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生產力扼殺了創意

Don't Let Your Obsession with Productivity Kill Your Creativity
布魯斯.戴斯利 Bruce Daisley
瀏覽人數:2813
機器學習與人工智慧極有可能在不遠的未來,取代那些屬於例行公事的待辦事項,因此我們唯有提高自己的創意,才能具備競爭力。然而,創意並非靠著案牘勞形就能大量累積的,反而在你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甚至是度假的時候出現。每天給自己一點時間,讓大腦處於預設模式的「做白日夢的不專心狀態」,創意或許就會出現。

若要你想像一個很有生產力的工作日,那會是什麼景象?會不會是一早起床,一一完成待辦工作清單上的事項,然後喝杯三倍濃度的防彈咖啡,再精力充沛地執行一項重大工作?現在,請再想像一個充滿創意的工作日。你是否想像會有很多長時間沉思的時刻,你盯著空氣想著出神,而紙筆已準備好待命?很少人會認為這兩種情況看起來很類似。可惜我們制定了一種二分法式的選擇,必須從中選一個。

當今的工作世界對生產力特別著迷。我們閱讀其他領導人的生產力秘訣,試著仿效如何進入忙碌的工作模式。有成堆的書籍、文章和專家,呼籲我們要分段安排時間、遠離令人分心的數位裝置,並找個安靜的地方,以便高度專注完成工作。不過,我們無止境地追求生產力,會破壞了當今工作場所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創意。一直有人警告我們,未來會由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來執行工作中比較機械性、例行性的事項,到時候我們最有價值的貢獻,將是獨創性和有創造力的機智想法。

那麼,我們該如何為創意打造適當的條件?特別是我們的例行做法太傾向快速清空待辦事項清單上的項目。

不妨考慮編劇艾倫.索金(Aaron Sorkin)說過的話(他就是電視劇《白宮風雲》( West Wing)、電影《魔球》(Moneyball)和《社群網戰》(Social Network)幕後才華出眾的策畫人)。他告訴好萊塢的記者他一天洗六次澡。「我沒有潔癖,」他解釋說,他寫作沒靈感時,就會去沖個澡、換套新衣服,然後重頭開始。索金的行業要靠他常常創造出新穎的東西,有時候每個小時都要如此。他發現自己最有靈感的時候,並不是他最專心工作時,而是沖澡的時候。因此,他辦公室的一角設有淋浴間,他常常使用。他把這個過程稱為「重新開始」,以觸發原創的靈感。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一天洗六次澡很奇怪,而且大多數人也做不到,但索金的見解,讓我想起了我聽過有關創意的最佳建議。

1939年,紐約麥迪遜大道(Madison Avenue)的廣告業高階主管詹姆斯.韋伯.揚(James Webb Young)寫下了《創意,從無到有》(A Technique for Producing Ideas),這本書是產生創意過程的權威指南。韋伯.揚在這本短短的書中提醒我們:「所謂的構想,不多不少就是一些舊元素的新組合。」就他的觀點,創意這項技能,就是有能力看出熟悉的想法之間的新連結,而這項藝術在於「有能力看出(新)關係」。五十年後,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也觀察到類似的情況:「創意就只是把事物連結起來。當你問很有創意的人,他們是怎麼做到某件事情的,他們會覺得有點歉疚,因為他們沒有真的做了什麼,他們只是看出了某些東西。等到一段時間之後,他們才比較清楚。那是因為他們能夠把曾有的經驗連結起來,然後綜合成新的事物。」

韋伯.揚也提出進行創意思考的極簡單技巧。

首先,蒐集一些原始材料,當成激發你的來源。把跟你所關心領域有關的刺激資訊,以及引發你思考的聯想事物,匯整在一起。他提醒我們,這個過程是有系統的、很累人,而且可能讓人覺得沒有回報。對我來說,在這個階段我喜歡檢視(還有閱讀)我電腦瀏覽器上沒關閉的網頁,強迫自己讀完先前想留待某個下雨天才看的文章,通常會讓自己沉浸在他人的思考裡。

接下來,在心裡消化這些原始材料。韋伯.揚建議可以用索引卡做筆記(就像你用單字卡準備高中期末考一樣),然後設法連結不同的元素,就像你在拼拼圖一樣。韋伯.揚再次強調,這個過程會讓你耗費很大心力。接下來他建議把這些索引卡打亂,尋求其中的連結。在這個階段,我會用便利貼寫筆記,還會在一大張紙上隨手塗鴉,試著把這些塗鴉內容串連起來,就像是一張大型的心智圖。

他這套方法的最後一個階段,正是對我們目前所在的這個過度在意生產力的世界,提出的最大拒絕。他就是建議什麼都不做。拿索金的沖澡來說,韋伯.揚鼓勵我們設法放空頭腦,進行無意識的運作:「你把工作丟一旁,盡可能完全不去想那個問題」,然後「轉而去做那些會刺激你想像力和情緒的事情」。韋伯.揚說,做完了(常會令人感到挫折的)準備工作之後,「靈感就會自然出現」,無論你是在散步、聽音樂、看電影,或是跟索金一樣在沖澡都有可能。

大多數人可能都會認同這個經過時間驗證的方法。我們的最佳構想,的確看來是在我們不去想它的時候出現。近代歷史有許多例子,都是創意人士在度假時突然有了靈感。林.曼努爾.米蘭達(Lin Manuel Miranda)說,他是在墨西哥一處海灘上試著放鬆的時候,突然有了創作百萬音樂劇《漢彌爾頓》(Hamilton)的想法。Instagram創辦人凱文.希斯卓姆(Kevin Systrom)也是在墨西哥的海灘上散步時,產生了這款應用程式的靈感。這些高階主管都是在放鬆的時候,發現自己最佳的靈光乍現時刻,這個現象進一步證明,創意認知並不是靠深層的、高生產力的專注來觸發,而是由相當發散分心的狀態來激發。

神經科學家已經可以明確指出,這種不專注的狀態,是當大腦的預設模式被啟動的時候。大腦預設模式的概念首先是在1970年代開始被提出,當時科學家觀察到,即便是在休息狀態,大腦裡似乎仍有很多神經活動在進行。大多數人會發現自己快要睡著的時候,就是處於這種狀態,我們的心思神遊到千里之外,也許最明顯的就是我們感到無聊的時候。當今這個社會,讓我們完全沒有不受刺激的時刻,基本上排除掉了無聊,但這帶來的無形後果是,我們失去了讓大腦處於預設模式的「做白日夢不專心狀態」的時刻。

想要盡量提高自己的生產力,是針對日益增加的工作要求所作的合理回應。但我們毫不放鬆地追求效率,已經變成矯枉過正;如果我們真的重視創意思考的原創性,現在就應該明白,生產力與創意往往是對立的。生產力要的是「專注」,創意則是要「不專注」。

如果你的工作日大致就是塞滿了一系列的會議和電子郵件,你可能就該思考艾倫.索金的經驗,問問你自己:我的思考時刻在哪裡?放下你的待辦事項清單,離開你的辦公桌,通勤時關掉你的數位媒體內容。每天撥一些時間,試著不要完成任何事情。給你的大腦一點放鬆時刻,或許你的最佳構想就會出現。

(陳佳穎譯)



布魯斯.戴斯利 Bruce Daisley

曾擔任推特(Twitter)的歐洲、中東與非洲區副總裁,著有《享受吧!工作:三十招把歡樂帶進工作裡》(EAT SLEEP WORK REPEAT: 30 Hacks For Bringing Joy To Your Job, HarperOne, February 2020)。


本篇文章主題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