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策略千軍萬馬的中堅企業

曾於哈佛商學院擔任客座教授的赫曼.西蒙(Hermann Simon)1992年刊登在本刊英文版的〈我們是中型企業巨擘〉(Lessons from Germany's Midsize Giant;全球繁體中文版刊於本期)一文,第一次提到了「隱形冠軍」(hidden champion)這個名詞。
曾於哈佛商學院擔任客座教授的赫曼.西蒙(Hermann Simon)1992年刊登在本刊英文版的〈我們是中型企業巨擘〉(Lessons from Germany's Midsize Giant;全球繁體中文版刊於本期)一文,第一次提到了「隱形冠軍」(hidden champion)這個名詞。國家產業競爭力應該奠基在日韓這種大型企業,還是奠基在百家爭鳴的利基型中小企業,兩大路線之爭,如今在全球舞台上再度成為重要的管理議題。攸關產業升級轉型,過去十年,台灣在政府與民間也一直有針對這兩種模式的辯論。經建會主委管中閔從對西蒙這篇文章的評論出發,剖析台灣競爭力。如果只能用一句話概括台灣產業競爭力的問題,我會說,根源於很多企業長久以來都有一種代工模式的心態。為什麼這樣?當初,台灣很多企業選擇了市場進入門檻低、產量和產值很快可以放大的代工產業。只要代工,包括技術和設計都仰賴客戶提供,所以缺少厚實的技術基礎;而代工只需要遵循客戶指示生產,所以也不曉得如何面對市場和顧客。換句話說,在全球生產價值鏈,我們技術端、市場端兩缺。既然產銷都受制於人,唯一能跟人家競爭的就是生產成本,所以廠商多把心力放在降低成本上。演變到後來,很多廠商總是逐水草(低廉成本)而居,就是這個原因。明星式產業?眼紅式產業?產業,台灣需要獨立策略思維!其實很多人早就講過這個問題,政府也不是不知道,所以嘗試推出不同的產業規畫。但這十多年來,產業規畫上常出現「星探式」的想法;這意思是說,我們老是想找到一、兩個明星產業,然後設法扶植廠商投入這個明星產業。為什麼需要明星?通常明星產業一旦發展起來,投資、就業、國內生產毛額( GDP)都有啦,很容易讓人認為我們的產業政策是成功的。這種「星探式」的想法,多少帶有早年台積電跟聯電發展成功的迷思。另一種產業規畫就是「眼紅式」的想法。我們喜歡去看外國(尤其是與我們相近的競爭對手)在做什麼,一旦看到別人做得好的產業,我們就覺得自己也可以來做。我們只看到別人好,卻不問自己是否有類似條件去發展。這種...

本篇文章主題

競爭策略

更多關聯主題