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簡單定策略

簡單定策略

2012年9月號

推開收賄的手

Greased Palms, Giant Headaches
丹.卡瑞爾 Dan Currell , 崔西.戴維斯.布雷德利 Tracy Davis Bradley
瀏覽人數:8388
  • 文章摘要
  • "推開收賄的手"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推開收賄的手〉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推開收賄的手〉PDF檔
    下載點數 10
行賄在新興市場很普遍,企業為此繳了數百萬美元的罰金,損失慘重。如何阻止這種事情?請看下文。

以下這個情況在新興市場司空見慣:一家公司希望能盡快設立一座新工廠,並開始運作,於是指派一位經理人去處理法規障礙問題。當地一位可以打通關節的官員,建議兩人找時間聚會好好吃頓飯,而不只是在辦公室碰面。吃飯時的談話,可能聚焦在模糊的城市用地分區問題,尚未公布的法規變更,或是某件同樣難以理解的事情。這些問題的共同點,就是「必須先解決」那些問題,那個案子才能繼續進行。那個官員把話挑明了:只要付五百美元,他就可以排除那些問題。支付這筆錢是非法的,但如果這座工廠早點啟用,公司會有數百萬美元的營收;而且,如果這個案子成功了,這位經理人可獲得數千美元的紅利。他應該怎麼辦?

法規事務主管(compliance officer)會認為,這個決定很容易做。其實不然。4月間,《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曾報導,我們公司的客戶沃爾瑪(Walmart),在2005年做過一項內部調查,發現墨西哥子公司的高階主管,支付了超過2,400萬美元的賄款,給「幾乎全墨西哥每個角落」的官員,為這家零售帝國清除各項障礙以快速擴張。這些陳述的不尋常之處,只在於據說沃爾瑪的最高層,後來知道了這個不法行為;但非法付錢給外國官員,絕不少見。

光是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和司法部目前正在調查的公司超過八十家,這些公司可能違犯了《境外腐敗行為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歐洲國家當局也已加強執行反賄賂的法律。

為了量化這種不當行為,CEB公司(原名是企業執行委員會公司〔Corporate Executive Board〕)調查了過去五年中,在超過115國工作的七十多萬名多國籍公司員工。其中只有1%表示曾看到賄賂的事例,這個數字聽起來偏低,但在新興市場國家的比例較高,在墨西哥為3%,在中國達到8%。

行賄的罰金可能極為高昂。例如,2008年,西門子公司(Siemens)因一宗全球性賄賂案支付了16億美元,與司法機關達成和解;2009年,KBR公司支付了5.79億美元,就一宗奈及利亞賄賂案和解收場。根據我們的研究,從2007年6月到2010年6月的三年內,收受賄賂或貪汙舞弊罰金的中位數為七百萬美元。這些款項之外,企業還花了大筆的法務費用進行調查,以及為自身遭到的指控辯護,管理高層花時間處理後果,還可能遭到名譽損害,以及股東價值的損失。

賄賂行為的代價既然可能如此高昂,為什麼還是如此普遍?我們的研究顯示,一個驅策因素來自企業總部,因為多國籍公司勢必要在新興市場繼續成長。在2008年已開發國家經濟停滯時,全球化企業都有個同樣的想法:如果能在中國、墨西哥、印尼和巴西等市場快速增加營收,我們將可達到目標。這些地區向來被視為執行長期策略之處,突然之間卻必須在短期內展現成果,執行長會在一年一度致股東信函的頭幾段中,特別強調這些地區的成果。這種變化會增加在地員工的壓力,他們必須達成營運目標,因此有些人會忍不住犯法。

另外還有兩個因素,是來自地區現場的。首先,地方官員可以看出某家外國公司急著把事情辦妥,這給了他們索賄的機會,幫外國企業疏通官僚機構。其次,當地的對手往往已習慣把行賄當成作生意的成本,讓多國籍公司在競爭中處於劣勢。在地政府的繁瑣法規造成企業成長遲緩,對必須忍受總部壓力的經理人來說,已經是夠難受的了;但如果行賄的競爭對手正在攻占市場,那些經理人可能就無法抗拒也去行賄的衝動了。而且總部幾乎不可能察覺賄賂的事情。

經理人要如何做,才能讓他們的員工持續遵守法律?

標準答案是「訓練、政策與控制」,每家大公司都有這些工具在手,而且這些當然都是必要的。不過我們的研究顯示,光有這些工具還不夠。企業如果有CEB公司所稱的較高層次「誠信資本」(integrity capital),不法行為的比率較低;而且在員工目睹不法行為時,舉報比率也較高。誠信資本深植於企業文化中,不是透過控制來建立的;員工行為原本可能包括行賄或詐騙公司,但誠信資本有助於塑造調整員工的行為。誠信資本是由五大關鍵因素推動的:

■ 主管察覺有不當行為時會採取行動。

■ 員工能對不當行為的相關事情暢所欲言,而且不怕報復。

■ 高階領導人與經理人以尊重的態度對待員工。

■ 經理人賦予員工權責。

■ 同事之間高度互信。

擔心可能發生賄賂情事的企業,應該也要把下列幾點措施謹記在心:

常識觀察。在開發中國家作生意的人都知道,要取得當地機關批准以開辦新工廠是很難的,而行賄可加速事情的進展,是司空見慣的事。沃爾瑪被控行賄後,企業界應更加明暸,成功「加速事情進展」可能是個警訊。對其他公司的經理人,這個案例還有一個重要的教訓。由於新興市場正在快速成長,因此在中國和印度等地的營收暴增,似乎並不令人訝異。但如果你看到的成長,包括實體設施的急劇增加,或是包括需要監管部門核准的事,情況可能有必要仔細查究。一條規則是,在開發中國家,建築物與核准都很花時間。

主動進行匿名意見調查。每家大公司都有免費的風紀熱線電話,舉報人可撥打告發不當行為。但這些電話並沒有經常響起。我們建議,公司也要積極主動請第一線員工提供訊息,並使用意見調查或線上工具,以保證員工姓名不公開。依我們的經驗,各家公司的職業道德也有很大的不同。問題並不在於,你公司是否有些事業單位的賄賂與不當行為比率升高了,問題在於,是哪些事業單位出現這些情況。

不過,匿名來源只能提供你這些訊息而已。正如我們一個客戶說的,意見調查可以讓你看到煙霧,但你必須直接與員工交談,才能找出火災原因。與員工談論這個問題非常棘手,但可以用小型的焦點團體,或是一對一的方式有效進行。

在這方面的做法居於領先的是泰科公司(Tyco,也是CEB公司的客戶)。泰科並不只是為新興市場員工提供訓練,也由法規事務人員帶領員工,舉行類似焦點團體的會談。做了這麼多是很好的,但泰科發現員工仍不願表明看法,因此開始採用電子式意見調查系統,讓員工匿名回答問題。這麼做,可讓每個員工看到同組其他人真正的想法,於是,大家開始就非常敏感的話題進行許多討論;如果不是這樣,員工會一直保持沉默。泰科比較各工廠和區域的意見調查結果,因此能夠把注意力集中在出現問題跡象之處。

堅持組織正義。對主管法規遵循事務的主管來說,職涯中最令人沮喪的時刻,也許是在經理人漠視,或是棄置可信的不當行為報告。不論企業是否利用熱線電話、匿名意見調查,或是其他方法,任何守法制度是否能有效運作,取決於員工有多相信公司,會就他們提供的訊息採取行動。根據《時代》雜誌(Times)報導,沃爾瑪拒絕一家律師事務所展開四個月外部調查的建議,反而允許一名涉嫌同謀串通的在地主管,協助監督內部調查。沃爾瑪還晉升了一名據說曾鼓勵行賄的關鍵主管。

有關沃爾瑪墨西哥子公司的完整事實,遲早一定會曝光;沃爾瑪的公開聲明解釋說,公司正在進行全面的內部調查;這是正確的做法。

我們的研究清楚顯示,組織必須堅決地迅速回應投訴,進行公正的調查,「公開處決」違法者,並且應讚揚有勇氣舉報不法行為的員工。這些行動,是員工認為組織有沒有正義的關鍵,而且可以協助防止或減輕賄賂罪行導致的損害。

(侯秀琴譯自“Greased Palms, Giant Headaches,”HBR, September 2012)



丹.卡瑞爾 Dan Currell

CEB公司執行董事。



本篇文章主題新興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