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管理地緣政治風險升級

地緣政治風險升級

Shutterstock.com

俄烏戰爭的戰火持續延燒,這場戰爭又對全世界造成哪些影響?各國又是如何控管風險與保持隨機應變的警覺心?
俄國入侵烏克蘭後,美國及盟國對俄國廣泛及空前嚴厲的經濟制裁,已造成企業的地緣政治風險,進入前所未有的不確定狀態。傳統上,企業跨國營運本來就應該擔心「客」國的地緣政治風險,例如政治的穩定性、社會腐敗程度、與鄰國發生戰爭的機會等,但是「客」國被經濟制裁的風險是企業較不熟悉,卻更難管理的風險。一個國家強加於其他國家的經濟制裁,其來有自,公元前423年,雅典曾不讓同為城邦的墨伽拉(Megara)在雅典做生意,窒息了墨伽拉的經濟。到20世紀時經濟制裁開始突顯,一群國家集體對別的國家制裁,因國際聯盟及聯合國的積極運作逐漸成形,這種國家型的制裁造成了難以預見的連帶損害,許多企業及百姓受到莫名其妙的傷害。在俄烏戰爭前,連帶損害最大的例子是2006年,美國、歐盟與聯合國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及各種嚴厲的經濟與金融制裁,除了伊朗企業及廣大民眾外,許多他國的企業與公民也被禁止與伊朗做生意,或在伊朗投資,因此大幅升高了企業的地緣政治風險層次。美國2018年開始對中國實施的各種打擊,尤其是禁止全世界有用到美國智財權的高科技企業,將產品賣給中國企業或與中國合作,將經濟制裁又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即美國政府單方面認定中國或中國企業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威脅,就可強加嚴厲的經濟制裁,不僅已經對中國科技發展及企業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例如華為已經無法製造5G手機,許多受限制的外國企業也失去了許多商機。這次美國、北約及美國盟友對俄國實施的經濟制裁,從廣度、深度而言,又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層次,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美國的強力動員及推銷所致,俄國基本上已無法與其他國家貿易,還能維持的,如天然氣及石油,也極可能隨戰爭的拖延而逐漸萎縮,俄國金融機構幾乎已與世界隔絕。這次制裁對非俄國企業的連帶損害也屬空前,外國企業幾乎全部撤出俄國,光英國石油公司,即損失250億美金。經濟制裁基本上都是強國強加於弱國的,強國對於弱國無法有力回擊胸有成竹,中國迄今對美國的作為束手無策即為明證。除了阻礙烏克蘭糧食出口,俄國現在唯一能做的是要求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