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應讓AT&T和時代華納併購案過關

Why Mergers Like the AT&T-Time Warner Deal Should Go Through
雷利.唐恩斯 Larry Downes
瀏覽人數:2374
假如政府打官司的話,可能會敗訴。

最近流出的報告顯示,一年多以前首次提出的AT&T和時代華納(Time Warner)850億美元合併提案,有了麻煩。上週三,政府消息來源聲稱,美國司法部的反壟斷部門,要求AT&T出售透納廣播公司(Turner Broadcasting)旗下的頻道,包括CNN,作為核准這項合併案的條件,而AT&T已經拒絕,接下來,雙方可能對簿公堂。

後來又有報導說,其實是AT&T提議出售CNN。但執行長藍道.史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立即否認這兩個版本,並重申公司不會放棄CNN或合併案,同時保證如有必要,不排除和政府抗爭到底。

無論政府打算如何處理這件合併案,都必須快速行動。上週一,AT&T行使完成合併案的權利,使得政府只有不到一個月時間可以打官司。

但政府如果真的告上法院,將會敗訴。雖然近年來,一些大型合併案遭到阻止,但這次不同,主要是因為雙方在媒體產業供應鏈上,占據不同的位置。時代華納是內容領域,而AT&T聚焦在發行上。他們的組合,是反壟斷專家所謂的垂直合併。

根據司法部的審查指導原則,垂直合併可能傷害消費者利益的風險,遠不及競爭對手的合併,或水平合併。媒體業的情況確實如此,媒體業的主要成長動能,來自寬頻、行動裝置,以及較年輕消費者青睞的新影音平台。

即使納入時代華納旗下資產,包括HBO、華納兄弟(Warner Brother)和透納,AT&T也只會掌握整體產業裡的一小部分;整體產業不僅包括傳統形式的媒體,也包括其他並行的、匯流(converging)媒體產業,而主宰匯流媒體產業的是網路巨擘,包括:Google、網飛(Netflix)、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和Snapchat。

合併審查指導原則自1984年出版以來,不曾有過任何重大改變,當中列舉12種不太可能出現的情況,可能會對垂直合併進行額外審查,而所有這些情況全都不適用於AT&T和時代華納的合併案。

其實,根據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湯馬斯.羅奇(Thomas Rosch)2007年的研究,三十多年來,反壟斷主管機關從未成功否決任何產業的垂直合併(聯邦貿易委員會與司法部共同擁有合併審查權)。羅奇指出,美國反壟斷法一直遵循「芝加哥學派」的寬容指導;芝加哥學派由一群芝加哥大學法律學者組成,由我的前上司理查.波斯納(Richard A. Posner)為首,波斯納在1970年代把個體經濟學應用在反壟斷分析。

羅奇寫道:「芝加哥學派經濟學認為,競爭對手(包括主導產業的業者),很可能從事理性和提高效率的行為,行為的目的和效果不會僅是為了消除競爭對手,如果他們不是採取理性行為,市場可能會糾正它們的行為。」這意味政府干預的必要性極為有限,不太需要預先阻擋併購交易。

隨著芝加哥學派方法獲得廣泛接受,反壟斷從19世紀最初以懲罰性為主,轉向略有不同的法學理論,這套理論深植於理性分析之上,使得合併審查主要成為專業經濟學家的領域,無論在政府部門之內或之外都是如此。

結果相當戲劇化,對垂直合併來說尤其如此。自1979年以來,政府只有對23個垂直合併案提出過質疑,其中三個被雙方放棄,另外二十個獲得核准,包括美國線上(AOL)與時代華納在2000年的合併,其中許多獲准合併的案子有附加條件,目的是要阻止對所屬市場造成理論上的傷害。

對垂直合併案來說,政府沒有贏過任何一場官司。一場都沒有。

儘管一直以來,都有人略微嘗試削減芝加哥學派的影響力,但大多數都缺乏嚴謹分析,頂多只是要求重新回到反壟斷的早期,在那個時候,規模大顯然就是不好。

最近,針對Google、臉書(Facebook)、亞馬遜等主導產業的網路公司崛起,部分民主黨人士呼籲對現代企業觸角的範圍,進行廣泛而非特定的限制,被嘲笑為「趕時髦的反壟斷」。

這種轉變象徵反壟斷法的巨大變革,影響範圍可能遠不止於媒體產業。華爾街一直以來都認為,經濟效率高的結合,特別是垂直合併,不可能受到挑戰,數十年來,這個核心信念一直是股市榮景背後的重要推手。

例如,就在AT&T時代華納併購案被駁回傳言甚囂塵上的同一天,博通(Broadcom)提出要購買晶片製造巨擘高通(Qualcomm),而迪士尼(Disney)和21世紀福斯(21st Century Fox)之間合併談判的傳聞,也浮出水面。如果政府對時代華納合併案提出質疑,這些以及其他懸而未決或可能的合併案,將會陷入混亂,股市也會隨之陷入混亂。

幸好,沒有什麼跡象顯示,反壟斷主管機關正在考慮大幅調整路線。儘管美國總統川普(Trump)在競選期間,曾批評時代華納合併案,但他當選之後,已改採較妥協的語調。而白宮任命受人敬重的的律師馬坎.德拉希(Makan Delrahim)擔任司法部反壟斷部門主管,也釋出併購審查一切照舊的訊號。

那麼,究竟發生了什麼情況?簡單的答案是,我們不知道,要等到政府提出訴訟,或是列出核准的附帶條件,我們才可能知道。美國總統公開攻擊CNN已是眾所周知,並引發揣測認為,白宮施壓德拉希,要求他以某種方式阻礙那件合併案。然而,若真是如此,政府的法律訴訟恐怕更難成立,因為這會引發妨礙媒體自由的問題,而且可能被指為,非法干涉在法律上應是獨立進行的審查。

就連趕時髦反壟斷法的支持者,包括參議員法蘭肯(Al Franken)和馬基(Ed Markey),也迅速譴責白宮可能施壓。馬基上週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任何暗示該交易應以出售新聞頻道作為附帶條件,只因那個頻道的新聞內容,那就是侵犯了憲法第一修正案和法治。」

同樣地,根據芝加哥學派分析,政府若要求出售透納旗下一個或多個資產,在法律上或經濟上都沒有道理。透納旗下所有的頻道,都有很多競爭對手。尤其CNN根本不是消費者輕易取得新聞的唯一來源,它甚至不是付費電視裡唯一立場中間偏左的新聞頻道。

即使政府發現到準則所謂的合併後「實際潛在競爭」的問題,有效率的正常解決做法,是採取法律上可執行的市場保障措施是。合併後的公司,可能被要求按照市場價格,把部分內容授權給競爭網路,例如,特別的獨家內容,像是透納控制的一些體育節目。

如此範圍狹窄的附帶條件所帶來的干擾,將遠低於強迫出售某些資產,或是直接拒絕採取合併補救措施,單是這些措施的存在,就可能破壞更廣泛的法律挑戰。

但是,AT&T已經支付850億美元購買這些新資產,原本就已有強烈的動機把這些內容授權出去,即使法律沒有要求它這麼做。畢竟,製作電視節目的固定成本很高,而廣泛拷貝和發行這些節目的邊際成本會愈來愈低。理性的內容所有者,會尋求新市場,而不是排斥新市場。

理性經濟學仍是反壟斷分析的基本原則,對監理機關或法庭來說都是如此。所以,如果監理機關決定提起訴訟,政府將會面對敗局。

(劉純佑譯)



雷利.唐恩斯 Larry Downes

美國喬治城大學商業和公共政策中心(Georgetown Center for Business and Public Policy)專案主任,與保羅.努恩斯(Paul Nunes)合著有《大爆炸式創新》(Big Bang Disruption: Strategy in the Age of Devastating Innovation, 2014, Penguin Portfolio),另著有《Killer App—12步打造數位企業》(Unleashing the Killer App)和《破壞法則》(The Laws of Disruption)。


本篇文章主題併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