門的緩衝時間都可以,如果有需要,這個緩衝時間可用於額外進行一些會議。

◼ 要求你團隊產出的構想數量,是你認為所需構想的兩倍,或甚至三倍,尤其是在概念發想的早期階段。設定積極的構想數量目標,有助於讓人們跳脫早期那些較明顯的構想,發掘出真正新穎的機會。

◼ 實驗推動你團隊的創意過程,並衡量結果。然後,你可以使用這些資料,來驅動未來的決策。例如,下次舉辦工作坊時,你可以追蹤何時真正產出最佳構想。是在團隊腦力激盪一小時或三小時後,產生那些構想的?增加團隊的構想數量目標,是否會產生更具創意的提案?測試這些不同的變數,有助於你調整流程,以掌握團隊的創意潛力。

創意懸崖錯覺非常普遍,但經理人可以結合教育和流程改善,來幫助團隊克服這個問題。藉由上面概述的策略,領導人可協助員工了解創意的實際運作方式,並建立一個強調後期構想價值的創意過程。雖然可能需要做一些額外的工作,但如果你透過更長的概念發想過程,挖掘出可能改變遊戲規則的構想,這種努力就會就會得到回報。

(劉純佑譯)



羅蘭.諾德格倫 Loran Nordgren

美國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管理和組織學教授。


布萊恩.盧卡斯 Brian Lucas

康乃爾大學勞資關係學院(Industrial & Labor Relations School, Cornell University)助理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