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2016: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6: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6年11月號

了解白領犯罪

Understanding White-Collar Crime
奧利賈茲 JM Olejarz
瀏覽人數:8512
  • "了解白領犯罪"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了解白領犯罪〉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了解白領犯罪〉PDF檔
    下載點數 10
THOMAS HEDGER
犯罪,尤其是暴力犯罪,可能是我們全國極為關注的議題。我們對白領犯罪的態度有點不同。

犯罪,尤其是暴力犯罪,可能是我們全國極為關注的議題。它占據大部分新聞版面,是流行小說的主題,而且,電視上充斥著這個主題的節目,從福斯頻道(FX)的「大眾與辛普森的對決」(The People v. O.J. Simpson),到HBO的「罪夜之奔」(The Night Of),再到網飛公司(Netflix)的「製造殺人犯」(Making a Murderer)都是。

我們對白領犯罪的態度有點不同。

一方面,我們感到疑惑:為什麼高薪專業人士會犯罪?他們有的是獨力犯案,或是和同事共犯,又或者,只是整個組織合謀犯罪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我們對它感到厭煩:複雜的財務詭計難以了解,而且犯罪者與受害者往往並不明確。如果一家公司篡改帳目,哪些人會受害?如果那家公司有數千名員工和好幾個層級的主管,那麼要怪罪誰?即使可以查明應該負責的人,又該如何懲罰他們?

有兩本新書闡明了這些問題和其他問題。

探討法律議題的是《金錢之罪》(Capital Offenses),作者是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法學教授塞謬.布威爾(Samuel W. Buell),他曾是恩隆(Enron)案的首席檢察官。布威爾一開始就指出,企業犯罪攸關發生的情境,那些案件可以歸結到一點:被指控的人是否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非法的。

這表示檢察官必須試著在事發後,去了解涉案者的意圖。例如,他指出,詐欺案的標準辯詞,不是說詐欺沒有發生,而是說行騙者不知道自己違反法律,或者,不管政府人員可能會怎麼想,就說詐欺行為在自己所屬業界是常見的做法。

如果高階主管仰賴專家顧問來協助他們作決定,那麼就更不容易釐清他們是否有犯罪意圖。

如果律師或會計師告訴你某件事是合法的,即使只是勉強算是合法,如果他錯了,你應該被關入監獄嗎?

許多事後看來似乎是貪婪或自私的事情,並不是非法的;而很多實際的犯罪行為發生,是因為有效的商業實務超出了法律許可的界線。

如果犯罪行為擴及整個組織,起訴尤其困難。在這種情況下,極難確切找出過錯發生在何處。(想一想,大眾往往很難區分企業和在那些企業裡工作的個人。)在組織結構圖上位居高位的那些人,是為公司承擔最大責任的人,他們可能對公司的日常活動所知甚少。而懲罰一家大公司(例如大筆罰款,或將它的最高階領導人送入監獄),可能會摧毀它,而這會對無辜的員工、顧客和社區造成嚴重的經濟連鎖反應。

布威爾指出,沒有簡單的答案,而政府往往只追究它認為它會贏的那些白領犯罪案件。不過,在以下這個有些許進步的情況裡,我們可以感到安慰:從1996到2011年,詐欺案的平均刑期幾乎增加了一倍,即使整體的聯邦犯罪案件已減少。

布威爾的專業知識是在組織的貪腐,以及對抗這種貪腐的困難,而另一本書則聚焦在被逮到並懲處的個別犯罪者,這本書是由哈佛商學院教授尤金.索提斯(Eugene Soltes)撰寫的《他們為什麼那麼做》(Why They Do It)。

這本書是根據他對白領罪犯進行的大量訪談,試圖了解這些男性(他指出,幾乎所有的企業界違法者都是男性)是如何從長字輩的辦公室淪落到牢房。

多年來,人們已提供各種解釋:本性偏差、「壞蘋果」理論、身體特性、自我控制力不佳、缺乏同理心、腦部化學變化、精神病態、同儕壓力。索提斯說,其中有些想法不可信;其他的解釋不夠充分。但罪犯本身怎麼說?

如果要用一個看法來總結他的研究,那就是白領罪犯很少停下來想想後果,或是想想他們的決定可能會傷害到哪些人。我們來看看採訪他時一些透露真相的說法:「我從來不曾想過與報酬相對應的代價。」(內線交易);「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奇怪,但我在簽署文件時,並不認為那是在說謊。」(詐騙);「我從來沒有想到後果……因為我不覺得我做的真的是錯事。」(內線交易)。

為了解這種缺乏自省的驚人情形,索提斯深入探究組織內決策的心理學,與布威爾的著作恰好吻合。他寫道,現代公司造成的一個後果就是,領導人遠離股東、顧客和大眾。這種心理距離,可能會導致高階主管迷失方向。索提斯舉了許多例子來說明,白領人士的犯罪,往往是發生在每日行動的「照例無異常狀態」(routine unremarkableness),讓他們悄悄溜過道德濾網而淪為罪犯。商學院的道德課程會有幫助,但在教室內作出艱難的抉擇,和在真實世界中面臨那些抉擇,是大不相同的。

這兩位作者一致認為,我們需要更好的方式來處理白領犯罪。

索提斯的解決方法,是在非法行為發生之前防患於未然。他說,由於白領犯罪有很大一部分,是在無犯罪意圖下進行的,因此最好的解決做法是,讓高階主管身邊圍繞著不怕質疑他決定的人。

「起訴企業,是永遠無法充分回應企業犯罪問題的。」

-塞謬.布威爾,《金錢之罪》

在法律方面,布威爾認為應提高企業的透明度,並提高讓高階主管為股東利益行事的誘因。他也呼籲要有較好的法規,但強調,法規的幫助有限,因為公司會花大錢來阻止那些會約束他們的法規成為法律。而且,更確切地說,法規無法阻止罪行。

布威爾說,真正的解決之道,是重新思考在商業上和政治上,貪腐是什麼樣子。

畢竟,競選捐獻這種會影響政策的貪婪、自私行為,並不是非法的。要等到「合法」的定義不再受財力最雄厚的人或組織控制,才可能產生真正的改變。

(侯秀琴譯自“Understanding White-Collar Crime,”HBR, November 2016)



奧利賈茲 JM Olejarz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助理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道德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